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林傲霜:期待民主轉型的人們 必須決裂共產話語毒素

——用力從日常話語上消除中共意識形態毒素

每年的10月1日,本來它就是個中共在大陸建立政權的紀念日,當局竟將其呼為「祖國華誕」,「祖國母親的生日」。中共「央視」播音員如此奉旨信口雌黃,下級官員,市井愚民跟著鸚鵡學舌,也就罷了。更令人吃驚的是,中國第一品牌的最高學府——北大,也竟然在其官方微博上大聲歡呼慶祝祖國母親的生日。終於有不怕事的網民在其評論欄中回帖道:「北大建校一百多年了,你母親怎麼才六十多歲?是年輕的後娘,還是充話費時贈送的?」

中共極權專制腐敗透頂已是不爭的事實。但這個政權卻至今仍能腐而不死,困獸猶鬥,苟延殘喘於國際大家庭中。並藉助其對外勾結、利用貪婪的國際資本,對內瘋狂掠奪本國的民眾和自然資源而財大氣粗。尤其近年來更斥巨資擴充軍備,窮兵黷武,大步地走向法西斯軍國主義化,成了世界上所謂位居第二的軍事大國。致使許多民主國家只好對其綏靖讓步,姑息遷就。酷似“二戰”前納粹德國在歐洲的情景。

但正如納粹德國禍害世界,德國人的愚昧、瘋狂對此負有不可推缷的責任一樣。今天許多中國人也像當年德國人被希特勒玩弄於股掌之上一樣的可悲。他們的閉塞、愚昧、偏頗、盲從甚至更勝於當年的德國人。也正是這樣一幫愚昧的人群,幫助了中共能在世界的民主大潮中茍活倖存下來。因此啟迪民智,啟蒙愚民覺醒就成了中國社會向民主轉型中一項艱巨而又特殊的任務。而中共當局對此也有清楚的認識,並在這個問題上可以說是不惜血本,下足了工夫的。這就是人家所謂的必須要“狠抓意識形態領域裡的鬥爭”。所謂“意識形態領域裡的鬥爭”,說白了就是當局的愚民政策與不願被愚弄,不接受愚弄的人們之間的一場愚弄與反愚弄的鬥爭。

而在這方面,中共在許多時候確實其“魔”更比“道”還高出一丈。這不僅得力於它控制了國家的輿論、宣傳工具,壟斷了一切的信息資源。它不讓人們知道的,人們便無從得知。特別在互聯網未問世之前,當局更是可以一手遮天。例如上世紀七十年代人類登上月球這樣劃時代的壯舉,當時絕大多數中國人都幾乎一無所知。而畝產萬斤、十幾萬斤稻穀的彌天大謊言,不用重複一千遍,只消人民日報說一遍便成了“真理”。互聯網問世後,雖然也使當局不能再隨心所欲愚民而感頭疼。但它通過防火牆屏蔽,刪帖,審查、五毛灌水等各種手段,仍可在很大程度上塞住廣大民眾的耳朵,蒙上民眾的眼睛,只能聽它“一言堂”的胡說八道。

不僅如此,當局更善於在日常報刊、媒體、網上的用詞、用語中,不經意間便潛移默化地對人們進行著洗腦和愚弄。當局在這方面的種種伎倆,是當年希特勒和戈培爾們都望塵莫及的。舉其大端,特別能愚弄人的莫過於諸如:“人民解放軍”、“共和國”、“人民政府”、“新中國”、“解放後”……以及近來被中共大力宣揚的“愛國情懷”,“民族主義”一類的高級騙人術語。

眾所周知,中共的軍隊,就是該黨的黨家軍,黨衛軍。就是它一黨私有的武裝。它自己都說必須“黨指揮槍”。更明確宣稱此軍隊是要“聽黨的指揮”,“黨指向那裡便打向那裡”。而事實上也正是如此,1989年鄧小平一聲令下,叫軍隊向民眾開槍。這支軍隊的槍口便“指”向愛國學生,“指”向市民群眾,公然以致命性的武器、衝鋒槍外加坦克向學生和市民開“打”。這樣唯一黨之命是從的軍隊,當局卻生拉活扯拿來裁在“人民”的頭上。這已經是名不副實。但卻還要再給它冠上“解放”二字更是指鹿為馬。所謂“解放”者,是指解除束縛,得到自由或發展。可是中共這支軍隊,從一開始就是受蘇俄領導的共產國際的僱傭,聽命於蘇俄的外國僱傭軍。它來奪取政權就是對中國民眾的壓迫和奴役。與“解放”不但風馬牛不相及而是恰恰相反。1949年中共在大陸奪取政權後,這支軍隊更一貫都是緊密配合一黨專制的政權干盡了鎮壓民眾的壞事,說它雙手沾滿了民眾的鮮血,半點也不過份。因而被中共當局譽為“刀把子”。如此血腥,如此殘暴的武裝暴力集團與“解放”有半點關係么?更莫明其妙的是,許多國外自由傳媒報刊似乎也被中共洗了腦,在其文稿中一口一個“解放軍”地叫著。這真應驗了希特勒的“喉舌”戈培尓先生的那句“名言”:謊言重複一千遍就會變成真理。外國人也被中共潛移默化地給“忽悠”了。不能不令人感到可悲。

