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翟母託人發聲 網友揭翟欣欣是「撩凱子教育」付費成員

9月7日,WePhone創始人蘇享茂自殺。他的死,將前妻翟欣欣推向了輿論的中心。蘇享茂在遺書中說,是閃婚的妻子翟欣欣逼死了自己。

在蘇享茂離世幾天之後,翟欣欣方面一直沒有正面回應。近日,翟母委託了一位知情人士接受了紅星新聞的獨家專訪,回應了目前網路上的一些疑問。翟方否認了“騙婚集團”的說法,對於此前向蘇享茂索要一千萬一事,是因為“翟欣欣不想再婚,所以提出要一千萬拿回去和父母生活、養老,這一千萬是在離婚協議中寫好的,是雙方共同達成協議的,最終她收到了660萬。”

圖片來源:月光博客網友微博

此舉再度引髮網友熱議,更有網友爆料,翟欣欣為“撩凱子教育”的付費學員。

有網友嘲諷:都別吵吵了,我女兒這兩天胃口不好,幹完這票就不幹了,找個老實人好好生活,給我們養老。。蘇母的意思是她女兒幹完最後一單要金盆洗手了?關鍵警察叔叔也不敢傳喚她啊。怕舅舅。

*李氏君來Alone_逆流:主要原因是職業生涯終結了,沒辦法再執業了。

*月光博客‏:據微信上一個“撩凱子教育”的培訓機構證實,翟欣欣為撩凱子教育的付費學員,於2016年7月於北京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線下提升學習。在微信“撩凱子粉絲5群”中,也有網友曝光曾經和翟欣欣一起上課學習撩凱子,並附有照片

*傾城藥王:武大郎死後,潘金蓮不吃不喝,她覺得非常丟人,亞歷山大。她通過王婆告訴鄰居們,給大郎灌下去的根本就不是什麼毒藥,而是超級腦白金。這些事,西門慶可以作證。如今潘金蓮正在啟動所有的資源,來調查武大郎的死因。真相稍後公布,請大家不信謠不傳謠,多多傳。

▲翟欣欣和蘇享茂圖據網路

以下是紅星新聞對這位知情人的採訪原文:

9月7日,WePhone創始人蘇享茂自殺。他的死,將前妻翟欣欣推向了輿論的中心。蘇享茂在遺書中說,是閃婚的妻子翟欣欣逼死了自己。

在蘇享茂離世幾天之後,翟欣欣方面一直沒有正面回應。近日,翟母委託了一位知情人士接受了紅星新聞的獨家專訪,回應了目前網路上的一些疑問。

翟方否認了“騙婚集團”的說法,對於此前向蘇享茂索要一千萬一事,是因為“翟欣欣不想再婚,所以提出要一千萬拿回去和父母生活、養老,這一千萬是在離婚協議中寫好的,是雙方共同達成協議的,最終她收到了660萬。”

翟欣欣現狀:

不吃不喝,不見任何人

尚未被警方傳訊,“我們相信法律”

蘇享茂已經離開幾天了,面對巨大的輿論壓力,前妻翟欣欣方面始終沒有正面回應過。對此,這位由翟母委託接受採訪的知情人向紅星新聞表示:“翟家人對蘇享茂的去世深表悲痛,我們一直沒發聲是以死者為大,在這個時候,我們不想去說什麼。”

知情人說,在得知蘇享茂自殺後,翟欣欣非常悲痛,“她根本沒想到蘇會自殺,這幾天她不吃不喝,誰也不見,媽媽在身邊陪著,身體已經垮了。媒體採訪她的家人、以前的同學、同事,她覺得非常丟人,壓力很大。”

知情人表示,網上對翟欣欣父母身份的推測,是真實的。“她的父親現在仍在山東科技大學上班,最近剛剛開學,而母親已經退休了。”目前翟母陪在翟欣欣身邊,留下翟父一人在老家,“我們曾建議她的父親不要待在山東,但她父親說:‘我再不在這裡守著,媒體就該打擾到學校了’。”

對於蘇享茂生前稱“被我極其歹毒的前妻翟欣欣給逼死了”,這位知情人對紅星新聞說:“翟家也搜集了很多資料,目前警方並沒有傳訊翟欣欣。如果翟欣欣真的犯法了,我們相信法律一定會制裁。”

▲翟欣欣圖據網路

對於翟欣欣與蘇享茂這段短暫的婚姻,知情人轉達了翟欣欣看法:“蘇先生反覆多次要求要跟欣欣辦理結婚證,欣欣心軟才錯過了婚前分手的機會。如果婚前分手了就不會有今天這個局面,欣欣感到跟蘇先生結婚非常後悔。”

蘇享茂自殺之前:

