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扶不起來的太子」毛遠新沒建立接班班底反而玩女人

從1968年起,他把在東北的6、7年寶貴光陰,用來玩女人和洗照片。他一個軍工同學也沒有搜羅。毛雖然年輕而且身強力壯,但卻喜歡住醫院。原因是有女護士醫生圍繞於周圍。當時遼寧軍區司令楊某(或政委)的太太是瀋陽軍區總醫院的高幹病房主任,是他的大皮條。

毛澤東與侄子毛遠新在天安門

眾所周知,如果毛澤東沒有發動文革,今天生活會是另一番景象。毛澤東改變了那個年代所有人的生活。至於他為什麼要這麼作,和怎麼作的,是和文革有關的最重要最中心的問題。

1958年毛澤東拋開當時的經濟領導部門,自己提出”三面紅旗”(總路線、大躍進和人民公社),發動大躍進,造成中國經濟大災難。這件事情成為毛澤東的心病。在中共歷史上,如果領導人有重大失誤,必然保不住自己的領導權。如陳獨秀因為大革命失敗而被開除黨籍,張國燾因為西進失敗而被整肅。遵循這一傳統,躍進剛剛失敗,彭德懷就站出來向毛澤東的領導權挑戰。毛澤東在59年廬山會議鎮壓了彭德懷和其他人之後,為了挽回躍進失敗,在1960年搞了第二次躍進。伴隨這場二次躍進的,是毛澤東倡導的階級鬥爭。因為當時經過58、59年的一次躍進,人民生活已經十分困苦,再次躍進阻力很大。所以必須加強強迫性,才能推進二次躍進。

這場二次躍進造成60年的全面減產,農民生活更為困苦,餓死的人大幅增加。毛澤東在60年秋收之後,得知二次躍進失敗,農民大量餓死。就放棄了對經濟的領導權,讓劉少奇接任。他自己去專心研究階級鬥爭。毛澤東這次讓權,一來可以讓劉少奇對付最困難的局面,二來是他知道二次躍進的失敗,必然會誘發更多的人挑戰他的領導權。他專心研究的階級鬥爭,就是指對這些挑戰者的鎮壓。至於挑戰者是誰,在那時還不清楚。但是根據他的經驗,這些人的出現只是時間問題。為此他組織了幾套人馬,其中包括:劉少奇一夥,林彪一夥,周恩來葉劍英一夥,康生江青一夥。這些是上層人士,下層的有陳錫聯許世友等人。並重點扶持劉少奇和林彪這兩位親信。但是64年劉少奇突然表露出對毛澤東的不敬,使毛澤東大感意外,也使他堅信:非我族類,其心必異。只有自己的老婆孩子才可以依靠。於是在64年起,他就開始組建自己的禁衛軍,核心是江青毛遠新二人,主要輔助人員是康生謝富治和陳伯達。文革自始自終,這二人核心(江青和毛遠新)都是關鍵。討論文革必須重視這二人的作用和意義。毛澤東靠他們發動文革,也靠他們監視控制其他所有人,他們也忠實成功地完成了任務:直到毛澤東死去,其最高權力未曾有絲毫動搖。

一般來說,禁衛軍也必然是接班人。文革的最大的疑問,是毛澤東到底是否想讓江青和毛遠新接班。如果是這樣,為什麼在最後讓華國鋒擔任黨中央主席和總理。如果不想,為什麼給這二人以最大的權力,到最後還讓毛遠新負責整肅鄧小平。有人認為毛澤東只想使用他們,為其保駕,並無意圖讓其接班。毛已經打算好,自己死了之後,讓別人把江青毛遠新解決。這是現在的正式的說法。如果這樣,毛澤東用親人為自己殉葬。這倒是亘古未有的現象。筆者以為,毛澤東始終準備讓毛遠新和江青接班,但是由於各種原因,這一事情沒來得及做好。在他死的時候,認為已經作的差不多了。還剩下一些,靠江毛二人自己能力,或許可以完成。另外,他也看錯了一批人物:葉劍英、華國鋒、汪東興和陳錫聯。毛以為葉可託孤,另外三人不足以對江青和毛遠新構成威脅。而且因為資歷淺薄,必須依靠江毛(遠新)才能保住高位。所以應該說毛澤東最後還是準備讓江毛即位,只是安排不當。我們就先看看毛澤東如何培養毛遠新。因為毛澤東不但依仗他作禁衛軍,也準備讓他當繼承人。

