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榮劍:浙江大學的網紅節奏 甩掉北大清華好幾條街

看完這十條規定,不能不佩服浙江大學這個百年+大學,真正做到了與時俱進,周小平同志完全可以在該校當一級教授,此人每一篇文章都在10萬+以上。環球時報因為被該校選入「主流媒體」而成為一個學術平台,該報在第一時間裡喜不自禁地宣布,它將嚴格把關發表文章的門檻,不讓花錢買閱讀量的文章混入進來。完全可以相信,浙江大學通過打造一個網紅大學而居世界大學排行榜首位,指日可待。

浙江大學已有120年的歷史,是不是中國最早的大學?據說它目前排名中國大學排行榜第三名,這個排名估計未必能讓該校的領導和教授們服氣。從產出的論文數量、科研學術成果和院士人數來看,浙江大學目前要想超過北大清華可能還有些困難,但它全力奔向網紅的節奏,肯定會甩掉北大清華好幾條街,昨天爆屏全國的一條消息足以證明這一點。

據微信公眾號“浙江大學”(ID:zdnews99)9月16日消息,浙江大學多部門研究討論並經校務會審議通過,發布《浙江大學優秀網路文化成果認定實施辦法(試行)》。辦法規定,在中央級媒體的網站及其“官方微博、官方微信、官方移動客戶端”(簡稱兩微一端)和其他主流媒體及其網站、“兩微一端”和重要商業門戶網站及其“兩微一端”上刊發、轉載,併產生重大影響、形成重大網路傳播的作品;獲省部級網路文化評選獎勵的作品,可申報認定為等同於國內一級學術期刊刊發。

這個認定規則還提出了具體的量化指標:作品被不少於10家主流媒體及其網站、“兩微一端”和重要商業網站及其“兩微一端”刊發、轉載;微信公眾號刊發的作品,閱讀量不少於10萬;頭條號刊發的作品,閱讀量不少於40萬。這就是說,網紅的十萬+的標準正式成為浙江大學一個新的學術標準。

這個規定剛剛推出之際,眾多網民的第一反應是:不可能!謠言!堂堂的浙江大學豈能混同於網紅水平?網名“80後的尾巴會思考”說:應該是假新聞,坐等闢謠。另一個網名“弗朗科元周”說:應該是假新聞吧,這門檻太低了。但讓人大跌眼鏡的是,這不是謠言,這是浙江大學黨委和浙江大學共同發出的一個紅頭文件,通知發布《浙江大學優秀網路文化成果認定實施辦法(試行)》。

該實施辦法共有十條規定,其中第一條規定:學校將優秀網路文化成果納入學校科研成果統計、各類晉陞評聘和評獎評優範圍。第二至第九條,從優秀網路文化成果的界定到優秀網路文化成果的傳播再到優秀網路文化成果的傳播效果,均給出了量化指標,包括上文提到的那些指標:中央級媒體、主流媒體和重要商業網站的兩微一端,傳播量是十萬+以上,該實施辦法最後一條(第十條)規定:本辦法自發布之日起施行,由黨委宣傳部負責解釋。

看完這十條規定,不能不佩服浙江大學這個百年+大學,真正做到了與時俱進,在互聯網時代敢於引領潮流,佔據學術新的制高點,加快建設網紅大學步伐。按照這個實施辦法去做,周小平同志完全可以在該校當一級教授,此人每一篇文章都在10萬+以上。環球時報因為被該校選入“主流媒體”而成為一個學術平台,該報在第一時間裡喜不自禁地宣布,它將嚴格把關發表文章的門檻,不讓花錢買閱讀量的文章混入進來。完全可以相信,浙江大學通過打造一個網紅大學而居世界大學排行榜首位,指日可待。

浙江大學打造網紅大學,非起始於今日,它製造的重大網路新聞,這些年來不絕於耳。就拿該校120周年的慶典來說,已讓全世界嘆為觀止。高調宣傳的十幾億校友捐款,紐約帝國大廈專為浙大開放的燈火,讓浙江大學盡顯富豪大學的風采。更為奇葩的是,那個由數個中文系教授寫的文言文校慶公告,讓99%的人沒有看明白,這讓校領導頗為自豪。副校長羅衛東對媒體說:“此篇公告乃中文系主任胡可先等諸位教授合力完成,體現了浙江大學人文學科的雄厚歷史底蘊,集中展示了中文系古典文學學科的風采,讓人耳目一新。要切實改變人們對浙大有知識無文化的偏見,需要更多師生校友的共同努力。既要有重大活動的文化設計,更要有從身邊細節著手的點滴積累。其中,老師同學以及廣大校友的人文素養和文化氣質,無疑是學校文化最好的窗口。加油吧!”