翟欣欣曾要求蘇刪帖,兩次報警

承認曾經激動地罵了蘇享茂

該知情人講述了他了解到的蘇享茂自殺當晚的情況。

對方稱,9月7日凌晨,蘇享茂在微博上發文,將兩人的情感糾紛公開。“她的同事首先看到了帖子,立刻給翟欣欣打電話。”知情人回憶,“翟欣欣看到微博後,非常生氣,立刻給蘇享茂打電話,讓他刪帖。緊接著,翟欣欣的手機開始收到來自全國網友的攻擊信息和電話,這時,她意識到了事情的嚴重性,立刻致電北京市海淀區清河派出所報警。”

知情人稱,派出所警察也給蘇享茂打電話,想要求他立即刪帖,但蘇享茂並未接聽警察打去的電話。對此,記者多次撥打清河派出所值班電話想進行求證,但截至發稿前,沒有工作人員接聽。

知情人稱,見蘇享茂沒有接聽警察電話,翟欣欣非常著急,當晚她驅車帶著母親再次前往朝陽區黑莊戶派出所報警。“黑莊戶派出所警察再次打電話要求蘇刪帖,蘇在電話里態度非常好,表示馬山刪帖,但一直沒有刪,翟欣欣就情緒激動地罵了蘇享茂。”知情人稱,這就是蘇享茂哥哥在微博中提到的,“在他跳下之前幾個小時,陸續收到了女方許多辱罵威脅恐嚇。”對此,記者與北京市朝陽區黑莊戶派出所聯繫核實,對方表示,確實當晚接到了翟欣欣的報警。另據澎湃新聞報道,9月12日,北京市朝陽區黑莊戶派出所的一位警察告訴記者,當天翟某欣確實報過警,但在警方系統里並未檢索到立案的信息。

在蘇、翟雙方一夜激烈的對峙後,9月7日凌晨5點左右,蘇享茂結束了自己的生命。

為何索要一千萬:

這是雙方協商好的

最終收到了660萬

“網上傳言說翟欣欣是騙婚集團,這肯定是沒有的。翟欣欣出生於高級知識分子家庭,從小性格也比較活潑外向,而蘇享茂性格內向。”知情人表示,這也為兩人後來的婚姻生活出現矛盾埋下了伏筆。“蘇享茂帶翟欣欣回了福建老家,但是蘇享茂卻沒有跟翟欣欣回老家,是後來翟欣欣父母來見的他們,而那次見面,蘇享茂幾乎不說話,後來還跑去房間里睡覺。翟欣欣的表弟也見過蘇享茂,後來表弟回憶,那次見面中,蘇享茂一句話也沒有講過。”

對於翟欣欣向蘇享茂索要一千萬離婚賠償一事,知情人回應:“翟欣欣當時想著,自己已經是離過兩次婚的人了,不想再婚,所以提出要一千萬拿回去和父母生活、養老,這一千萬是在離婚協議中寫好的,是雙方共同達成協議的,所以事後翟欣欣才索要這筆錢,最終她收到了660萬。”

▲蘇享茂和翟欣欣的離婚協議書,裡面有一項為:男方自願一次性補償女方現金壹仟萬元圖據蘇享茂微博

第一段婚姻:

為朋友義氣扯結婚證

“是翟欣欣最後悔的”

此前,紅星新聞曾經採訪過一位知情人,對方稱翟欣欣在讀研究生期間有過一次短暫婚姻,並證實那次婚姻結束後,第一任前夫向翟欣欣支付了20萬元。

這位知情人也再次向紅星新聞證實了這段婚姻,但他解釋說:“那次扯(結婚)證,沒有實際辦。”按照知情人的說法,翟欣欣在讀研究生期間和一位男同學關係很好,那位男同學的女友和其分手後,男同學向翟欣欣提出“我倆結婚,氣氣她”,翟欣欣出於義氣,就與那位男同學扯了結婚證,“這也成了翟欣欣最後悔和最痛苦的傷疤。”當記者質疑,既然是出於朋友義氣,那為何離婚時男方向女方支付了20萬時,知情人回應:“人家一個研二的大姑娘,和他結婚了又離婚了呀。”

知情人還表示,那段婚姻,翟欣欣的父母是直到現在才知道的。對於知情人士的說法是否準確,紅星新聞嘗試聯繫翟欣欣第一段婚姻的前夫,但截至發稿前,其前夫並未回復。

▲翟欣欣圖據網路

在婚戀網站隱瞞婚史?