一、太子毛遠新

毛遠新受毛澤東的精心培養。文革之前的1964年,有這麼一篇”毛主席和毛遠新的談話”,在學生中引起極大反響。可以說是點燃文化革命的第一把火。毛遠新的名字也就和學生革命,發生了最直接的聯繫。在文革開始的時候。毛遠新已經從哈軍工畢業。文革一開始,毛澤東就派他回到哈軍工,指揮當時的學生造反。哈軍工的教學水平,比不上清華北大復旦等學校。一來是因為63年以前的入學標準,注重出身和政治表現。對於學習成績並不是很重視。二來是好的老師,到軍工教學的不多。毛遠新這樣的學生,如果想學科學技術,應該到清華復旦這樣的學校。但是哈軍工有他的特點:該校原來的宗旨,是培養下一代軍隊的領導人(但是在文革中此宗旨被廢除)。毛遠新如果在軍工成為學生領袖,對他以後在軍隊建立領導地位,有特別大的好處。毛澤東的觀點大家都知道:槍杆子裡面出政權。他對毛遠新的生涯設計,是讓他成為新一代軍隊幹部的領袖,從而掌握軍隊的領導權。並以軍隊為依託,掌握政權。

毛遠新在65年從軍工畢業,66年卻回到哈軍工,領導學校文革。這時他還沒有明確的地位。只是作為老校友。當時人們對後來流行的“關係學”還不了解。學生們還錯誤的相信“大公無私”,所以很多學生不把毛遠新放在眼裡。實際上他的代表著毛澤東本人或當時的文革小組。當時軍工的保守派“八八派”曾出言不遜,說“毛遠新算是什麼”。毛遠新說他什麼也不算,只是個紅衛兵。這隻能說明八八派的工農子弟對中國的政治不了解。他們不知道毛遠新的背後是什麼。過不了幾天,八八派就被中央文革宣布為保守組織。該派領導宣布組織解散。這是六六年底發生的事情。

毛遠新從軍工獲得文革經驗之後,在68年被派到遼寧,這次是作為“總理聯絡員”。這種頭銜可能只有他有過。在當時的遼寧,他就代表著中央文革和總理,所以有最高決定權。當時遼寧分成三派。這三派分別是1,中央文革支持的“八·三一”派;2,地方幹部支持的遼聯;3,軍隊支持的遼革站。互相之間衝突激烈。因為後面都有上層支持,所以哪一派都不能獲勝。毛遠新去後,以他至高無上的權威性,選中瀋陽軍區作為依靠力量,支持遼革站,壓制了其他兩派。讓瀋陽軍區成為遼寧的領導力量。其他兩派當然很不高興。八·三一派一個領導說:毛遠新算是什麼。毛遠新回答:我什麼也不是,只是個總理聯絡員。就在不久之後,那造反派領袖被逮捕。

在解決遼寧三派鬥爭方面,毛遠新是主持者,實際上是由他作裁判。其他人不可能反對。當然這完全是依靠他背後的力量,這力量就是毛澤東。他是毛澤東指定的領導人。在這之後,他被任命為瀋陽軍區政委,主管東北地區的軍政。因為當時整個東北的地方行政也都由軍隊接管。瀋陽軍區司令員陳錫聯當時任當時遼寧省革委會(當時的省政府)主任。黑龍江省的革委會主任是黑龍江省軍區司令汪再道。(原為潘復生,後潘失勢)。都在毛遠新的領導之下。

