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加拿大政府期望這樣的移民華人達標了嗎?

加拿大政府2014年所做研究顯示,語言能力及在加拿大獲取的經驗是移民成功的關鍵。2015年,加拿大啟動移民快速通道系統篩選移民,更重視語言能力、在加拿大的學歷和經驗等。

加拿大主流社會認為,能更好地為融入當地文化並回報社會是移民成功的標誌。(Shutterstock)

加拿大政府2014年所做研究顯示,語言能力及在加拿大獲取的經驗是移民成功的關鍵。2015年,加拿大啟動移民快速通道系統篩選移民,更重視語言能力、在加拿大的學歷和經驗等。

從政府的文件看,加拿大政府期望移民的官方語言能力強,參與義工服務,參與對政府提意見。

《移民彙編》通過知情法(Access to Information Act)獲得的一份加拿大政府內部文件顯示,政府2014年對移民融入加拿大的研究發現,2012年有77%的新移民稱其官方語言能力很好或好;對於老移民,這個比例是84%。新移民和老移民中,分別有7%和5%的人稱不會官方語言,或能力很差。

文件稱,官方語言能力強的移民,更有可能參與義工服務,更不可能“覺得他們對政府的行為沒有話語權”。

不過,多倫多資深移民顧問黃國為認為,政府的研究可能沒反映出華人社區的情況。他對《大紀元》說,在多倫多,很多中國人在超市、餐館、修車、裝修等行業工作,不用英文,也已經安家立業了。尤其是裝修行業已經好景了很多年,很多華人在這行業發了財。

他說,這些行業很多是現金交易,政府的數字反映不出這些,可能認為這些人在經濟上還未成功,但事實並非如此。

華人移民心理與主流脫節?

黃國為認為,中國人有群居的特點,他們很自然就會選擇在萬錦市、士嘉堡等地方安家,造成不學英文也可以安居的狀況。他說,中國人對移民後成功的理解,與主流社會有所不同。

他說,那些華人的投資移民,一般不在加拿大找工,他們買了房子,安頓好家人就算完成任務了。通過家庭移民來的人,工作也不是主要問題。

華人社區常被認為不關心民主、政治,管好家庭溫飽和孩子教育就行。多倫多時事評論員馮志強認為,這是一種“井底之蛙”的觀點,就算有些人能在華人社區“呼風喚雨”,但是,對於整個加拿大社會來說,華人社區很小。

馮志強表示,移民能安家樂業是一個基礎,但還應該追求精神上的滿足。要能夠獲得社會認可帶來的滿足,“你就不能滿足於只活躍在華人社區,不但要跟主流社會溝通,還需要跟其他族裔社區溝通”。這是政府對移民融入社會的要求,“所以官方語言能力很重要”。

“移民從沒有根的狀態進入這社會,其實,社會在默默地給予你很多服務,你才能有今天。”他說,“融入社會不單是能取之於社會,還要回報社會。”

華人傾向於留在華人社區的特點,今年8月加拿大統計局公布的數據中能說明一些問題。2016年在家講移民語言的全國排位,中國人的國語與粵語分別排在第一(641,100人)和第二位(594,705人),而全國人口與華人相當的印度人,只排在第三(568,375人)。

加拿大政府已經按自己的研究結果改變了移民政策,2015年開始的快速通道就是例證。黃國為稱,快速通道對語言要求更高了,“雅思4個6分也不行了”。快速通道也優先考慮加拿大學歷和工作經驗。加上優先考慮年輕人,結果是,能移民的人,很容易找到工作。

他說,移民融入社會最重要是就業。工作本身就是融入社會的一個途徑,有了好的、穩定的工作,也為融入社會創造了條件。

文化障礙

政府的內部研究發現,擁有英國、美國或法國教育證書的移民,和擁有加拿大教育證書的移民相比,有更好或類似的教育水平與技能匹配率,收入也是更好或類似。

擁有菲律賓、香港、羅馬尼亞或印度教育證書的移民,表現稍差。擁有中國、巴基斯坦、台灣、烏克蘭、俄羅斯教育證書的移民,劣勢最明顯。

看起來,是官方語言能力越強、文化越接近加拿大社會的移民,獲得成功的機會越大。對於來自東歐一些國家的移民表現較差,馮志強認為,經濟實力弱的國家,教育水平也會比較差。

教育與文化背景相關。馮志強說,俄羅斯、烏克蘭與中國排在一起,應該是意識形態相近造成的。雖然東歐的一些國家也有基督文化,但他們也受到過共產意識很長時間的影響。要消除這些影響,“那是需要幾代人努力的問題”。

融入是個艱難過程

馮志強認為,英語好不一定就容易融入加拿大社會,還需要對這裡的文化有相當了解才行。他說,有時華人講英文時所使用的詞,加拿大本地人聽了以後的理解,與說話者想表達的意思不一樣。

在中國教過小學、中學和大學的馮志強,在中國是英語專業畢業生。他說,在加拿大他參加過學校教程的顧問組討論。對於那些行家講的東西,他只能細細體會,但沒法說出來。“假如我想講一些我覺得很有體會的東西,只能講我在這裡(加拿大)學到的東西,而且還只能是比較直接的體會。如果想把我對教育的理解,用我以前在教育上的經歷結合起來講,一定會講到岔道上去了,別人會聽不懂”。

馮志強說,有人認為來自中國的一些移民英語沒問題了。“其實我發現,我們中國人的英語都有問題。從文化層面上講,中國人的英語都不是英語,人家聽不懂。我是做法庭工作的,有時把證人(華人)講的話翻譯成英語的話,法官會不知道你在講什麼。因為思維方式不同。”

他說,華人學英語,學了語法和辭彙。但可能沒留意到一些英語和中文之間對等翻譯的詞,可能背後的含義是不同的。

對於融入社會的難度,馮志強這樣說:“5年後才算是剛剛到加拿大,才會有一些(融入)社會的感覺。10年以後我有了感覺,可以在法庭上為客人服務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