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鮮事 > 奇聞趣事 > 正文

穿越26國!江蘇父親開車送女兒到美國上大學

兒行千里母擔憂,大學新生報到牽動著父母的心,不少新生入學,家中老小齊上陣。不過,像這位父親送女兒入學的倒也十分罕見:驅車108天,行程3萬公里,穿越了26個國家,江蘇人黃海濤開車把剛成為大一新生的女兒從南京送往美國西雅圖大學,完成了這一場“瘋狂的旅行”。這場旅行,讓女兒用腳步丈量這個世界,與不同膚色的人面對面交流,而這些特殊的經歷,讓世界對於女兒來說不再是枯燥的文字,而是閃現在腦海里的一個個鮮活的,回味悠長的故事……

【從南京到西雅圖】

一諾千金

4年前與女兒約定,

考上美國大學,就開車去報到

6年前,黃海濤辭去小學美術老師的工作,之後他多次自駕出遊,帶著妻子、女兒、外甥女,驅車300天環遊中國、環遊歐亞大陸、北極探險。而這一次的南京到西雅圖之行,可以說是黃海濤和女兒人生中最重要的一次自駕游。

說起這次“瘋狂的旅行”,黃海濤告訴記者:“這個想法其實在2013年就有了,而且考慮得很成熟了。女兒初三時休學了一年,和我一起自駕了歐亞大陸北極之旅,回來後就有個約定,要是她能自己考上美國大學的話,老爸就開車送她去美國。”

【沿途的風景】

令人高興的是,黃海濤的女兒黃歆軼今年真的收到了美國西雅圖大學社會學專業的錄取通知書。興奮之餘,黃海濤決定遵守諾言,開車橫穿歐亞大陸,親自將女兒送到西雅圖。

說起女兒,黃海濤有些動情:“毛毛(黃歆軼小名)就要上大學了,以後再沒有這麼長時間跟老爸在一起了。從父親的角度講,很不舍,但她有自己的人生,我只能盡己所能給她一次不一樣的體驗,送她走上屬於自己的人生之路。”

準備工作

提前很長時間做準備,

駕照、簽證、物品和攻略都考慮到

從2017年初開始,黃海濤就著手準備各種手續,不過由於是駕車出去,而且路程特別長,很多瑣事直到出發前兩天才完成。

【出國需要的各種證件】

“我們跨國自駕會提前很長時間做準備,包括簽證、攻略等問題,並且計劃好去哪些國家,走哪條線路,”黃海濤說,“為了保證安全,我們出發前做了很多功課,凡是經過的國家,我都聯繫了當地華僑和領事館,如果有什麼事可以及時聯繫。”

出國旅遊的人越來越多,對於在國外如何自駕,很多人比較關心。中國駕照在一些國家可以直接使用,還有一些國家要求做公證等手續。黃海濤說,他帶的就是中國駕照,不過為了安全第一,做了公證和翻譯認證。“社會上還流傳著很多‘國際駕照’的傳說,其實都是假的,沒有所謂‘國際駕照’,只有駕照公證件和翻譯件。”他們這次路經的國家比較多,簽證很重要,都是提前在國內辦好的。

車輛維修也是問題,萬一在人煙稀少的地方拋錨,可是個大麻煩,不過這方面黃海濤比較有經驗。“車輛沿路的保養主要是我自己做,因為在國外保養的話,花費太貴了。”黃海濤說,“後來車子運美國以後,我才請人家做了一次保養,1200美元。”

【黃海濤的工具箱】

親臨別斯蘭

女兒為無辜喪生的兒童落淚

黃海濤和女兒從南京向北出發,6月1日首先進入俄羅斯。俄羅斯不愧為全球陸地面積最大的國家,黃海濤經過了20多天自駕才穿越整個俄羅斯國境。等真正進入歐洲大陸時已經接近7月份。

5年前黃海濤到俄羅斯自駕過一次,今年再來,他發現俄羅斯的路況比以前好了許多。然而行駛在寬闊的公路上,人煙稀少更加覺得空曠、寂寥。黃海濤由衷地感慨,“不到新疆不知道中國有多大,到了俄羅斯,才知道世界有多大。”

在黃海濤的計劃中,車臣是一個重要目的地。這個2009年才結束戰爭、處在百廢待興狀態的俄羅斯聯邦共和國充滿神秘感,讓人神往。不過提到車臣,大多數中國人聯想到的都是恐怖襲擊和戰爭,他們沒去之前也很忐忑。

“快到車臣時,我們考慮了很多。後來我們在離車臣還有500公里的時候,就認真考慮去還是不去,”黃海濤說,“我們聯繫了一些華僑和當地人,他們說現在車臣非常好,非常安全。我們經過考量以後,確信安全上沒有問題,於是就去了。到車臣以後,的確感覺那裡非常非常漂亮,也非常安全。”