毛澤東讓毛遠新主管東北,是為毛遠新以後的發展作準備。東北是中國的重工業基地和能源基地。也是糧食、棉花和木材的生產基地。從經濟上說,東北可以獨立。而且東北有港口,有對外航運和鐵路交通。東北和關內的聯繫。在陸地上主要靠山海關一個主要通道(其餘通道,如承德,當時只通單軌鐵路,不很有用)。如果一旦發生不利情況,可以把山海關一封,東北就變成獨立王國,或反攻基地。也就是說,東北的戰略位置極其重要。在中國歷史上,大陸政權征服東北的事情,從未出現。而東北地方力量征服關內的情況,比比皆是。清朝是一例子。後來的張作霖的東北軍佔領北平,打過江南,也是例子。毛澤東在解放戰爭的時候,派他的心腹愛將林彪到東北,也是為了加強林彪的實力。在以後成為他毛澤東的軍事支住。林彪靠著日本遺留下來的裝備和蘇聯的支持(日本裝備由蘇聯移交給林彪)在不到一年的時間,建立起中共最強大的軍隊――四野。這都證明掌握了東北,就有力量圖謀關內。但是掌握了關內,卻不容易圖謀東北。而且,關大陸方太大,統一關內非常困難。如果中國發生內亂,最可能的情況是關內發生混戰,而東北則保持穩定。這樣更有助於建立東北對全國的優勢。

所以毛澤東讓毛遠新坐鎮東北,是老謀深算的一招兒。

再看當時的軍區司令陳錫聯,也是毛澤東安排在那裡的一個合適的人。陳錫聯善戰,在政治上極善於見風使舵。陳錫聯原屬四方面軍系統(徐向前,張國燾)。後隨徐向前加入129師,任團長,在劉伯承鄧小平手下工作。他和林彪並無任何歷史關係。自從五十年代末調任瀋陽軍區司令,該軍區的部隊,多由四野林彪系統的部隊組成。當年毛澤東讓他到瀋陽軍區,就是讓他監視四野部隊。毛澤東對四方面軍的幹部,相當注重。因為該軍善戰,但是在西進失敗,張國燾走後,四方面軍在軍事上一敗塗地。政治上失去山頭。這時候他們成為共產黨內無家可歸的孩子,被毛澤東收留而且優待。其中三員大將(軍銜為上將):謝富治、陳錫聯和許世友,掌握北京、瀋陽和南京三大軍區,是毛澤東的禁衛軍。帝王對禁衛軍領導有特殊要求,就是必須絕對忠於自己。保證其忠誠的最好或惟一的辦法,就是除了自己,他們沒有其他可以依靠的人物。

謝陳許三位就是這樣。在四方面軍解體之後,四方面軍幹部只能依靠毛澤東。而且,他們是“吃過虧的人”。這“吃過虧”很重要,沒有吃過虧,不知道政治有多險惡,也不知道自己的腦袋有多麼不結實。吃過虧就不一樣了。他們親眼看見自己的領導張國燾,不管功有多大,官有多高,還不是像芝麻綠豆一樣,被政治磨盤碾的粉碎。四方面軍剩下那幾個劫後餘生的人,都是被“打服了”的乖乖仔。打仗很勇敢,政治很小心。堅決地忠於和感謝毛澤東本人。人們千萬不要小看了謝陳許三將和毛澤東的關係。沒有這三人,在軍區一級幹部中就沒有人制衡林彪。後來毛又提拔起李德生。如無這幾個大軍區司令,而讓林彪掌握了瀋陽北京和南京三大軍區,在毛林之爭中毛可能就不能取勝。另外毛還始終讓周恩來、葉劍英參與軍委工作。這都是毛制衡林彪的辦法。

