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維健:西方社會裡中共諜影重重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陳維健:西方社會裡中共諜影重重

——原題:中共明目張胆滲透西方政壇

“九一三”這是一個特殊的日子,林彪爆炸時日,46年過去了已沒有多少人記得這個日子,但在南太平洋的一個島國紐西蘭卻爆出了一起驚天新聞。紐西蘭的執政黨國家黨要員,楊健先生被曝光為中共培養的軍事情報人員。他在中國兩個著名的軍事間諜學校執教十年。紐西蘭情報部對他已調查三年之久。一時,全球的焦點集中到了紐西蘭這個小國。

紐西蘭在西方民主社會是一個小國,卻是“五眼”情報聯盟之國,時常扮演著至關重要的角色,中共對西方政壇的滲透自然不會放過這個國家,中共把紐西蘭當作西方國家的突破口,幾年下來已經取得了非凡的業績,紐西蘭成為西方國家關係與中國最為緊密,最為友好的國家。早在九七年紐西蘭率先在西方國家中就中國加入世貿組織,雙邊市場准入問題達成協議。紐西蘭成為中共打開西方社會的豁口。2016年紐西蘭又成為西方國家中首個與中國達成貿易升級的國家。在此之下,中共對紐西蘭從經濟,文化到政治進行全面的滲透控制,紐西蘭幾成中國的附庸,特別是國家黨執政的幾年。楊健先生在黨內呼風喚雨,在華人社區以國家黨議員的身份代中共發號施令,其權威與作用到了連中國使領館都望塵莫及的地步。

楊健是中共兩個著名軍隊間諜學校的教官,而後進入南大與霍布斯金大學共同成立的中美交流中心學習。這個交流中心的中方學生畢業後,都成了中國間諜幹部。楊健從這裡出去後,有一段89至94的歷史空當,94年拿了獎學金到坎培拉大學學習,99年到奧克蘭大學任教,此時他已被包裝為學者,在2011年進入國家黨成為議員至今。

紐西蘭議員除獨立選區議員外,主要是黨內排名議員,楊健一進入國家黨就成為黨內排名33的幹部,國家黨作為執政黨其議席在40幾位以上,排名33意味著篤定成為議員。黨內的排名一般是根據黨員為黨所作出的貢獻來確定的,而這個剛剛進入黨的門坎,還未有尺寸之功的華裔黨員是如何坐到這個位置,大概讀者心中已明白了幾分。在成為議員後楊健一路飈升,成為主管外交,國防以及貿易的官員,幾次陪同總理前往中國訪問,受到習近平的高度讚揚。

紐西蘭作為民主國家,政黨對其成員是不搞政審的,即使是外裔也是一視同仁,個人的履歷你說什麼就是什麼。楊健在入籍與加入國家黨時沒有交待他在中國的背景,他給出的理由是,出國時部隊有規定不許用部隊的名字,只能用夥伴學校之名。這已說明了楊健的特殊身份是黨國機密不能曝露的。他說在成為議員後,如果有人問我,我就會公開自己的學校,這是事實,在平時非正式的談天中,吹吹過去的身份實是人之常情,當然也表明楊健先生已經把紐西蘭當作中國的後院,不忌諱自己的身份,有恃無恐,肆無忌憚了。

楊健先生雖然沒有向政府向黨講清他的身份,但黨內領導似乎也不在乎他的身份,也知道他的身分,否則國防事務如何交給他去負責,難道不是他的軍隊履歷嗎。就在楊健身份被曝光前的不久,今年4月18楊健在“紐西蘭中國戰友聯合總會”致辭,掛八一紅旗,穿軍裝,唱軍歌,並宣布支部建在連上,建立黨支部,任命指導員。解放軍,共產黨正式登陸紐西蘭了。楊健如此明目張胆地參加主持這一活動,不得不引起紐西蘭安全部門的高度警惕。

中共對紐西蘭的滲透計劃,紐西蘭的政客多半是半推半就,或是投懷送抱。他們通過楊健這樣的議員從中國得到大量的好處,當然中共的好處從來不是白給的,必然要付出代價,什麼代價呢?這就是西方的民主自由價值,對西方的許多政客來說,精神價值可以換為實實在在的經濟利益何樂而不為,一本萬利,“利國利民”的生意。顯然中共通過楊健,政客也通過楊健做到了。

紐西蘭對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是一個傳統上友好的國家,但現在這一情況正在發生變化。楊健在其中起的作用不可小覷。對於達賴喇嘛訪問紐西蘭一事,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我會向國家黨如實地反映情況,分析可能產生的後果,同時提出建議。雖然沒有提到產生什麼樣的後果,提出什麼樣的建議,但我們可以想像不外恐嚇加拒絕的建議。楊還組織了舊西藏農奴制的圖片展,以及新西藏圖片展,以此誤導紐西蘭對西藏的觀感。至使最近幾年達賴喇嘛訪問紐西蘭都沒有得到落實。僅此一個西藏部分,就可以看到楊健扮演了什麼角色,即使他不是間諜,實際起到的作用已經超過了傳統意義上間諜的作用。

楊健在他的國內背景被爆後,他指這些人是因為他的華裔身份而被抹黑。企圖以種族問題來矇混過關,又說有人要抹黑國家黨來抹黑我,這是把黨作為他的擋箭牌。紐西蘭國家安全部是代表國家利益的,是跨黨派,跨族群的,他的背景,他的行為早就在安全部的視線之中,正式調查也有三年的時間。雖然國家黨為了黨的利益在庇護他,但在民主國家,國家的利益高於黨的利益。國家黨對楊健的庇護,只能說明這個黨本身已被中共拖下了水。

楊健的事不是孤立的,是中共向西方政壇滲透,安排代理人的一部分。華盛頓國際戰略中心的約翰遜表示;中國最近幾年一直在積極地,在西方國家的政治體系基層安置和結交人員,並幫助他們獲得有影響力的位置。紐西蘭的鄰國澳洲,一位華裔議員王振亞就向主流媒體表示;中國政府“六四”鎮壓是做了正確的事,試圖改變西方社會對“六四”屠殺的認知。王振亞要改變西方社會對六四屠殺的認知,楊健要改變西方社會對中共迫害藏人的認知,如出一轍,並非巧合,都是中共計劃的一部分。

中共對西方政壇的滲透已到了觸目驚心的程度,好在終於有了認識,亡羊補牢,為時不晚。西方國家的安全部以國家的利益開始行動了!清除的不僅僅是中國的間諜,也清除那些被中共滲透的政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莉亞 來源:北京之春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