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他打造出食品界的白領

今年6月,美國電商巨頭Amazon(亞馬遜)宣布將以137億美元這個公司收購史上最高的價格收購美國最大的有機食品超市Whole Foods Market(全食超市,下文簡稱Whole Foods),而收購最終也已在8月28日正式完成。被收購之後,Whole Foods公司聯合創始人、CEO John Mackey(約翰·麥基)也將繼續留任。

也許各位前段時間都被這條收購的新聞給刷屏了,不過由於Whole Foods並沒有進入中國市場,估計熟悉這家公司的人並不多,而了解其創始人John Mackey的就更少了。但是這位經常身著T恤衫、牛仔褲並帶著些許嬉皮士風格的CEO和他的Whole Foods公司可講的東西還真不少。

僅是出於對健康飲食的熱愛,又造就出了一個輟學創業的故事

John Mackey於1953年出生在美國德克薩斯州休斯頓,從小吃著上世紀中期美國典型的TV dinner(冷凍快餐)長大,當時的他並不在意,直到上了大學,他參加了一個叫做Prana(生命能量)的素食合作社並在當地一家健康飲食店(Good Food Company)找了一份工作,才開始關注起了健康飲食。

而在德克薩斯大學奧斯汀分校及三一大學兩所大學學習期間,他花了六年左右時間研究哲學和宗教方面的課題。

由於發現自己對食物以及零售已經入迷,1978年的一天晚上,Mackey工作回到家之後,跟他當時的女友Renee Lawson商量準備開一家自己的店。於是,當時年僅25歲的Mackey不顧家人的反對從大學輟學,拿著借來的4.5萬美元創立了自己的第一家食品商店SafeWay,而這家店距今天的Whole Foods總部也不過半英里遠。

然而創業的路並不容易,有一次他們就因為私自把公寓用作儲物間被發現,結果被請了出去。無奈他們只能搬進店面的樓上,更艱辛的是,他們只能在一間密室通過洗碗機的水龍頭來洗澡。

John Mackey(右)、Mackey當時的女友Renee Lawson(中)

由於Mackey善於審時度勢,經過兩年的經營,在他得知別的州出現了幾家規模比較大的有機食品店後,他覺得有必要將店做大做強以開拓市場。於是在1980年,Mackey成功說服了一家叫Clarksville Natural Grocery的‌‌“友商‌‌”,與之合併後取名為Whole Foods Market,並沿用至今。

曾踏足山巔,也曾進入低谷,只有初心不變

此後,Whole Foods開始不斷兼并其他店,有了遍布全美的銷售網路,並於1992年上市。與此同時,從上世紀末到本世紀初,沃爾瑪席捲了美國的零售業,搶佔了市場份額,並且極大擠壓了整個行業的利潤。面對競爭,Mackey並不打算與沃爾瑪打價格戰,而是把目標鎖定在了中產階級,試圖說服他們為更好的食物付更高的價格。

2004年,Whole Foods在紐約開了第二家分店,店址選在了紐約最繁忙的商業區--曼哈頓中城和紐約最成熟的住宅區之一的上西城(Upper West Side)的交界處。而這家店開業之後就瞬間成了‌‌“爆款‌‌”:開業當天,該店的客流量就達到了上限,排隊的人排到了百老匯。

相比普通的食品,這些貴了40%~175%的蔬果簡直就是蔬果里的iPhone,瞄準中產階級的策略也讓Whole Foods保持了長時間的驚人漲勢。截至去年,Whole Foods在北美和英國的門店總數已經達到了456家。

當然,成為‌‌“爆款‌‌”的代價必然是被抄襲,傳統的零售超市沃爾瑪、克羅格、好市多等紛紛殺入了有機食品市場。比如在沃爾瑪通過與有機食品品牌Wild Oats的合作,使其有機食品的價格比其他品牌便宜25%左右;而在Trader Joe's,顧客可以用4.99美元買到Whole Foods賣9.9美元的藜麥。