在文革一開始,陳錫聯是被衝擊目標。筆者估計,在林彪的計劃中,陳錫聯屬於應該被清除的人物。因為林彪從來只相信自己的四野的老部下。當時駐東北的部隊大多是四野的後代。高中級幹部主要是四野的。林彪用東北作基地,最為方便合適。所以整肅或趕走陳錫聯,可能是林彪的計劃。但是毛澤東不能讓林彪這麼干。毛一定要把東北控制在自己手中。所以他著力支持陳錫聯。而且派了自己的侄子來支持陳。這是對陳的大恩。當然陳錫聯也不敢得罪林彪,他作了一些樣子。他整肅了瀋陽軍區非四野出身的幹部。這類幹部在瀋陽軍區本來就不不多,而且也不在重要崗位上。主要有劉轉連和黃立清。當時任瀋陽軍區空軍政委的黃立清是賀龍老部下,在文革初期和陳錫聯說悄悄話:如果他們(指四野幹部)要整我,我就到賀老總那裡去告他們。這事只有陳和黃知道,陳也揭發了。黃在文革中被關押近十年之久,到了文革結束才放出來。另外還有一個劉轉連,在瀋陽軍區本無大權,平時也小心,但也被整肅。陳錫聯還靠攏軍區中的四野幹部。對他們廣泛越級提拔。當時的軍隊的一個部門,常有二十幾個副部長。而整個部的編製也是二十幾個人。雖然有了這樣的表現,但是陳錫聯仍然難以得到林彪的信任。

當時林彪在軍隊中全面地清除一野(彭德懷)和二野(賀龍)的幹部,打壓三野(陳毅)勢力。如無毛澤東的支持,上述幾個軍區必然落入林彪之手。在“解放軍支持左派”之後,林彪的軍隊全面接管地方政權。毛江等人苦心發起的文革,其勝利果實大部份落入林彪之手。而且林彪的收穫過程,如此輕鬆便利:造反由中央文革發動,到後來局勢失控,必須由軍隊接管。這使毛林之間的衝突迅速激化。

二、扶不起來的阿斗

毛澤東派毛遠新到東北,有幾個目的,其一是支持陳錫聯,管住四野的幹部和軍隊。另外更重要的,就是在東北培養毛遠新自己的勢力,準備以後接班。應該說毛遠新完全有這個條件。或者說,如果毛遠新只是個中等才能的人物,也有可能作到這件事。因為他的條件實在太好。毛澤東讓他在軍工上學,為的是結識同學。軍工學生的政治經驗豐富,全體參加過四清,受過軍事訓練,組織紀律性較強(軍工在文革前半年才取消軍隊編製)。如果當時毛遠新能召集同學,許以前程,拉起一方勢力,絕非難事。但是這位太子實在是太不中用。

從1968年起,他把在東北的6、7年寶貴光陰,用來玩女人和洗照片。他一個軍工同學也沒有搜羅。也沒建立自己的新幹部基地。只把謝富治的女兒和女婿安插在鞍山。謝富治(公安部長,北京市革委會主任)是江青的最重要依靠。謝富治把女兒女婿放在毛遠新的手下,也是希望和毛遠新共進退。後來也確實是這樣。說起來這兩個人都是軍工學生,但是毛在軍工的時候(60級),謝還沒有入學(65級)。他們之間的關係,完全是老一輩之間的關係。並不是毛遠新自己收羅的幹部。另外,毛遠新對當時瀋陽軍區的幹部,也幾乎沒有來往。軍官們都拿他開玩笑。一是說他搞女人,二是說他看外國電影,三是說他的太太的古怪而可笑的行為。所有這些,也惹得老軍官十分不滿。比如,他喜歡看球賽。有一次在大連舉行蘭球賽。老軍官們也有不少出席。在座位上等了很久,毛和他的上海太太才到,到了之後前排老軍官全體起立,這二人對他們視而不見,走到中間預留席位,把江青式斗蓬一裹,坐下,球賽開始。老軍官們還站著。

陳錫聯當然把毛遠新坐鎮瀋陽,當作毛澤東對他的大恩寵。軍區幹部們在大禮堂開會,可以看到這樣一幕:毛遠新和陳錫聯都坐在主席台中央,毛開始掏口袋,陳也開始掏,毛拿出香煙,陳拿出打火機。毛把煙往嘴上一放,陳把火送過去。毛遠新到東北時沒有結婚。他的擇妻標準,也頗特殊。有三不要:不要幹部子女,不要學醫的,不要軍人。這對軍官又是一個打擊。因為當時老軍官們的女兒,幾乎全部都是軍醫。毛遠新的太太是上海工人。毛雖然年輕而且身強力壯,但卻喜歡住醫院。原因是有女護士醫生圍繞於周圍。當時遼寧軍區司令楊某(或政委)的太太是瀋陽軍區總醫院的高幹病房主任,是他的大皮條。

