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王五四:這個社會連壞人都在做慈善 難道還不美好嗎

總有一些人在批評這個社會的醜陋,我認為他們的審美出現了問題。一個社會美不美好,就跟一個姑娘漂不漂亮一樣,是有一些指標的。一些人做好了本職工作,並不能證明說這個社會就是美好的,比如說教師教好書、醫生治好病、清潔工打掃好衛生,我們只能說這個社會是正常的,如果大肆讚美拔高這些做好了本職工作的人,只能說這個社會已經不正常了。就像你不能因為一個姑娘長了對乳房就說她是美麗的,乳房只是基礎,它還得擁雪成峰,挼香做露,春盎雙峰,雪膩香酥,這才是美麗。

評判一個社會是否美好,有一個很簡單的反向指標,比如說連狗都吃大魚大肉的家庭難道還不富裕嗎?比如說連傻逼都在談愛國的國家難道還不強大嗎?比如說連壞人都在做慈善的社會難道還不美好嗎?當下的美好毋庸置疑,因為整個社會慈善屆的半邊天都是由壞人撐起來的:丁書苗、張榮坤、劉漢、禹晉永、······,這些都曾是中國慈善富豪榜的座上賓,如今都已經成為了階下囚,他們被抓不是因為所犯之罪,而是因為他們的大樹倒了,撥出蘿蔔帶出泥,他們成了被帶出來的泥。他們在中國慈善事業上曾有著重要地位:丁書苗,曾是中國扶貧協會副會長;張榮坤,曾是中華慈善總會評出的中華百位慈善人物,是上海市慈善基金會名譽副會長;劉漢,曾是胡潤慈善榜四川首善;禹晉永,曾是“中國紅十字人道服務獎章”獲得者。壞人做慈善都做的這麼優秀,好人都幹什麼去了?

不是說壞人不能做慈善,在廟裡燒香拜佛的很多都是壞人,要給壞人贖罪的機會。但有很多壞人做慈善的目的並不是出於善心和贖罪,他們的目的是通過慈善結交權貴,躋身上層社會,攫取更多的資源。以前我們都以為商人是掙錢做公益,其實他們是靠公益掙錢。每一個落馬的官員身邊都圍繞著幾個商人,官員利用手中的權力給商人輸送資源,商人利用商業規則將資源變現,再回過頭來將真金白銀輸送給官員及其附庸,既能獲取更多的資源,也能換來各種榮譽稱號,它們既是商人身份的象徵,也是商人的護身符,在打狗也要看主人的年代,這些榮譽稱號無疑是官員給商人頒發的狗證。

結交權貴的方式有多種,有通過人情關係的,有通過情人關係的,有通過直接利益的,還有通過慈善捐款的,當年上海社保案的核心人物張榮坤就是一個通過慈善結交權貴,再利用權貴攫取更多利益的案例。據媒體報道,初到上海的張榮坤為了打通上層社交圈子,不惜舉債和向銀行貸款,用以向上海市慈善基金會捐款。2001年初,張榮坤在上海市慈善基金會舉辦的捐贈活動上出手200萬元,拿下上海民營企業慈善捐贈“狀元”。當年上海的慈善圈子裡有一個夫人俱樂部,都是高官夫人,夫人都很有愛心,一看有人捐了這麼多錢,肯定也是個有愛心的人,兩個有愛心的人一見如故,結下了深厚的友誼,友誼地久天長,所以張榮坤就靠著用愛心換來的友誼以很低的成本拿了一些土地和一條長約兩百公里的高速路經營權,別的不說,據媒體報道,光是收購上海路橋發展有限公司股權一項,他就賺了三億的差價,然後繼續做慈善,然後繼續賺錢,所以說,財富永遠是給有愛心的人準備的。

在還沒有入獄的慈善家裡,陳光標是最顯眼的一個,我的朋友郭清媛老師曾寫過《切胃減肥背後的陳光標:業務癱瘓債務纏身》,財新也曾寫過《特稿l陳光標:“首善”還是“首騙”?》,財新的稿子剛出來時我說應該是陳光標背後最粗的樹要倒了,否則這個稿子發不出來,因為陳首善以前常說的一句話是,“這篇稿子你發不出來”。愛捐款的陳光標跟入獄的那幾位有明顯的區別,入獄的那幾位先不管錢哪來的,都是實打實的捐,而陳首善基本是屬於口頭捐款開空頭支票,很多承諾過的捐贈和媒體報道過的捐贈並沒有兌現,別人都是在做慈善,他是在表演慈善。陳首善自己表演慈善的同時,還會拿他人的錢做自己的慈善。曾經說過“我想通過慈善提高社會影響力,讓國家領導知道,讓我自己免於刑罰”,後因劉志軍的落馬而被抓的慈善家丁書苗就被陳光標坑過錢,財新的報道中說,“那一年3月份丁書苗已經被邊境控制,丁聽到風聲說自己要被調查,很惶恐,陳光標告訴丁他有關係可以幫忙,丁就答應跟著捐款。”、“2010年玉樹地震陳光標的捐贈中,至少有1500萬現金是丁書苗捐的”。作為擁有4000本榮譽證書(應該有一些假證)、兩萬面錦旗(應該有一些自己要來的)和五萬多條哈達(應該有一些自己買來的)的全國道德模範,希望陳首善好自為之。

壞人做慈善是我們的優良傳統,1934年杜月笙就因在災荒賑濟和日常慈善工作上的成績,被推選為中國紅十字會副會長,副部級享受正部級醫療待遇。杜月笙雖為黑幫教父,但在慈善事業上卻是充滿陽光正能量。在他出任紅會副會長三年後,抗日戰爭全面爆發,杜會長愛國熱情高漲,但他並沒有選擇去日本找個賓館放水愛國,而是積極組織救護隊,創建臨時醫院,調派救護車,收容傷員······,杜月笙用大半輩子的實際行動向世人證明了他的那句話“人之愛國,誰不如我”,反觀現在某些慈善家們的表現,你之愛國,不如黑社會。

魯迅曾說過,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世界將變成美好的春天。不要以為一個人的力量很小,一個有愛的人影響可以很大,給他一個平台,他就能做出大事,比如杜月笙、比如郭美美。一個正常的社會是居者有其屋,耕者有其田,壞人幹壞事,好人做慈善,如果慈善都讓壞人幹了,好人幹嘛去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