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驚爆江澤民兒子孫子插手監控部隊 習整軍攻堅冰凍三尺

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和孫子江志成控制很多軍隊項目。有媒體報道,江綿恆控制的威盛電子出產的晶元,留有後門程序,可能曾被用於監控軍隊,2016年1月中共軍方下令禁用這種晶元。中共軍隊“無法作戰和打勝仗”已是不爭的事實。日前中共黨媒和軍報聯合撰寫長文,罕見披露習近平軍改原因:軍隊無法作戰和打勝仗,而造成這一困境的是不僅僅是腐敗,還包括了江二代三代插手軍隊所形成的江系利益共同體,若要清理,非一日之功。

臨近中共十九大,大陸官媒的造勢中,習近平的軍改也受到吹捧。中共新華社和軍報在9月10日的長文中,為軍改做出的歸結,涵括了軍改的時間線以及所經歷的過程。

這篇習近平“強軍興軍紀實之三”的長文稱,中共軍隊在習近平出任軍委主席的第二年,“來到了一個新的十字路口”。習近平看到中共軍隊“最大的短板、最大的弱項”,決定退出軍改,習近平在2014年3月15日,擔任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組長。文章稱,中共“黨的總書記親自擔任軍隊改革領導小組組長,這也是第一次”。

文章披露,習近平深知中共軍隊軍隊無法作戰和打勝仗因而“不改不行,改慢了也不行”,“不改革是打不了仗、打不了勝仗的”。

外界對習近平有關“打勝仗”的提法頗為在意。在歷經包括“用計算機模擬技術輔助改革研究論證”等過程之後,2015年7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議正式審議通過改革總體方案。”也即後的“軍委管總、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為主導原則”下的軍改,中國的軍委變為職能部門,所有權力歸軍委主席。

習近平軍改與軍中反腐的重合時間線

事實上,在2014年3月15日,習近平啟動軍改並出任“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組長”的同一天,中共正式公布了對原軍委副主席徐才厚的調查。

此前海外媒體一致認為,中共軍隊一直被被江派勢力掌控。江澤民出任中共黨魁後,一首抓軍權,一手推行腐敗治國,縱容軍隊腐敗。2004年江澤民卸任軍委主席時,又安排其親信郭伯雄和徐才厚掌控軍權,架空胡錦濤,二人在軍中大肆賣官鬻爵,勢力遍布軍中。加之江澤民監軍賈廷安從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到總政治部副主任職位上培植的親信、幫派,中共軍隊仍舊是江澤民的私家軍。

中共前元帥羅瑞卿之子羅宇曾對大紀元表示,習近平現政權反腐敗其實就是反政變,“因為整個的軍隊、黨務、政府,這個系統在江澤民、曾慶紅這些人把控了將近20年,這麼延續下來吧,整個黨政軍都已經腐敗透頂了。”

習近平軍改徹底打破原有軍隊架構,也旨在進行一場大清洗。從習近平發出軍改信號至今,被查處的副軍級以上將官多達62人。落馬將官中大多與徐郭二人關聯,而中共官媒屢稱“肅清徐才厚、郭伯雄流毒”。

習近平軍改塵埃落定之後,部分腐敗將領仍舊隸轉新職,如中央軍委委員房峰輝、從總參謀長職位上出任軍改後的聯參部參謀長,中央軍委委員張陽從原總政治部主任職位上隸轉新組建的中央軍委政治工作部首任主任。但這二人均被指涉案徐才厚、郭伯雄。

以此看來,中共軍隊的將領洗牌指向與江澤民利益共同體徐才厚、郭伯雄,牽扯範圍難以估計。非但如此,江澤民二代三代對軍方的插手也逐漸清晰。

軍工項目中的江綿恆與江志成

2004年9月,已經退休的江澤民賴在軍委主席位置上兩年後,迫於外界壓力請辭軍委主席職務。但就在此前一年的2003年11月16日,新加坡《海峽時報》報導說,江綿恆將出任中共三十八軍數碼化計劃的顧問,建立繼美國之後,全球第二支同類數碼先進部隊。內容包括武器、指揮系統數碼化。

在此前後,官媒密集宣傳江澤民長子江綿恆以科技為軍隊做出的巨大貢獻,包括其2004年曾擔任神舟五號副總指揮。曾經擔任“創新一號”小衛星的首席科學家,在2007年擔任繞月探測工程領導小組副組長、嫦娥工程副總指揮。2008年出任神舟七號副總指揮。並稱其是“神五”工程的“二號功臣”。

“神五”工程是由軍方總裝備部直接領導,三十八軍是高機動化王牌集團軍。評論人士陳思敏9月12日在評論中指,江澤民將長子安插進入,其用心不言而喻:有計劃步驟地讓江綿恆建立軍中影響力,為日後全面掌控軍權做準備。

也在2004年,坊間及網上盛傳的消息,是江澤民次子江綿康突然從一個電子副總工程師官拜少將,參與軍中之事。

此外,江綿恆的兒子,即江澤民的孫子江志成掌盤博裕投資,“誰知如何隱身蛛網般的股權結構,幕後控制著多少重要軍工項目”。上述陳思敏的評論認為:這並非危言聳聽,很早以前網上就有一份無法證實但無人不知的“政變名單”中,江志成與劉雲山之子劉樂飛二人赫然在列。

威盛手機晶元的後門程式與江綿恆的上聯投

2008年威盛電子股份有限公司年報中其股權關聯顯示,威盛後面是上海兆芯,上海兆芯後面是上海聯和投資,而上海聯和投資的代表人就是江綿恆。

沒有任何一項軍職的江綿恆,“仍假借商業之手在軍中伸得很長。”

據中聯控股揭露,在2008年北京奧運前夕,威盛電子出產的晶片組,內藏後門程式,可以對使用者進行監聽。2014年11月24日,香港高等法院判決中聯控股勝訴。

但有資料證實,中共軍方或曾使用該晶元。台灣媒體《新新聞》2016年4月就曾報導指,2016年1月,中共軍方已下令,軍方標案已禁用威盛轉投資的上海兆芯半導體的晶片。

這一時間顯示正好是習近平軍改已經告一段落。也因此,陳思敏認為,設若全軍使用有後門的手機,有能力監聽者可獲軍情。

中共軍隊中無處不在的江系黑手

2015年12月10日,中共總裝備部通用裝備保障部前部長李明泉被調查,但遲至兩年後的今年7月,中國裁判文書網公布的《北京中洲泰和機電設備有限公司、趙社民單位行賄一審刑事判決書》,才披露出其行賄李明泉的細節。指趙社民以行賄方式“獲取了某軍工廠的設備供應業務。”

中共軍隊總裝備部是由江澤民下令於1998年成立,隸屬總裝的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就與江綿恆存在交集,據上海律師鄭恩寵披露,江綿恆以中國科學院和上海閔行政府名義共同開發了一個紫竹科技園,中國航天科技集團公司的上海航天局就在閔行區。

從目前披露的大量事實表明,習近平抓軍改、控軍權、清理徐才厚、郭伯雄流毒,頻繁調動任職將領,在軍中安排親信,但對江澤民在軍中的滲透劑影響力的肅清,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歐陽理明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