而Whole Foods在撐過了2008年金融危機觸底反彈並在2013年創下市值和凈利潤10年來的高點之後,危機從2014年開始悄然而至,Whole Foods的凈利率、毛利率開始持續走低,營收增長乏力。2013年之後,Whole Foods的股價就沒能再跑贏標普500指數,並且也是呈現持續走低的趨勢。

但是面對這些,Mackey卻認為,如果只是為了盈利而把Whole Foods變成一家普通的、主流的超市,這就是一種失敗,即使只希望看到公司無止境增長的華爾街投資者並不買賬。

有時候腦海里的另一個我會想,我們已經多少改變了(美國的)飲食文化,剩下的工作可以交給別人繼續完成了。但是轉念一想,今天依然還有71%的美國人超重,38%肥胖,而且我們知道如何解決這些健康問題,這時候我們意識到我們的工作尚未完成。

特立獨行背後他堅持的人生哲學對於Mackey來說,首先他是一個‌‌“嚴苛的極端素食主義者‌‌”,對自己要求嚴格,不但不吃葷,連任何動物產品都不用。反映在Whole Foods的經營上,食物的高品質就是必須保證的。

為了說服顧客消費這些‌‌“更好的食物‌‌”,首先每家店都設立獨立的質管會,負責對所有商品進行嚴格的安全監管和評估。其次,堅持產品的多樣化,在優先給顧客盡量多的選擇,有時候僅是洋蔥就有11個不同的產地。

此外,Mackey也倡導‌‌“有良知的資本主義‌‌”(Conscious capitalism),‌‌“顧客第一、員工第二、股東第三‌‌”,並強調企業在盈利的同時回饋社會,利潤只是善待人們的副產品。Mackey經常用這樣一個比喻:

如果我的身體不製造紅細胞,我就不能活著,但從邏輯上講,我活著並不是為了製造紅細胞。在商業上也是同樣的道理,如果一個企業不盈利,企業就會倒閉,但這並不意味著企業的目的就是盈利。

在對待員工上,除了每家店很大的自主權,公司還規定管理層人員的年薪不得超過所有全職員工的平均年薪的19倍,並向所有員工公布財務數據,讓員工了解公司正在或者打算做什麼。

在對待社會、社區方面,Whole Foods會定期向‌‌“食物銀行‌‌”(Food bank)捐獻食物,經常會參與所在社區的慈善活動,比如每季度舉辦的‌‌“社區捐贈日‌‌”(Community-giving days),會將當天凈銷售額的5%捐給當地的非盈利機構。

Mackey和他的Whole Foods選擇了和其他追求利潤的公司相反的一條道路:做自己熱愛的事業就一定會花心思在上面;照顧好了員工,員工自然也會照顧好顧客。而當銷售鏈上的每一個環節都被充分照顧到了,財富自然也就會增長。

GEEK君有話說:說起與亞馬遜的聯姻,Mackey把它描述成是‌‌“一見鍾情‌‌”(Truly Love at First Sight)。一位曾經光鮮如今落難的公主遇到了匆匆前來搭救的王子,也許這是最浪漫的描述吧。

但是商業上的事哪有這麼童話,本質上肯定都是各取所需:即便Mackey再怎麼不在意利潤,但是也正如他所說,企業不盈利是會死的,企業需要適應時代做出改變。

傍上電商的白馬王子亞馬遜能讓Whole Foods降低供應鏈成本,而恢復增長也可期;而對於亞馬遜來說,這次聯姻也標誌著其向實體零售進軍的一大步。

收購了Whole Foods以後,亞馬遜因此一下子獲得了400多家的線下零售網路。收購完成後,效果已經初現:Whole Foods的食品價格都有大幅度的下降,而亞馬遜的智能音箱Echo和Echo Dot也在Whole Foods上架銷售。目前大家都在猜測未來Mackey和他的Whole Foods會不會就此走下神壇,不過這也只能交由時間回答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方尋 來源:極客視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