父女倆黃皮膚、黑頭髮,在格羅茲尼街頭溜達時,如同明星一樣,經常遭到圍觀,熱情的車臣人總拉著他們一起合影。當得知他們來自中國時,非常興奮。

父女倆徒步走遍了整個格羅茲尼,舉目所見皆為全新的建築,很難找到當年戰爭留下的創傷。

俄羅斯的最後一站是別斯蘭,它是北奧塞梯共和國的一個小城市。2004年9月1日,車臣恐怖分子在別斯蘭市第一中學劫持學生、教師和家長作為人質,導致360多名無辜者喪生,其中大多數是兒童。

他們按照收藏的照片,在小鎮上轉了幾圈,就是找不到那座廢棄的學校,問了當地人,才在一條坑坑窪窪的路邊找到了那所學校。廢棄的教室外擺著花圈,有些凄涼。走進學校體育館的一剎那,他們驚呆了,牆上掛滿了遇難者的照片,最小的孩子才9歲,一雙雙天真無邪的眼睛無法直視,悲傷頓時籠罩全身。

【女兒看到牆上的照片禁不住流下眼淚】

以前他們父女只是從新聞上知道別斯蘭慘案,但是親臨現場之後,才發現是那麼震撼。“當時我女兒看到那些跟她同齡甚至比她小的遇難孩子的照片,眼淚情不自禁流了下來。你到現場看的話,非常非常恐怖。”

鬧出不少笑話

父女倆經常被人當成夫妻倆

離開別斯蘭,黃海濤父女進入斯大林的故鄉——喬治亞,之後又經過土耳其、保加利亞、希臘、阿爾巴尼亞、馬其頓、科索沃、黑山、克羅埃西亞、波黑、斯洛維尼亞、奧地利、瑞士等國家。

【沿途的風景】

在瑞士休整2天後,父女倆去了法國、德國、荷蘭、盧森堡、比利時等國,然後從加來港乘坐英吉利海峽隧道火車進入英國。

8月2日,父女倆抵達英國海港城市南安普頓,在那裡辦理車輛託運到美國的手續,然後飛到美國。

快到土耳其的時候,黃海濤收到了中國領事館發來的簡訊,說近期土耳其發生恐怖襲擊,要提高警惕。不過到了土耳其以後,並沒有遇到安全方面的問題。土耳其人民特別熱情,看到他們兩個亞洲人,又是送肉,又是送水果,還被當地人拉到家裡去吃飯。

【父女倆的乾糧】

一路上遇到的搞笑事情也不少,很多人誤會他們父女是夫妻,特別是在旅館開房間的時候。“當我告訴他們,我們是父女倆,他們就驚呆了,天吶,這是你女兒?這是你父親?我感覺這個事情特別有趣。”

婉拒學校歡迎

靜下心來學習才是最主要的

他們到了美國之後,車輛卻一直沒有運到,直到9月初才收到美國海運公司發來的郵件,通知到美國紐瓦克港提車。由於車輛問題耽擱了很多時間,爺倆只能走馬觀花般地看了看紐約、波士頓、華盛頓等幾個城市。當然,他們也沒忘記這次旅行的目的,儘可能多地走訪各國大學。在到達終點站之前,他們還是走訪了哈佛、耶魯、哥倫比亞大學等美國的知名高校。

拿到車以後,他們從芝加哥出發,走66號公路橫穿美國到達洛杉磯,然後走1號公路一路往北抵達西雅圖,全程大約5000公里,他們還是按時抵達了終點。

9月11日,他們到達西雅圖大學,當時學校正在舉辦活動迎接國際生到校,由於美國的報紙和電台都曾報道過他們的“瘋狂旅程”,西雅圖大學也已經知道,並且想為他們特別辦一場歡迎儀式,不過被黃海濤婉拒了。“學校知道以後,準備搞一些歡迎活動,不過我們回絕了,因為孩子過來是讀書的,靜下心來學習才是最主要的。”

說起這一決定,他言語中流露出了一絲失落感:“這一百多天,一路走來,女兒時常說走的路越多,越覺得自己知識的淺薄,學習的重要。”黃海濤認為,這次旅行算是女兒上大學的第一堂課,當女兒用腳步去丈量這個世界,當她與不同膚色的人面對面交流時,這個世界在她的面前就不再是枯燥的文字,這些閱歷更將使她受益終身。

“外面的世界其實要親眼看了才能知道,沒去過那裡,你真的不知這個世界是什麼樣子的,”黃海濤說,“此行,我和女兒明顯感受到了中國國際地位的提升,無論是從各國辦理簽證的速度還是世界各地對中國人的態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揚子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奇聞趣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