當時高幹病房有一上海籍護士,她的妹妹來探親的時候,被司令太太看中,供應給毛玩了之後,回到上海,即報告懷上龍種。實際上這事也不算什麼。但是在上海的那些文革幹將,早就把這事當作大事來辦。因為這些人(王洪文張春橋等人)是“江青班底”。和毛遠新的關係不深。如果毛遠新真的要拉起自己的班底,江青班底有可能失去權勢。所以拉緊毛遠新和上海幫之間的關係,對於上海幫是極端重要的是事情。所以在上海幫的極力鼓動之下,江青說服毛遠新娶這位年輕女工。當時,從上海發出送親專列,全體大員歡送,在瀋陽全體大員到站迎接,堪稱當時的太子大婚。

但是毛太太很快就流產了,而且一流再流。這就使龍脈危懸,當然,毛遠新完全可以和其他女性生養。但是名正言順的後代,還是至關重要。所以後來毛太太一旦懷孕,立即作全天卧床休息。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大姑娘,全天卧床,大小便都在床上進行,心裡如何能高興?也是因為自己的地位改變,對伺候她的醫生護士――幾乎全是軍區幹部的女兒,少不了惡語喝叱。而這些幹部的女兒是成伙成幫的,一來他們要輪流伺候這位公主,二來他們也互相轉告,並告訴他們的兄弟和男朋友——這就是軍區的幹部子弟集團。當然也向父母訴苦。使他們對毛遠新及其太太的看法,更加惡化。

總而言之,毛遠新在東北的所作所為,實為自殺。非但沒有建立自己的班底,反而得罪了部下。至於毛遠新為什麼會浪費這寶貴的幾年時間,只能說他本人素質太差。據軍工同學說,他在上學時就不努力學習。因覺得學校(在哈爾濱)生活艱苦,經常回北京或其他地方休養。校方從來不敢過問。毛從小只需付出很小努力,就可獲得擁擠過來的誇獎和提拔,所以認為自己根本不用努力,就活該青雲直上。據說毛遠新還喜歡耍小聰明,讓別人寫了東西,自己抄了讀給毛澤東聽,以顯示自己喜愛讀書和有理論水平。而毛也居然輕信。這或是因為毛遠新是毛家族的惟一繼承人,在毛的心目中地位過於重要。

從另外一方面來說,毛的在東北浪費光陰,也受到上海幫的鼓勵。毛當時用的攝影和沖洗器材,據說都是江青從國外買了送給他的。我們在上面已經說過,毛遠新和上海幫的關係不深,甚至不好。後來毛遠新到了中央當主席聯絡員,和上海幫既發生衝突。以毛的傲慢,根本不把王洪文等人看在眼裡。而王是當時的副主席。所以毛如果真的拉起一個大勢力,並能獨立生存,對上海幫實在不是好事。所以上海幫和江青有可能故意鼓勵毛虛度光陰,並堅決地不讓他接近軍工同學――當然毛也沒有這種願望,如此可迫使他以後依靠上海幫。

