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鑒恆:產婦墜樓的真相到底是什麼?

8月31日20時許,陝西榆林市第一醫院,26歲的產婦馬茸茸從該院5樓墜樓而亡。院方第一時間發表《說明》聲稱,“生產期間,產婦因疼痛煩躁不安,多次強行離開待產室,最終因難忍疼痛,導致情緒失控跳樓。醫護人員及時予以搶救,但因傷勢過重,搶救無效。”綏德縣公安局表示,該產婦系墜樓身亡,排除他殺。此案轟動全國,然而至今輿論的焦點走偏,沒有落在力爭徹查真相上。

通常意義上的產婦,十月懷胎,一朝分娩,劇痛之後迎來新生命,伴隨的是無以倫比的自豪和幸福。在產房裡因產痛自絕,古今中外聞所未聞,慘烈而匪夷所思,有悖常理,不符合女性天生的保護胎兒的母性本能,任何人冷靜下來都應該打個問號。醫院方、警方的結論,是否就是馬茸茸死亡的真相?人命關天,更何況一屍兩命,草率蓋棺定論,對逝者、對家屬、對社會都是極大的不負責任。

院方匆忙定性

首先,醫院方以“難忍疼痛”、“情緒失控”一語概括,有搶先一步給事件定性之嫌。馬茸茸沒有留下任何遺言、遺書、聲明之類,憑什麼院方代替死者發聲,將墜樓原因定論為難忍疼痛或情緒失控。產婦因宮縮的痛楚,嚎叫哭泣,倒地,是普遍的自然生理反應,天底下每個產婦特別是初產婦都出現過的,不足以證明馬茸茸就要因此走上絕路。

其次,院方在事件發酵之前,公布監控錄像,自說自話,指出馬茸茸陣痛開始後,兩次走出待產室,在走廊找到家屬,下跪哀求剖腹產手術,在全國帶動輿論嘩然。加上院方公布的記載產程中家屬三次拒絕剖宮產記錄的《護理記錄單》、產婦方《授權書》,人們先入為主,畫地為牢,不自覺地在醫院的暗示下,形成了一個家屬不允許產婦剖腹產,逼迫產婦冒著危險和疼痛順產的思路–產婦疼痛、家屬拒絕剖宮產、跳樓自殺,輿論瞬間被點燃。。於是,婆婆丈夫逼死了產婦,親生母親冷漠無情的輿論旋風鋪天蓋地,憤怒的情緒指向家屬。

然而,誰能證明當時的馬茸茸是在下跪哀求?錄像上的肢體動作,只能看出她癱坐在地上,表情痛苦,身邊的家屬正在攙扶。沒有語音,沒有周圍目擊者的旁證。而馬茸茸的丈夫等說,當時是她疼的站立不住,坐在地上了。至於產婦方《授權書》,是入院之際,每個產婦都必須簽的,而在危急情況下,產婦本人有權撤銷該授權,所以並不起決定性作用。而且,醫院此前公布的家屬三次拒絕剖宮產記錄中,前兩條的記錄人均為值班助產士張帆。她透露,當天她與家屬溝通時,並未向家屬提議進行剖宮產;她同時解釋,她記錄在護理記錄單上的家屬拒絕手術字樣只是一種醫學上的術語表達。張帆的話可以理解為,無提議也就無拒絕之說。

“下跪說”的疑問

“下跪說”帶來的後效應,是一波接一波的輿論大戰,圍繞剖宮產和順產各自的利弊、剖宮產的簽字蓋章、產婦有無權決定自己的生產方式、無痛分娩為何不能在中國普及,等等等等,法律、風俗、醫學、傳統、人情,好一場全國性大討論。各方爭執不下時,有懷孕婦女跟帖聲明:“入院生產,只帶兩樣東西–錢和刀。疼的受不了了,要錢給錢,要剖就得剖,阻攔剖腹產者,見刀”。

人在某個問題上思維方式走上極端,必然存在問題背後的盲點。院方和家屬,互相指責,到底是誰拒絕了馬茸茸的剖腹產,始終走不出這個怪圈,似乎結論是:拒絕產婦剖腹產者,應對產婦墜樓負責。換言之,產婦墜樓的導火索,就是剖腹產的無法進行。這真的是馬茸茸墜樓身亡的真相嗎?死者最後的心理狀態,好比失事飛機的黑匣子,在找到和打開之前,任何人無權代替死者拋出結論。

無論從醫學專業知識、產婦護理臨床記錄、各類條文法規,醫院和家屬都存在信息不對稱性,家屬的聲音必然相對弱勢。最重要的,馬茸茸從19點27分回到產房直至墜樓的20點10分之間,家屬不在身邊陪伴,也沒有電話簡訊互動,這個時間段內到底發生了什麼,經歷了什麼,只能聽醫院的一面之詞。爭論的重點不應該是剖腹產還是順產,最該還原真相的是那段時間之內,到底發生了什麼。這才是事件的核心部分。然而,至今,核心部被醫院的“下跪說”帶偏了方向。如果,醫院的“下跪說”是謊言,那麼,就是為了有意開脫,掩蓋的正是某些至關重要的事實。

