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歐洲的淪陷 穆斯林的秘密武器:女人子宮

女人的子宮是穆斯林征服世界絕對的大殺器,勝過任何核生化武器。信奉真主的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曾宣稱:「已有很多跡象顯示,真主將引領伊斯蘭在歐洲獲得勝利——不是用刀,也不是用槍,也不用征伐;在未來幾十年,五千萬穆斯林進入歐洲,會把它變成伊斯蘭的洲際大陸。」本文摘自天涯社區,作者荷池風,原題為《歐洲的淪陷:穆斯林用女人的子宮征服世界》。

2015年9月15日,一批難民在匈牙利邊境

女人的子宮是穆斯林征服世界絕對的大殺器,勝過任何核生化武器。信奉真主的利比亞獨裁者卡扎菲曾宣稱:“已有很多跡象顯示,真主將引領伊斯蘭在歐洲獲得勝利——不是用刀,也不是用槍,也不用征伐;在未來幾十年,五千萬穆斯林進入歐洲,會把它變成伊斯蘭的洲際大陸。”

伊斯蘭教最初其實在中東也只是很小一塊地方信奉,但是由於他們有強烈的排他性和傳播意識,結果慢慢佔據了幾乎整個中東,吞噬了古巴比倫文化。然後擴展到北部非洲,整個消滅了古埃及的文化,接著繼續擴展到歐洲,亞洲其它地方。

西方早晚會被穆斯林搞死。對於社會的進步,科技的發展,他們是沒有一點正面貢獻的。相反,他們的繁殖速度,是相當驚人的,而在歐洲這種高福利的地方,孩子多就意味著你可以從政府領導更多的撫養費,於是他們拿著別人的納稅,心安理得的偷竊,搶劫,甚至殺人。最後歸結的理由就是,我們有宗教信仰。

荷蘭篇:

阿姆斯特丹和鹿特丹三分之一的人口如今是外國裔。

2012年11月2日﹐在荷蘭發生了一個意外的事件﹐使歐洲人感到震驚﹐他們好像突然覺醒。歐洲著名畫家的孫子西奧·梵高是一位著名的電影導演﹐出生在書香門第﹐因為對穆斯林的生活方式非常不滿﹐製作了一部紀錄片電影《屈服》。電影中彙集了許多穆斯林國家婦女不自由的落後畫面﹐並且借用電影中的角色謾罵伊斯蘭是人類的文化“垃圾”。導演梵高在這部本來應當是具有客觀學術性的紀錄片中﹐表現了個人過份的情緒﹐例如他在一個裸體婦女的肉體上顯現《古蘭經》的經文﹐這個舉動也許對於其它宗教不算過份﹐可以被容忍﹐但對於穆斯林絕對不可能寬容。

電影播放後﹐激起了穆斯林的廣泛憤怒。11月2日﹐兩名年青的槍手在商場附近打死了電影導演梵高。

更可悲的是事情處理的結局:殺害梵高的凶手對兩位議員發出死亡威脅,令當局驚恐萬狀。當局自認為無力保護他們,只好把其中一位女議員送到美國去了6個月,把另一個議員送進牢房一段時間!也就是說,在荷蘭的土地上,梵高的孫子被白殺,自己的議員都要去坐牢,就是因為穆斯林覺得他們的主受到了侮辱。

在梵高遇害周年日前幾天,他的好友嘆息道:“恐怖分子贏了。他們殺害言論自由的領袖人物梵高,比引爆幾列火車還要有效。如今沒有一個幽默家再敢對古蘭經開一句玩笑。然而,放棄一點點言論自由,就等於放棄了整個民主。

英國篇:

根據英國一項全國性調查,26%的穆斯林表示,無論如何他們也不會忠於英國;40%支持用伊斯蘭宗教法代替英國的法律;13%支持蓋達恐怖活動。在有些英國城鎮,穆斯林甚至討論建立“伊斯蘭議會”,為將來在英國境內建立“穆斯林省”做準備。英國的紅十字會甚至把聖誕樹等標誌從他們辦的“慈善中心”拿掉,怕冒犯當地的穆斯林。英國穆斯林要求取消大屠殺紀念日,因為這個紀念日只紀念被屠殺的猶太人,而不紀念被以色列屠殺的巴勒斯坦人。

極端分子甚至放話說早晚要用民主手段在唐寧街10號懸掛伊斯蘭旗幟。其實現在英國已經不知道該掛什麼旗了。2005年英國監獄已經禁止懸掛英國國旗,國旗可能會令穆斯林聯想到十字軍。駕照與車輛註冊局,以及Heathrow機場,也都禁止懸掛國旗。恐怖分子如果只是爆炸建築物和交通設施的話不可怕,最可怕的是讓你一點一點感覺不舒服,然後慢慢妥協。

另:英國現在新生兒的最常見姓是:穆罕穆德

法國篇:

所有的西歐國家都面臨著同樣穆斯林人口劇增的問題﹐如法國﹑英國﹑德國﹑荷蘭﹑比利時﹑瑞士﹑西班牙﹑瑞典﹑丹麥等﹐法國最感到棘手。法國穆斯林人口25年後過半數,極有可能變成伊斯蘭帝國。

六十年代的法國是安全的,但隨著穆斯林移民的湧入,犯罪率直線上升。據“國家統計研究所”(INS)的數字,1960年法國犯罪率是12%,到2000年時增長70%;警方說,法國境內的60%罪犯,90%以上的犯罪活動主謀,都是(穆斯林)移民。