知情人稱並非刻意隱瞞

註冊網站時,婚姻狀況沒有聯網更新

蘇享茂在遺書中提到,翟欣欣對自己隱瞞了婚史。知情人回應:“她第一次離異後,當時戶口本上的信息,沒有和民政局的信息聯網更新,所以註冊世紀佳緣的時候,她的身份就是未婚。”該知情人還表示,在成為世紀佳緣VIP會員期間,翟欣欣一共向世紀佳緣網站繳納會費共計兩萬元左右。

對於以上說法,記者登陸世紀佳緣網站進行操作核對。在會員註冊首頁記者看到,新會員在註冊時,都需要自行選擇婚姻狀況,在“婚姻狀況”一欄里,分別設有“未婚、離婚和喪偶”三個選項,供用戶在註冊時自行選擇。

隨後,紅星新聞向世紀佳緣進一步核實情況。世紀佳緣網站公關部的工作人員表示,世紀佳緣的會員服務分為線上和線下兩種,翟欣欣辦理的是線下一對一紅娘業務,“就是她拿著身份證和戶口本來註冊會員,然後填寫一份有個人婚姻狀況等信息的表格,填完之後,還需要簽署一份保證書,以保證自己填寫信息的真實性。”該工作人員強調,在線下一對一會員註冊時所填寫的個人信息中,有“婚姻狀況”這一選項,其中分別設有“未婚、離婚和喪偶”三個選項,供用戶在註冊時根據真實情況自行選擇。

辭職做專職禮儀?

一年只去過一兩次

很多都是幫朋友忙

記者曾通過調查發現,研究生畢業後,翟欣欣曾在北京某工程質量檢測所工作。據該單位的員工透露,翟欣欣在該單位工作大約一年後離開,同事談起她時表示:“工作還是挺認真的,比較低調。”當詢問翟欣欣上班時是否開名車時,該同事表示:“她當時應該沒有開車上過班。”

曾有從事禮儀模特經紀的公司稱,翟欣欣在與蘇享茂結婚前,還在面試禮儀模特。有網友猜測,翟欣欣辭去了原先那份穩定而體面的工作,做起了看似並不那麼穩定的禮儀模特工作。對此,知情人回應稱:“她並沒有辭職,她辦理的是停薪留職。”根據知情人的說法,翟欣欣在大學期間,因為出眾的外貌經常擔任學校的禮儀小姐,一來二去認識了不少做禮儀模特經紀人的朋友。工作之後,有需要禮儀小姐的活動,這些經紀人朋友也會向翟欣欣發來邀請,“據欣欣說一年只去過一兩次,很多都是幫朋友的忙。”

隨後,紅星新聞與翟欣欣的原單位取得聯繫,想核實翟欣欣是否辦理過停薪留職一事,該單位一位接聽電話的工作人員稱“不太清楚”。

記者獨家對話知情人

翟欣欣是否威脅敲詐蘇享茂?

“欣欣提出補償,蘇之前承諾願意補償”

紅星新聞:為何此前翟欣欣方面一直不發聲?

知情人:死者為大,希望給予足夠的尊重。

紅星新聞:蘇享茂和翟欣欣離婚最主要的原因是什麼?

知情人:她婚後才知道男方做的這個生意,翟欣欣不想參與法律灰色地帶的生意。

紅星新聞:翟欣欣是否刻意向世紀佳緣紅娘隱瞞婚史?

知情人:沒有。

紅星新聞:翟欣欣到底有幾次婚姻?

知情人:包括蘇享茂,一共兩次。第一次是2011年1月17日在學校期間在海淀區民政局婚姻登記處登記。北京民政局系統里記錄著具體的結婚時間和雙方姓名,第二次結婚時要拿著上一次結婚的離婚協議去民政局辦理。當時欣欣考慮到涉嫌他人隱私,所以給對方化名李鐵軍,實際對方真實姓名為劉某。

紅星新聞:蘇享茂遺書中提到的為翟欣欣購買了別墅、豪車、鑽戒等總金額1300多萬,是否屬實?

知情人:我們這邊統計的是1100多萬,差別不大。這是戀愛期間的正常花銷,花了就是花了,我們也沒有要掩蓋。

紅星新聞:位於北京的揚州水鄉三層獨棟別墅,到底是誰買的?

知情人:是翟欣欣的父母於2011年或2012年左右購買的。

紅星新聞:翟欣欣為什麼離開原單位?

知情人:據欣欣說當時去上了金融培訓班,學習去了。

紅星新聞:為什麼翟欣欣在微信里反覆稱要“舉報”蘇享茂,並索要一千萬,是否在威脅敲詐?

知情人:無數家庭因網路電話向犯罪分子提供“空子”詐騙巨額財產。其實蘇也向欣欣提出離婚,並說自己當時結婚沒經過慎重考慮,他說他在北京有兩套房產,老家一套房產,每年公司收入一千多萬,男人離了婚照樣可以找更好的。欣欣考慮到父母和自己的名聲,提出要點補償,蘇也在之前的承諾書里承諾願意補償欣欣。當欣欣提出精神損失費時,蘇沒有還價,而且半個月之後又去做了公證。

▲翟欣欣和蘇享茂之前的微信聊天記錄圖據蘇享茂微博

對於知情人士的相關說法,紅星新聞嘗試聯繫蘇享茂的家人,截至發稿時,未能得到回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阿波羅網秦瑞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