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國際娛樂 > 正文

71歲的她 穿著逛街的行頭拎走了威尼斯最佳女主角

凌晨五點飛機落地,第74屆威尼斯電影節的獲獎名單也剛剛出爐。《水形物語》和《狐舞步》眾望所歸,新人導演澤維爾·勒格朗的《傾盡所有》算是爆了個冷門。最佳女主角的競爭最慘烈,候選者中光是奧斯卡影后就有三位。但最終結果深得我心,71歲的夏洛特·蘭普林(Charlotte Rampling)擊敗了如日中天的大表姐詹妮弗·勞倫斯領先的影后團,拿下了當晚的最佳女主角獎。

夏洛特·蘭普林獲得第74屆威尼斯電影節最佳女主角獎

想想也是運氣不錯,整個威尼斯電影節期間我只圍觀了一場紅毯,正好是夏洛特·蘭普林和她的參賽影片《漢娜》。紅毯向來是女明星、女演員爭奇鬥豔的地方,不分年紀大小,也不論演技高低,大家都難免俗。但《漢娜》劇組好像是個例外,這是我見過的最接地氣的紅毯走秀,簡直就是奶奶帶著幾個傻兒孫出門遛彎。蘭普林一身黑裝亮相,黑色皮鞋、黑色長褲,黑色短風衣外套里搭了個白色打底衫,手裡還拎了個黑色包(裝菜錢)——這不是打扮樸素,而是,不打扮。

第74屆威尼斯電影節夏洛特·蘭普林紅毯照

看電影時,她隨手把那個黑色手包放在了地上,放映結束,接受大家歡呼喝彩時,她還一度把這唯一的裝飾給忘了,站了半天才彎腰撿起來。將近十分鐘的鼓掌致敬,觀眾被她的演技折服,久久不願退場。還好大家給她左顧右盼的時間足夠長,否則可憐的包就要被遺棄了。

還是聊聊這部把她送上影后寶座的電影《漢娜》吧。這是一部不符合絕大多數人觀影習慣的電影,它幾乎沒有故事,有的只是情緒。電影前十幾分鐘,除了和丈夫的一句話寒暄,女主角漢娜幾乎沒有台詞。平靜的日常生活細節佔據了全部35毫米攝影機下的高飽和度畫面。

《漢娜》劇照

一開場,漢娜站在鏡頭前做發聲練習,這是她每周一次的劇團體驗課,這個課堂是唯一收容她的集體。第二場戲轉移到漢娜家中,她與丈夫共進晚餐,全程沒有交流,燈泡壞了,漢娜一動不動,丈夫默默修理好燈泡,繼續各顧各吃飯休息。一覺醒來,漢娜與丈夫鄭重其事地穿戴好,一起出門,鏡頭再一轉,漢娜的丈夫不見了,回到家的只有她一個人。觀眾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導演也不屑於讓觀眾明白,直到電影結束,他都沒給出答案。這位80後導演安德烈·帛琉洛向來情感細膩,和講故事相比,他更願意用鏡頭來捕捉情感。他給女主角蘭普林搭建了一個平台,讓她在其中盡情刻畫漢娜的孤獨。

《漢娜》劇照

丈夫犯了什麼罪沒人知道,但它大概有關道德倫理,這讓漢娜也一併蒙羞。陌生女人來敲門,要和漢娜來一場“母親和母親的對話”,漢娜不敢應聲,臉上的表情從平靜到羞愧,最後是凄涼。丈夫走後,家裡的狗開始絕食,她不得不放棄對狗的撫養權,把它送了人。家人也在遠離她,她做好蛋糕,去城市另一端的富人區給孫子過生日,剛走到門口,兒子就站出來攔住,毫不客氣地說“你不受歡迎”。公共領域也沒放過她,她去游泳,被工作人員告知,會員資格已經被取消。她依然去劇團上課,也偶爾會去看給她帶來不幸的丈夫。她在一個有錢人家做清潔工作,那家的小男孩幾乎是唯一與她有幾分情感牽連的人。電影的攝影視角都是壓抑的。橢圓鏡子折射出空了一半的雙人床,蘭普林小小的身影要麼被門框、立柱、桌椅等前景擋住,要麼就被安置在畫面一角。電影中的漢娜越是努力讓自己的生活保持正常,她就越把自己推向生活的邊緣。

