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不經一槍一彈 將敵人從精神上俘虜過來

——心戰第一課

三十年來,包括對所謂民主派,一切「對話」,都以開頭十多個必答Yes的問題開頭,這就勝算在握。今天,問香港年輕人的第一個問題:你是中國人嗎?想不到劈頭開局就是No。這就脫離了方程式,全盤亂了。難怪如果你是中國,看到這伙小王八蛋,你也真火冒三丈。

如何控制一個群體、社會、民族的思想?這是心戰(Psychological warfare)的範圍。

心戰是不經一槍一彈,將敵人從精神上俘虜過來。在今日世界,有三大行業的心戰最為成功:第一是美國的保險業,第二是邪教,第三是極權的政治。

心戰之第一步,是與目標建立初步的“共識”,亦即心理學上的Yes-Street Technique。先問對方几個問題,這些問題,是對方不可以說No的。

譬如兜售保險,你要建立一個與你不認識的所謂客戶的信任,因為你要他將口袋中的錢吐出來交給你。有什麼辦法?問他:“生老病死是必然的規律,對不對?”對。“人一定會死,包括我和你,對嗎?”對。“死了之後,你的子女和親人就沒有人照顧了,對不對?”對。這就是保險經紀征服你的開始。

這就是所謂的求同存異。然後問題一直問下去,直到有一天,答案會是No,但因為以前已經有了十多個Yes,對方在心理上覺得,跟你的距離已經拉近了,那麼其後的No,就不會那麼對立了。這是瓦解敵人心防的必要一步。

譬如,今日的南韓,是美國的同盟,也就是馬仔。怎樣向韓國人施展心戰?

首先你問一個韓國人:中韓兩國都曾經遭到日本侵略,對嗎?對。

日本到今日,還不承認對慰安婦的戰爭責任,對嗎?對。中韓兩國婦女,都曾經遭到日軍凌虐,我們也有慰安婦。所以,日本是中韓兩國的共同敵人,對嗎?

但是你不會提醒這個韓國人:韓國有民主議會制度,韓國議會可以彈劾總統,韓國有言論和創作自由。這一切,韓國與美國日本相同。因此,你要搶先與韓國人建立一個階段性的“共同基礎”,先把這個傻瓜拉到這邊來。此一階段性有多久,先不要管,在這段期間你已可以占不少便宜。韓國是小國,小國對大國有倚賴。到有一天,當韓國要部署薩德系統,你可以威脅將韓商趕跑。

銀行的心戰招數也一樣,天晴時他遞給你傘,他說他是你可以信託的夥伴和朋友,因為他要你付錢給他。下雨時,銀行會將傘收回。

中英談判香港前途剛開始時,中國就問香港的工商界精英,你是中國人嗎?你想中國人都富強嗎?你想香港亂嗎?告訴你,我也是中國人,我們不想香港亂,香港將來五十年不變,對我們有好處。

三十年來,包括對所謂民主派,一切“對話”,都以開頭十多個必答Yes的問題開頭,這就勝算在握。今天,問香港年輕人的第一個問題:你是中國人嗎?想不到劈頭開局就是No。這就脫離了方程式,全盤亂了。難怪如果你是中國,看到這伙小王八蛋,你也真火冒三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