三、毛家傳位和林家接班

毛澤東的家族傳位,在中國和周邊國家不是新鮮事。我們知道,蔣介石、金日成都傳位成功。李光耀也成功。所以毛澤東認為自己的傳位應有很大的把握。但是他失敗了。這一失敗算是中國政治的一大進步。當然很多人會說,這算是什麼進步?但是我們要看看中國的現實。中國的政治進步就是這麼慢。袁世凱當了總統,還是要當皇帝,還是要傳位給兒子。實際上孫中山也有傳位傾向。只是因為太子孫科沒有進入軍界,只好讓蔣介石代為傳位。實際上蔣可以算是孫的外戚。以外戚扶持太子,歷史上屢見不鮮。後來蔣果真扶持孫科。孫科當了行政院長,自己有了一派勢力(政學系),也曾企圖作民國總統,但是因為沒有軍隊而不可能成功。所以說在毛澤東之前,中共領導人的繼承,一直就是家傳。只有共產黨內部實行了能人領導。這也是共產黨能戰勝國民黨的原因。蔣經國讓李登輝接班,算是變成能人領導,才改變了家傳傳統。政治進步非常緩慢。所有國家都是如此。能人領導已經算是共和政治的一種。如果共產黨能夠保持能人獨裁,也還算是保持了共和。但是毛澤東發動文革,就是要破壞能人接班,而欲謀家人傳位。他失敗得很徹底。毛澤東的太太和繼承人毛遠新都被抓起來。從那之後就沒有傳位和家天下的問題了。鄧江胡都沒有把自己的兒子太太搞出來當大官,也都沒有企圖傳位。而是利用改革開放,讓孩子們進入商界,賺足幾代的財富。同時讓能人接班。這就是進步。我們再看看“傳位動機”在文革中的作用。

古代帝王傳位不止是為了兒女當權,也是為了在老皇帝年老能力減弱的時候,由兒子以太子的權威,護衛老皇帝的地位。毛澤東的情況與此相同:他的傳位和保位是一體化工程。為了保位必須建立江毛(遠新)的權威。建立了毛江權威,就幫助了他們即位。一般如果帝王的兒子年紀比較大,就可在老皇帝健在之時,就讓小皇帝接班,然後讓小皇帝培養自己的勢力。蔣介石、金日成和李光耀都是這麼一種接班形式。毛澤東也這麼作了。他用文革的十年時間,幫助毛遠新擴大勢力。除此之外,毛澤東採取了雙保險辦法,就是使用太后和顧命大臣。我們知道,小皇帝年齡太小,就必須讓皇后垂簾聽政。等小皇帝長大了,皇后就可以移交政權。但是皇后作傳位中間人有危險,因為皇后很可能自己的把住政權不放。比如呂后、武后和慈禧太后。所以又需要顧命大臣。顧命大臣掌握部分軍權政權,在小皇帝弱小的時候,顧命大臣可以幫助他,直到小皇帝長大,自己建立自己的大臣隊伍。毛澤東曾想讓林彪當顧命大臣。毛澤東對江青信心不足。不足的原因一是他知道在中國沒有軍隊不能當權,二是認為江青和毛遠新到底沒有血緣關係。如果毛澤東真是要讓林彪接班,那麼在實行全國軍管之後,應該說接班已經基本成功。但是毛澤東實際是想讓林彪當個顧命大臣,沒想讓他接班。這時林彪突然花大力氣培養林立果,並堅持要當國家主席。國家主席就是國家元首。如果元首再掌握了軍隊,就足以對毛澤東的傳位計劃形成威脅。毛林之間的衝突因此激化。林彪也根本就不想當過渡人物,他的老婆和集團,都沒有把毛遠新放在眼裡。都把林立果當作林彪的接班人。當時林立果自己的班子,比毛遠新的大得多,也張揚得多。雖然林立果的地位遠不如毛遠新。林立果在69年的時候,只是空軍作戰部副部長,軍級或副軍級,雖然權力很大,但是職務並不高。直到他死,也就是這個職務。而毛遠新在68年已經是瀋陽軍區第一政委,屬正兵團級。毛遠新在68年出道的時候,就是總理聯絡員,已經是部級。但是不知道是林彪身體太不好,自己糊塗,還是葉群主事,目光短淺。他們一家誤解了毛澤東的意圖,真以為毛澤東自己不想傳位,而讓他林彪建立家天下。