如果說,馬茸茸存在產前抑鬱症,造成突發性情緒崩潰,那麼應該從入院前就有抑鬱的跡象,但是此處無從佐證。馬的婆婆、堂嫂都說,馬珍愛胎兒,走路盡量避免和行人碰撞。8月21日晚上,馬茸茸還在刷朋友圈,那天晚上10點,她發了一條朋友圈,“但願這兩天安全度過”,連續發了三個祈禱手勢。8月30日夜,因睡不著覺,馬找到陪護房間中的丈夫,還曾笑著說:能堅持。8月31日出事的當天下午,馬茸茸通過手機簡訊,讓丈夫買來巧克力和紅牛(據說這兩樣食物有助順產),從她和丈夫的其他簡訊互動中看不出任何絕望的異樣。

從事發當時的情況看,窗檯1.13米,馬身高1.60米,挺著大肚子,宮口全開,是怎樣以敏捷的身段爬上窗檯再縱身一躍,是個謎。一般來講,宮口全開的產婦,疼的無法活動,連吃喝拉撒都在床上,不可能下地,更不可能向高處邁腿的。據助產護士劉麗向警方證言,當時拉了一把,沒拉住。可是,當家屬詢問情況時,護士們為什麼說:你們的產婦不見了,找不到了。這又是個謎。馬的丈夫看到一樓妻子躺在血泊中一絲不掛,被抬上擔架。而榆林一院產科副主任霍軍偉說,產婦墜樓時穿著衣服,搶救時,自己剪開她的衣服檢測體征並試圖挽救胎兒。到底穿沒穿衣服,為什麼說法對不上號,又是個謎。

大陸醫療體制亂象

目前,至少可以肯定,醫院的管理存在漏洞。比如,讓陣痛中的產婦到處走動,墜樓後經過21分鐘才施救等。再有,馬茸茸丈夫說,曾在產婦走出產房疼痛不已坐在地上之後,給熟人大夫打電話,希望通融一下給做剖腹產手術。這在歐美國家是不可想像的事情。患者家屬臨時通過關係做手術的思路,從一個側面體現出醫療體制的混亂。

大陸婦產醫療體制的混亂早已從一些報導中見端倪,比如,2016年8月,大陸澎湃網等媒體報導,湖北省武漢多家醫院暗中存在人體胎盤交易的情況,只要肯花錢,就能從醫院清潔工手中買到胎盤,最低每個僅賣25元人民幣。有清潔工甚至稱醫生知情,暗中參與人體胎盤買賣。而早在2005年,《瀋陽晚報》曾披露,市場上深受女性喜愛的胎盤素,原料多數來自醫院私下販賣的胎盤。一名業者指出,醫院販賣胎盤的營收,至少有一半進了經手醫生與護士的口袋。而整個販售過程,產婦卻渾然不知情。再比如,蘋果日報曾報導,2012年8月江西省景德鎮有產婦在當地新華醫院做剖腹產時被偷走一顆腎,警方逮捕這家醫院院長時搜出180萬現金,院長還向警方表示,自己已經連偷了9個腎。大陸記者致電景德鎮市洪源鎮派出所求證,值班警察表示肯定。

這些消息如果屬實,是關係到整個社會安定的大事,多年來有關方面為什麼不展開調查、整治,而是一味的“闢謠”加以掩蓋。造成目前醫患緊張,醫療誠信危機的,體制的懶政、敷衍、拖延、潛規則、塌方式腐敗是根本原因。從一胎制、墮胎、強制節育,到允許二胎,違反自然的政令干預,短短30年折騰來折騰去,造成諸多存在的亂象,大陸婦產醫業界早已應當全面整頓。

真相在哪裡?

19點27分馬茸茸從監控視頻中消失回產房,到墜樓的時刻20點10分,這期間,家屬被擋在門外,裡面的情況除了護士劉麗“拉了一把”的描述之外,信息空白。到底發生了什麼,才是揭開墜樓之謎的關鍵。在存在眾多疑點、嚴重信息不對稱、醫院有意圖以“下跪”引導輿論之嫌的情況下,馬茸茸難忍產痛跳樓的結論可信嗎?沒有別的可能嗎?

沒有真憑實據,誰也不能斷定,馬茸茸在生命最後的一個小時左右經歷了什麼,也許是一些突發情況,也許是等在外面的人永遠也想像不到的事,也許是網友們猜測的常見的“產房暴力”,即因冷言冷語等受到刺激,也許真是自身的崩潰……但這些設想終歸是設想,本著公正的原則,不能任憑醫院方單方面的過早給事件定性。徹查真相,還原事實,才能讓逝者母子安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莉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