與此關聯的所謂“解放前”、“解放後”、“人民政府”、“共和國”也成了中國大陸一般民眾,甚至知識人言談及見諸文字時的習慣用語了。尤其是那個“共和國”一些自詡持民主立場的知識分子,也在他們的文章中經常出現這樣的“硬傷”。所謂“共和國”必須是經民眾普選授權產生的合法政府方能配用這一稱號。中共在國外勢力支使、支持下奪取政權後,至今沒有進行過一次真正的民主選舉。便賴在台上不走。由它自己制定所謂的“憲法”。借所謂“憲言序言”,自己規定自己當然、必須、永遠“領導”這個國家。這與帝王自稱為“天子”,乃“受命於天”,“神權天授”如出一轍。這就是喬裝改扮的帝國,與“共和國”毫不沾邊。但當局同樣通過重複謊言而潛移默化地讓民眾接受,甚至許多自認為是有民主思想的知識分子。也被悄然“同化”。在他們的行文中也公然,左一個“共和國”,右一個“共和國”,叫人看了啼笑皆非。這不能不是中國人、特別是民主知識人極大的悲哀。更是培育公民意識和促進中國社會民主轉型中的一大障礙。

六十多年過去了,中共在取得上述“勝利”的基礎上更得寸進尺,由“黨政不分”進而變成了“以黨代國”,黨即是國,甚至黨就是中華民族了。例如每年的10月1日,本來它就是個中共在大陸建立政權的紀念日,當局竟將其呼為“祖國華誕”,“祖國母親的生日”。中共“央視”播音員如此奉旨信口雌黃,下級官員,市井愚民跟著鸚鵡學舌,也就罷了。更令人吃驚的是,中國第一品牌的最高學府——北大,也竟然在其官方微博上大聲歡呼慶祝祖國母親的生日。終於有不怕事的網民在其評論欄中回帖道:“北大建校一百多年了,你母親怎麼才六十多歲?是年輕的後娘,還是充話費時贈送的?”一通調侃,終使北大官方不得不將該條博文刪除。然而在官方的語境中,黨即是國,早已視為天經地義。所以誰敢批評中共半點不是,便是“反華”。外國人便是“反華敵對勢力”,大陸百姓便是“漢奸賣國賊”。以此掀起義和團式的“愛國”狂熱。他們的這套做派,與伊斯蘭極端份子,也只是敬拜的“圖騰”和祖宗不同而已。其思維模式與野蠻霸道的作風則都形同一個模子中鋳造出來的一樣令人感到噁心與恐怖。中共也正是靠著這樣不是邪教、更勝似邪教的“信仰”來維持其權貴專政的統治。

所以今日中國一切期盼和有志於推動中國向民主憲政轉型的人們,特別是民主知識人士,首先就應在思想觀念上與極權統治者徹底決裂,堅決掙脫和打碎他們多年來強加給我們的如上所述的各種精神桎梏。特別是在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領域內,更必須肅清他們多年來製造和施放出的各種赤色細菌和病毒。不能再讓這些毒素來危害我們的思想機體。因而在語言、文字上都要堅持我們自己的獨立思考,拒絕使用中共那些諸如“解放軍”、“新中國”之類的欺世盜名之辭彙。當然,也用不著罵它,只須直呼其為“共軍”或“大陸中國”也就行了。只有先作到這——點,才能進而堅持用普世價值觀來進行我們自己的表述,而不至落入對方設置的思想陷阱中。

語云:“文章千古事,留與後人評”。所以這決不止是個稱謂、用詞的問題,而是對啟迪公民意識,培育公民社會,推動中國的民主轉型,都毫無疑義是一件具有特別重大意義的事情,切勿等閑視之!

2017年8月30日完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