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吳鉤:壽光毒大蔥 死的不是羊

這批有毒大蔥共有5.2萬斤之多。5.2萬斤啊!如果不是僥倖被羊先吃了蔥葉;如果羊的命再硬點,吃了毒蔥葉沒死;如果現在不是自媒體時代,羊吃毒蔥葉死亡的消息難以及時曝光……我不知道還會有多少萬斤毒大蔥進入市場,上了老百姓的餐桌,更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像羊一樣送命?!

山東壽光的127隻羊,吃了收購商從瀋陽購進的毒大蔥蔥葉後死亡。(網路圖片)

本來昨天是想寫那127隻“替罪羊”的事情。可是下午打開電腦,當我看見那兩個大上海的警察蜀黍施展神功勇擒婦女,力摔幼兒的視頻後,一下子控制不了自己,乾脆就把“替罪羊”放到一邊了。

不過,羊的事情也不是小事,更不只是羊的事。

在我們老家,給孩子找物件非常講究屬相,特別不能找屬羊的。原因是屬羊的命不好。人的命運當然不能以屬相定。我一直覺得這是迷信,不必相信。可是,當蔬菜之鄉山東壽光的127隻羊吃了收購商從瀋陽購進的毒大蔥蔥葉死亡後,我突然覺得這話還真有點道理了。

毫無疑問,壽光的127隻羊是替我們死了的。這就是名副其實的“替罪羊”啊!我想,民間之所以有屬羊人的命不好的說法,應該是人們從羊的身上看到了命運之悲慘,所以才把屬羊的人當做了羊。

據說,這批有毒大蔥共有5.2萬斤之多。5.2萬斤啊!如果不是僥倖被羊先吃了蔥葉;如果羊的命再硬點,吃了毒蔥葉沒死;如果現在不是自媒體時代,羊吃毒蔥葉死亡的消息難以及時曝光……我不知道還會有多少萬斤毒大蔥進入市場,上了老百姓的餐桌,更不知道會有多少人像羊一樣送命?!

幸虧這一切都是假設。但無論如何我們都應該感謝羊,感謝那127隻“替罪羊”。如果不是羊用它的生命為我們預警,如果沒有羊的“李代桃僵”、“以身試毒”和“捨命為人”,倒楣的必然是我們自己。

然而,難道死的真的是“羊”嗎?難道就只有壽光的那127隻羊是“替罪羊”嗎?難道這一次真是一次意外,我們只知道慶幸,就沒有其它嗎?我們每一個人何嘗不是命運悲慘的羊,何嘗不是一隻只“替罪羊”?

毒大米、毒奶粉、毒瓜子、毒火腿、毒生薑、毒疫苗、毒膠囊、毒饅頭、毒地溝油……現在又有了毒大蔥。神州之大,竟無物不毒,估計“西毒”歐陽鋒若知今日之中國,也會驚訝不已的。請問,老百姓整天花錢買毒吃,哪一個不是倒楣的“犧牲品”?食品藥品安全監管乏力,有關部門不作為,層層關卡形同虛設,我們哪一個不是他人的“替罪羊”?

狼蟲虎豹為什麼那麼滋潤和牛逼?為啥帝王將相把管理和統治老百姓叫做“牧民”?不就是因為在動物界,羊是一種本性馴順易於滿足和管理的動物;因為羊的性格膽小懦弱麻木,逆來順受,很像中國人的性格嘛!

羊的命運十分悲慘,這與羊的懦弱和麻木有關。仔細想想,你就會發現,中國人幾千年來的命運與羊的命運十分相似。中國人本身就是羊,羊就是中國人!被壽光毒大蔥毒死的怎麼能是羊呢,我們哪一個不是待毒的羔羊?!#

--轉自作者博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