自以為聰明絕頂的林彪,怎麼就會犯這樣的大錯誤,在毛的面前,明目張胆地“大樹特樹”林副部長(立果)。實在讓人不解。筆者以為過去一段公案在林彪心中起到了重要作用。這段公案就是毛和張國燾之爭。一四方面軍會師之後,張國燾主持紅軍總司令部(任紅軍總政委),毛眼看大權不保,即看準機會,帶領林彪彭德懷的一、三軍軍團突然過岷山北上,逃離四川張國燾的控制。這一三軍團只是紅一方面軍的一半,另有五、九兩軍團沒走。但是一三軍團是毛的井岡山嫡系。據說他們突破臘子口的部隊,還是張國燾之前支援他們的四方面軍的部隊。當時一方面軍人員太少,張國燾給他們支援了一批人和槍、彈(每團給四百人,每人帶一百發子彈)。到了陝北之後,毛的力量仍然很小。但是,這時蘇聯突然派回一個人,假名張浩,實為林彪堂兄林育英。我們看看下面這段文章(作者:汪幸福,原載《文匯報》),就知道林育英對毛的大恩:1935年7月,林育英作為中共中央代表團成員,出席了共產國際第七次代表大會。當時共產國際與中共中央的電訊聯絡中斷,為了向長征途中的中共中央傳達共產國際的七大精神,並恢復聯繫,共產國際決定派林育英回國。林育英裝扮成商人,帶著密電碼,牽著駱駝,化名張浩,與在蘇聯受訓的密電員趙玉珍踏上回國之路。經過一個多月的艱難行走,11月初,他們到達陝西定邊縣,並與定邊黨組織取得了聯繫。鄧發代表黨中央把林育英接到中共中央所在地——瓦窯堡。12月中旬,中共中央在瓦窯堡召開了政治局會議。林育英在會上傳達了共產國際七大會議精神和在莫斯科制定《八一宣言》的經過。

瓦窯堡會議後,毛澤東用商量的口氣對林育英說:目前,中央有兩件大事需要你來做。一是黨的白區工作沒有負責人,你能否將中央白區工作委員會書記擔當起來;二是中央和紅軍領導人團結問題也急需你來幫助解決。你是共產國際派回來的,目前只有你做這項工作最合適。林育英這才知道,10月5日,張國燾公然在卓木碉另立中央,自任主席,走上分裂黨和紅軍的道路。毛澤東說:“你現在回來了,可以共產國際代表的身份,配合我們做工作,要儘快設法將他們拉回來。”林育英怕這工作做不好。“也許不能起作用。”毛澤東說,“目前張國燾與我和聞天、恩來的關係很僵,我們發電報,他聽不進去。朱德、徐向前等同志在那裡很為難。張國燾比較相信共產國際,你如以共產國際代表的身份做工作,他有可能會聽。”

1936年1月16日,林育英根據毛澤東、張聞天的意見,以“共產國際代表”的名義,給張國燾發去了一份電報。電文中說他奉共產國際委派,回國解決一、四方面軍發生的分歧,並帶有共產國際七大對中國問題的意見和密碼,可與國際直接通電。張國燾很快收到了林育英的電報,但他仍然不願意帶領部隊北上。1月22日,中共中央召開了政治局會議,通過了《關於張國燾同志成立第二“中央”的決定》,並去電命令張國燾立刻取消他的“中央”。林育英出席了會議。為配合這個決定,毛澤東、張聞天又建議林育英以共產國際代表的名義,給張國燾、朱德發去了《共產國際完全同意中共中央路線,張國燾處可成立西南局》的電報。張國燾看到這封電報,心裡頗不是滋味。林育英的電報肯定了中共中央的政治路線是正確的,這就意味著自己的主張和做法是錯誤的。他不得不考慮,自己再一意孤行,就要背“違背共產國際指示”的罪名。與此同時,在朱德等人的勸阻下,張國燾不得不重新考慮他的南下計劃。