《漢娜》劇照

在這樣的外部環境下,蘭普林表演的分寸感實在讓人享受。她有一張讓人捉摸不透的臉,你永遠預想不到下一秒她會把電影的情緒帶到哪一邊。絕大多數時間裡,蘭普林都把孤獨融入沉默的日常生活,她照常吃飯、洗完、上課、做工。觀眾期待一個情緒的突破口。當漢娜坐在桌子前,緊張地把手包里的東西胡亂倒在桌子上時,你以為自己等到了情緒爆發的那一刻,但誰知,那只是一場表演練習。這種類似的表達在另一部女性題材電影《錫爾斯瑪利亞》里也出現過,文本和劇情互文,情緒不斷切換。當觀眾覺得電影就要在洗洗涮涮中結束時,蘭普林卻突然坐在馬桶上崩潰,哭得聲音變了形。這看似錯位,卻尤為合理,真正的壓抑或悲痛總會在你最不設防的時候突然決堤。最後的最後,漢娜坐了很長的車,到沙灘看一隻擱淺而死的鯨魚,生活的無力感和孤獨感似乎在那隻龐然大物身上找到了映射。

《漢娜》劇照

《漢娜》不是個有商業潛力的電影,藝術上是好是壞也見仁見智,但蘭普林的表演絕對無懈可擊,就像兩年前她在《45周年》里一樣。幸運的是,這一次,最佳女主角垂青了她。算起來,夏洛特·蘭普林竟也是個大器晚成的演員。她天生有手好牌,生在英國,卻對法國和義大利美學推崇備至。她人美,聰明,家境好,從不懷疑自己的魅力,1966年就憑《喬琪姑娘》從廣告演員變成了電影明星。

《喬琪姑娘》劇照

然而,經歲月沉澱的美絕不那麼唾手可得的。幾年前,我無意中買了張電影光碟——紀錄片《目光:走進夏洛特·蘭普林》(The Look),這才對蘭普林和成就她的那六十多年時光有了更深的理解。

《目光:走進夏洛特·蘭普林》海報

蘭普林20歲出頭時,姐姐莎拉因產後抑鬱自殺,這件事在敏感的蘭普林心中留下了揮之不去的陰影,就像漢娜一樣,蘭普林努力維持生活的秩序,但這陰影和前夫的背叛還是把她推向了深淵。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她深受抑鬱症困擾,演藝事業幾乎停滯,九十年代後期才慢慢緩過來。2000年初,她接拍了法國導演弗朗索瓦·歐容的電影《游泳池》,女主角的名字被她改成姐姐的名字莎拉。在那部電影里,蘭普林才與過去灰暗的生活正式告別,這條自我救贖的路,她走了三十多年。走出陰影的蘭普林已經五十多歲,但這一點不妨礙她重新成為大熒幕的寵兒。算起來,五十歲之後,蘭普林演過的影視作品比她前三十年的總和還要多。

《45周年》劇照

她徹底自由了,無論是生活還是表演,都自由了。54歲,她在歐容的電影《沙之下》依然美麗優雅。63歲,她在盧浮宮玩裸體藝術。69歲,她憑《45周年》入圍奧斯卡最佳女主角。71歲,在年輕人安德烈·帛琉洛的鏡頭裡,蘭普林又一次毫無顧忌地裸露身體,下垂的胸,褶皺的皮膚,疲憊的臉,一個老年女性該有的歲月痕迹她一樣也不缺。但她竟然留住了性感,這真是個奇蹟。(圖片來自網路)

⊙文章版權歸《三聯生活周刊》所有,歡迎轉發到朋友圈,轉載請聯繫後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陳柏聖 來源:三聯生活周刊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