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張鳴:尷尬的老師和他們的節

以前,教師出點事兒,還有媒體叫一叫,大家也會跟著聲討,現在呢,教師出事,已經很難上頭條了。一方面,事兒出的太多,大家見怪不怪,不好奇了。另一方面,各個行業都在滑坡,誰也不比誰好,要比的話,只能比爛了。你爛,還有比你爛的。更讓人絕望的是,估計在十年之內,教師這個職業,沒有好轉的希望。很可能,明年這個時候,教師的名聲會更差。

又是一年教師節快要到了,尊師的帖子,就像各單位放了多年的破燈籠,每年例行公事似的就出來了。花店的花,也順勢漲價。作為一個退休教師,我心裡明白,教師這個職業,在人們心目中的分量是越來越低,名聲越來越差。

大學老師,除了一些有權有勢的學官,或者原本就是高官的兼職博導之外,能有幾個被學生看得起呢?每年博士報考,最能看出教授的分量,分量重的,絕對不是學問好的,而是權位重的。教授爭當處長這事,被曝光好些年了,但是,爭還是在爭。大學的學官,在官場之林,即使有反腐風暴,也相對安全,有個官職,教授的分量,不僅在學生眼裡,在外面行走,也方便了許多。官本位的國家,權力意識,從小就根深蒂固,老師算老幾?

中小學老師好像也不好過。別的不講,他們的補課問題,就積重難返,大壞名聲。儘管教育部三令五申,下面卻補課依舊。有的地方,其實不是老師想補,而是家長想要老師給自己孩子開小灶。只要有補的,自然誰都不想拉下,誰也不會告密,所以,補課或者變相補課,怎麼都剎不住。只要補課,就意味著老師上課不好好講,靠補課掙錢。有了補課的罪孽在,老師的名聲就更臭。再加上越來越昂貴的謝師宴,老師從外表看,越看是越像市儈。

至於其他的壞事,這些年也沒有什麼收斂,打學生還是在打,占女生便宜的,依舊在占。所以,沒有什麼人正經想尊師,也正常。

當然,好的,盡職盡心的老師,還是有的,跟別的行業相比,絕對數量相當不少。如果要排列一下教師的好人好事,也可以有個幾籮筐,並不比別的行業差。只是,自古以來,人們對老師的道德期許比較高,而眼下這個職業,卻處於全面滑坡之中,難免讓人失望,而且年復一年的失望。

以前,教師出點事兒,還有媒體叫一叫,大家也會跟著聲討,現在呢,教師出事,已經很難上頭條了。一方面,事兒出的太多,大家見怪不怪,不好奇了。另一方面,各個行業都在滑坡,誰也不比誰好,要比的話,只能比爛了。你爛,還有比你爛的。更讓人絕望的是,估計在十年之內,教師這個職業,沒有好轉的希望。很可能,明年這個時候,教師的名聲會更差。

做了一輩子的老師,當初,我做夢都沒有想到,最後退休的時候,竟然是自己不想幹了。但是,儘管不上講台了,老師的污名,該背還是得背,人家在數落老師的不是的時候,明知道跟自己不相干,但臉上依舊掛不住。有時候只能這麼想,在這世上,還有比我們更爛的。

尷尬的老師,尷尬的教師節!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微博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