過了幾天,張國燾連續給林育英發了三封電報,氣焰沒有先前那麼囂張了。這一時期,林育英單獨或與毛澤東、張聞天、周恩來等聯名給張國燾等人發了數封電報,要求他們取消第二中央,儘快率部隊北上。經過毛澤東、林育英以及朱德、劉伯承等人的鬥爭,張國燾被迫取消“中央”,同意北上。9月27日,朱德、張國燾、徐向前、陳昌浩聯名致電毛澤東、林育英、張聞天,表示尊重共產國際和中央的指示,部隊前來與一方面軍會合,決不再改變。林育英完成了毛澤東交給的任務,毛澤東高興地說:“你這位共產國際代表沒有白當,你為黨和人民立了一大功。”10月19日,林育英從保安啟程,代表中共中央趕往寧夏同心縣城迎接二、四方面軍。林育英得知朱德、張國燾還在關橋堡鎮,又前行30公里,見到了朱德、張國燾等領導人。在關橋堡,林育英與張國燾單獨作了長談,消除了他的一些疑慮。1936年12月16日,朱德、張國燾回到了保安。

我們知道,當時共產國際還存在。世界共產運動為一家。所以共產國際說了就算。另外,我們也不能認為這是張浩自己的想挺毛,應該想到當時斯大林也可能看中了毛。或者說,斯大林終於看中了毛。因為斯大林一直看不上毛,但是,斯大林到底是個蓋世梟雄,他看出毛雖然難以受控,但是五次圍剿的經驗證明,中國非毛不能共產。正是因為斯大林看中了毛,之後才會有對王明的整肅。如果斯大林還看重王明,毛也不敢下手。很可能因為這事,林彪認為毛家天下,本有其一半,這次又依靠他整肅了彭德懷和劉少奇,在毛死後,理該讓他接班。而他之後是林立果,至於毛遠新江青,根本不是競爭對手。特別是文革前期的事情,更說明這個問題,文革開始中央文革花了這麼大的力氣四處造反,結果在什麼地方也當不了政,只讓他林彪軍管,整個中國,除了上海,盡入林家之手。

我們再看毛遠新:他當了瀋陽軍區政委之後,林彪就像看不見他一樣,從來不曾花些許氣力,在軍內“大樹特樹”遠新同志的權威。不但林彪自己不去參見太子,連林立果及其一夥,也從來不到瀋陽拜大哥。卻派人到瀋陽軍區去選妃子(在瀋陽選中兩名,由某醫院院長送到北京)。現在很少有人研究68――73年林彪集團和毛遠新的關係。實際上這一關係是文革大轉折的關鍵。我們或許可以說林彪一家昏了頭腦。如果林彪當時不把林立果搬到台前,如果林彪能盡全力巴結毛遠新和江青,讓葉群攜林立果到瀋陽拜見毛遠新,那毛澤東可能就會讓林彪順利接班,充當台灣嚴家淦和新加坡吳作棟的角色。文革也就算是成功了。或許林彪在毛死後――林彪到底比毛年輕很多――再把毛遠新和江青趕走,自己傳位給兒子,也是可能的。所以林彪之敗,第一敗在其“得意忘形”:以為軍管之後,毛澤東已經對其沒有什麼辦法,他們已經可以建立林家天下。第二敗在太小看了老周(恩來)。這老周實在比林彪高明不知多少倍。現在人說毛逼林走,實為周逼林走。周在離間毛林關係方面,可稱為世紀絕謀。二十世紀兩大謀略家,一為斯大林,二為老周。現在不少人給林彪作翻案文章,多是不明白林彪人品低下,有將才無帥才,排斥異己任人惟親,比蔣介石還差得遠。他最糟糕的地方是不能容忍其他派系的幹部。一、二、三野的幹部他都不能容。如果他來接班,必然導致其他山頭的拚死一搏,很可能形成軍閥混戰。這就是袁世凱死後的情況。如果毛死後林彪接班,幾乎肯定性出現混戰局面。所以老周自從文革一開始,其總戰略就是離間毛林,只要毛搞掉了林,則封建政治後繼無人――再沒有人有林彪的力量和野心。至於怎麼離間毛林,這事除了老周任何人也作不成。最主要的辦法,是讓林彪權勢擴張,使他忘乎所以,也讓毛認為林成為自己傳位的威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摘自《毛澤東對周恩來——共和決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