法國曾經是北非伊斯蘭國家的主要殖民主義宗主國﹐為法國對外開拓﹑佔有和掠奪這些古老的國家而驕傲。法國的殖民主義政策與其它歐洲國家有所不同﹐不許可那裡人民高度自治﹐而實行全面法國化改造﹐強制他們學習法語﹐社會制度法國化﹐甚至把一些殖民地看作是法國領土的一部分﹐稱為“海外省”﹐把以法國為中心的所有海外殖民地稱為“法語世界”﹐以維護永固的殖民制度﹐成為一個世界霸權。二戰之後﹐反殖民主義浪潮高漲﹐法國被迫允許他們名義上獲得獨立﹐但仍舊維持不平等的經濟關係﹐並且引進廉價勞動力。這些會說法語的北非穆斯林大量湧入法國本土﹐半個世紀來﹐法國的穆斯林人口增加了五十倍﹐如今超過六百萬。

令法國當局和殖民主義學者們感到意外的是﹐這些穆斯林願意學習法語﹐在法國讀書工作掙法郎﹐但不願意放棄伊斯蘭﹐不接受法國的西方世俗文化﹐嚴格保持穆斯林的生活方式和伊斯蘭特徵。他們雖然脫去了阿拉伯大袍﹐穿牛仔褲﹐說標準的法語﹐但伊斯蘭的思想沒有被改造﹐成為地道的法國穆斯林。根據學者們的政治設計和規劃﹐進入法國的移民不承認他們的宗教信仰﹐所以在歷來的人口普查中﹐沒有“宗教”這個項目﹐他們以為不給他們信仰的地位﹐以後就自然消融不存在了﹐都接受了法國的“美好自由的生活”。社會學研究和人口統計學的專家們發現﹐不承認他們的信仰是掩耳盜鈴﹐潛伏危險﹐例如生活在法國的穆斯林人群中﹐25歲的年輕人佔三分之一﹐他們堅持是穆斯林﹐信仰伊斯蘭﹐不接受西方生活方式的改造﹐以伊斯蘭的傳統體制組織活動。法國愛貓撲,愛生活曾經鼓勵過穆斯林與法國人通婚﹐來消化穆斯林﹐結果發現世界各地來的穆斯林都遵守伊斯蘭的婚姻法制﹐以要求對方歸信伊斯蘭為結婚條件﹐所以凡是與穆斯林結婚的法國女子或男孩都變成了新穆斯林﹐更加增加了穆斯林的人口。專家警告說﹕這是一個可怕的趨勢﹐因為根據計算﹐這樣下去﹐再過25年﹐法國的穆斯林人口將超過半數﹐法國的西方文明將無法維持﹐到那時﹐按照大多數人口的選舉民主﹐他們可能宣布﹐法國是一個伊斯蘭國家。

穆斯林人口迅速增長的趨勢在大部份西歐國家是普遍現象﹐許多國家都在努力控制穆斯林的組織和社會團體﹐但伊斯蘭的教義有充份抵制外來文化改造的固有潛力﹐使大多數設想和規劃都化為泡影。法國和歐洲其它國家的穆斯林﹐普遍的思想是﹐他們是“生活在異教徒國家的穆斯林”﹐不但不接受社會融入﹐而且決心用伊斯蘭改造西方社會。

當前這些前法國殖民地的穆斯林移民們﹐他們進入法國是為了就業﹑安家﹑定居﹐在法國生兒育女﹐建立穩固的穆斯林社會﹐絕不會放棄伊斯蘭信仰和文化。戰後有兩千萬穆斯林遷移到西歐國家﹐他們來尋求美好的生活﹐也承擔著傳播伊斯蘭的神聖使命﹐因此﹐希望用西方的生活方式改造穆斯林﹐純屬痴心妄想。

基督教的歐洲人的生育率在西方世俗生活方式下越來越低,現在只有1.6,遠低於維持人口數量所需的2.3,而由於歐洲穆斯林的生育率遠高於信仰基督教的歐洲人,因此,整個歐洲可以預見的結局是最終伊斯蘭化。問題是如果將來歐洲真的伊斯蘭化,那世界將如何?是否會最終也將全面伊斯蘭化?恐懼…

德國篇:

默克爾稱德國建立戰後多元文化社會的努力徹底失敗:

國際在線專稿:據英國《每日郵報》報道,德國總理默克爾表示,德國試圖建立一個戰後的多元化社會的努力“徹底失敗了”。

默克爾在波茨坦舉行的一次集會上發表演說,這被認為是一次具有里程碑意義的講話,她表示希望打破來自不同背景的人在德國和當地人和諧共處的隔閡,但是這個努力徹底失敗了。據統計,目前大約有700萬外國人居住在德國,其中430萬是穆斯林,並建有超過3000座清真寺。

默克爾表示:“所謂‘多元文化主義(multikulti)’的概念,即‘我們一起快快樂樂地生活’。但這一想法已經行不通了。”但默克爾同時強調,伊斯蘭社區是德國的一部分,穆斯林移民需要學習德語,努力融入德國社會。而僅僅幾天前有一項民調顯示,三分之一的德國人希望定居德國的外國人回國,認為他們除了用欺騙方式獲得更多的移民福利,什麼好處也不能為德國帶來。

儘管不少人認為移民增加了社會體系負擔,但默克爾稱德國需要海外專家來維持經濟發展。德國共商總會會長德里夫特曼表示,目前德國急需40萬名工程師和合格勞工。

之前德國央行德意志聯邦銀行的董事薩拉辛在一本名為《德國的自我毀滅》的書中稱,400萬穆斯林湧入德國,德國整體識字率和數學能力都“大幅下降”,德國正逐漸變成一個“笨蛋國家”。隨後一項民調顯示,有五分之一的人表示,如果薩拉辛要組建一個自己的黨派,那麼他們將會支持這個黨派。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天涯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