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神秘公司被曝 孫政才或涉金融攪局

孫政才與億贊普是什麼關係?《財新周刊》文章或許會提供更為翔實的內容,但從網上搜索發現,2014年重慶市政府與億贊普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依託大數據共同打造面向全球的「重慶大數據跨境電子商務平台」。年底,孫政才還會見了億贊普集團董事長羅峰,並表示希望「億贊普助力重慶雲計算大數據產業發展。」,而重慶「將為企業發展提供優質服務」。

孫政才落馬,或涉金融攪局(Getty Images)

9月16日,大陸有習陣營背景的《財新網》發文重磅推薦其下屬《財新周刊》18日的封面文章《億贊普重慶興衰》,並稱億贊普公司在2017年4月之前,是一家“別人想投還投不進去、想貼還貼不上的神秘公司”。

文章稱,億贊普是一家IT公司,2008年初創,在重慶暴發,原本藉籍無名,卻輕而易舉地戴上一帶一路的光環,宣稱要在“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乃至全球市場,建立“下一代金融清結算網路”,向上打通各國央行、向下結盟商業銀行及貿易企業,做跨境交易平台,對標SWIFT(環球同業銀行金融電訊協會)。文章隨即拋出一個問題:眾所周知,全球跨境交易彙集了金融監管、信息安全、反洗錢等諸多複雜問題,至今全世界少有成功者,億贊普為何如此敢想敢幹?

顯然是為了吊大家的胃口,文章透露,《財新周刊》封面文章將回答若干個為什麼,比如,他們和政治風雲一再變幻的重慶,究竟什麼關係?誰創辦了億贊普?誰是羅峰?誰是黃蘇支?他們現在下落如何?為什麼他們自稱“不缺資本”?為什麼他們輕易就獲得一輪又一輪的融資?誰給他們投了巨資?為什麼重慶市從經信委、到渝北區國企,再到渝富集團,先後一次又一次對這家企業投以巨資?以市場化著稱的央企招商局、大型國有金融資產管理公司信達,為何也前赴後繼,成為黃蘇支“意外的驚喜”?……

毋庸置疑,深諳內情的財新網,文章曝出的內幕一定觸目驚心,但這不過是在中國畸形環境中又一出政商勾結的新範例。

在沒有看到文章之前,筆者對於其拋出的“他們和政治風雲一再變幻的重慶,究竟什麼關係”之問非常感興趣。其能在重慶如入無人之境,必定有重慶高層撐腰,而與重慶一個最新也是最重要的連接點是7月原重慶市委書記孫政才落馬,億贊普股票同時暴跌。

孫政才與億贊普是什麼關係?《財新周刊》文章或許會提供更為翔實的內容,但從網上搜索發現,2014年重慶市政府與億贊普集團簽署戰略合作協議,依託大數據共同打造面向全球的“重慶大數據跨境電子商務平台”。年底,孫政才還會見了億贊普集團董事長羅峰,並表示希望“億贊普助力重慶雲計算大數據產業發展。”,而重慶“將為企業發展提供優質服務”。

2016年2月,孫政才再次到億贊普大數據公司調研,並對公司參與構建全球港口聯盟、發展跨境支付清算取得的業績表示讚賞。

同年12月,羅峰受讓25.4億股成為港股上市公司超越集團第二大股東,並開始擔任該集團執行董事兼主席。當年,超越集團集資16億港元,中國信達(香港)資產管理公司(“信達香港”)、重慶臨空戰略產業(香港)有限公司(“重慶臨空香港”)、渝富香港對超越股份的認購比例分別為50%、25%及25%。其中後兩者均屬重慶國資體系。

轉型後的超越集團業務方向主要為三塊:下一代全球清算網路(NGSN)、跨國企業全球實時匯款和歐洲清算平台。其在宣布轉型後短短几個月時間,便分別與吉布地財政部、泰國開泰銀行簽訂合作協議。而此前的2015年,億贊普還曾與立陶宛央行、斯里蘭卡央行簽訂了合作協議。

在中南海高層一再打擊金融亂象,阻止資金外流的大背景下,億贊普集團和超越集團顯然是在背道而馳,其所搭建的平台就是為資金加速外逃提供助力。孫政才以及其背後的江派大概正是推手。

根據《財新周刊》最新的這篇調查,2016年底,應重慶市一位領導之邀,一家大型私募股權投資基金和國際金融公司(IFC)一起,對億贊普進行了全面專業盡調,歷時三四個月,多次約談羅峰、黃蘇支等主要團隊成員,卻發現他們在商業模式、經營數據上閃爍其詞,無法自圓其說。至2017年3月,盡調對億贊普給出了否定意見。幾家大型主權財富基金據此拒絕投資。

這樣的調查說明也佐證了億贊普所為背後不為人知的秘密,其絕對不是一家專業的公司,其搭建的平台並非是商業用途。或許正孫政才等利用億贊普的陰險用心,也是其被迅即拿下的一個重要原因。孫政才的膽子真的不小。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