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杭州二胎媽媽月子中猝死 去世前10天曾哭著向丈夫求救

二胎媽媽邵青32歲,老家安徽,02年來杭打工,經人介紹認識了杭州城鄉結合部的孫某,07年登記結婚,次年生下一女。

今年5月,邵青剖腹產下二女兒,五天後出院,醫院的住院病歷顯示,無過往病史,出院時身體狀況良好。

6月4日,出院後15天,還在坐月子的邵青卻因“突發心跳呼吸驟停30分鐘”突然去世。

9月14日下午2點30分,邵青父母委託律師就邵青的生命權糾紛問題,將女婿孫某告上法庭,要求孫某賠償死亡賠償金、扶養人生活費、精神損害撫慰金等共計80餘萬,並要求依法分割邵青名下遺產。

女兒突然過世,白髮人送黑髮人固然萬分悲痛,但究竟是什麼原因導致兩家最終對簿公堂?

去世前10天,邵青曾哭著向丈夫求救

“心臟都快疼死了!”

14日下午2點10分,邵青父母提前到了西湖法院,邵父靠著椅背,一言不發;不一會兒,被告孫某也來了,雙方都委託了代理律師。

原告律師首先陳述事實,在又一次聽到女兒去世的經過時,邵母捂住嘴忍著沒哭出聲,坐在被告席的丈夫孫某也是面色凝重。

這樁官司起源於邵青的手機。

6月6日,邵青去世第三天,邵母從她手機選遺照時,發現了邵青在懷孕期間的備忘錄,以及坐月子期間與丈夫孫某的微信聊天記錄。

2017年1月,記載內容:每次小小的要求換來無盡的嘲諷、責備,你天天把你有病吧,神經病吧掛在嘴邊,沒病都被你說出病了,我已經快抑鬱了。

2017年5月26日晚,微信語音對話內容:“你回來了沒?我心臟難受,喘不過氣來”,“在外面有事”。

2017年5月21日,邵青微信朋友圈狀態:“煩躁,鬱悶,抑鬱了”

2017年5月26日,邵青微信朋友圈狀態:“胸悶氣短,喘不上來氣了”。

(原告律師在庭上出示了邵青手機備忘錄及微信聊天記錄的部分內容)

手機里的這些內容,讓邵青父母認為,女兒的婚姻並不如表面所見的美滿,恰恰相反,他們認為正是女婿孫某對女兒的長期冷落和言語攻擊,才會讓女兒長期處於精神抑鬱的狀態,並導致心臟猝死!

邵母在女兒產前就來杭州陪伴待產,伺候月子。6月4日當天,邵母因膝蓋疼痛外出針灸,並未在場。“4日中午正要扎針時,我接到大外孫女的電話,說媽媽不舒服,我就馬上打車回去了,120在我後面才到,我到的時候,她人已經不行了,瞳孔都放大了。”

後經120送至附近醫院,經搶救無效,於當日下午14:06宣告死亡。

女兒突然離世,邵母報了警,但隨後在派出所筆錄過程中,邵母未申請對邵青死因進行司法鑒定。“我當時就讓他(孫某)發誓,這事情跟他有沒有關係,他說沒有,我信他了,另外我也不想女兒去了還要受折騰……”

我和她感情一直很好

不然怎麼會生二胎!

邵青懷上二胎後就辭了工作在家養胎,家裡開銷基本都是靠孫某一人支撐,面對丈母娘聲淚俱下的斥責,孫某覺得很冤枉,“結婚十年了,我們夫妻感情一直很好,每年520我都給她發紅包,給她買禮物,感情不好我們怎麼可能會要二胎?”

孫某說,去年暑假一家三口還去了泰國旅行,旅行結束後,邵青懷孕了,全家人都高高興興為迎接第二個孩子做著準備。

法官當庭播放了邵青手機中的微信語音,

2017年5月26日19:18

邵青哭著發語音給老公孫某:“你回來了沒?我心臟難受,喘不過氣”

孫某文字回復:“在外面有點事”

邵青文字:“你早點回來,我的心臟難受死了”

2017年5月27日00:00

邵青再次哭訴:“我的心臟都快疼死了,你還有心情在外面吃飯,我死活你管不管了,你絕對又出去找小姐了,家裡個病人你不管,自己跑出去花天酒地的,有意思嗎?”

但據孫某自己說,5月26日,他因為工作上的事情一直在和朋友商量,一直到凌晨兩點多才結束,期間喝了些酒,但絕對不是像老婆所想的在外面花天酒地。“我當時打電話問過她身體怎麼樣,她說還好,回家之後我還燒了夜宵給她吃,考慮到她還在坐月子,時間也比較晚了,再加上她自己說沒什麼問題,我們就沒有去醫院……”孫某怔了怔,小聲說了句,“這太突然了……”

一邊是丈母娘認為,女婿的疏忽怠慢使女兒錯失了救治機會,釀成悲劇;一邊是丈夫堅持自己跟老婆的婚姻一直恩愛有加,雙方各執一詞,法院沒有當庭宣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都市快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