但就是這篇被校領導標榜為體現了浙江大學人文素養和風采的文言文公告,在屬於1%的行家看來,可謂破綻百出。我不掠他人之美,引原文和評論如下:

原文:國有成均,在浙之濱;啟真篤學,求是育英。

評論:“均”、“濱”在真韻,“英”在庚韻,相差很遠,放在古代第一節就不及格,因為出韻了。“國有成均,在浙之濱”引用了馬一浮先生所做校歌的原句,何等典雅,而作者接上的句子以“英”押韻,上來就錯。

原文:公元二〇一七年五月二十一日,將值浙江大學建校一百二十周年,適甲子之逢雙,肇華誕之隆慶。

評論:前面說“一百二十周年”,後面的“甲子逢雙”是同義反覆(甲子就是60年,逢雙就是120年),累贅可刪。“肇”是開創的意思,華誕慶典怎麼能說“開創”?你過生日可以說“開創生日”么?

原文:夫天地創生,萬物興焉;君子創業,垂統續焉。

評論:“垂統”本來就包含“繼承”之意,再加一個“續”字,贅。

原文:秉日新又新之義,樹本固道固之才。

評論:“日新又新”是成語,但“本固道固”是作者生造出來的,古書只有“本立而道生”。在古典文學中,這種毛病叫“偏枯”,也就是說,對不出對子硬湊。

原文:實庠序至教,乃明德始階。歷百年復廿載,期繼往而開來。

評論:“庠”、“序”是並列結構,“明德”是偏正結構,偏枯。“復”是實詞,“而”是虛詞,不能對仗。“階”在佳韻,“來”在灰韻,勉強可押。

原文:維我成均學府,巍矗錢塘。原夫清季圖存之志,啟於求是維新之堂。

評論:“成均”和前文重複了。“清季圖存”和“求是維新”也不能對仗,偏枯。

原文:篳路藍縷,英俊多方。中更國難,西遷路長。

評論:終於看到一句沒問題的句子了,但文字雜亂無味。

該公告的每一段,在這位行家看來,幾乎都有問題,行文、押韻、對仗均不到位,加上贅詞、偏枯,硬傷破綻比比皆是,根本不足以對外人道。另有上海一位學者在評論這篇文言文公告時,從中國文學史角度切入,批評公告作者對中國傳統文學主流知之不深、把握不準。要言不煩,我亦引述如下:

眾所周知,中國古典文體主要有散文和駢文兩類。駢文起源於漢末,形成並盛行於南北朝。因其過於講求對偶聲律,堆砌詞藻典故,意少詞多,形式生硬,自中唐時代韓愈、柳宗元發起“古文運動”後就開始衰微,等到宋代蘇軾、蘇洵、蘇轍、歐陽修、王安石、曾鞏繼起,“唐宋八大家”名世後,駢文就迅速衰落,淪為中國傳統文章的支流,甚至逐漸成為主流文學界鄙視譏笑的文體,重要的正式文章一般都不再採用這種文體。浙大這篇文告的起草者選擇以駢文形式起草這樣一篇意在“讓大家了解浙大濃厚的人文學科底蘊”的重要文章,恰恰說明其對中國古典文學的精要領悟有限,對中國古典文學的主流和支流把握不準,對中國古典文學的精華和糟粕不能精切區分——質言之,起草者過於艷羨駢文,本身就足以證明其傳統素養不足,於中國古典文學主流崇尚的“文質彬彬”(儒家的美學主張)和返璞歸真、大巧若拙的“大美”(道家的美學主張)會心尚淺;或者至少是炫奇之心過甚,以致蕪葉障目,不見繁英。

上述兩位學者的批評很到位,浙江大學自以為得意的文言文公告,其實可以用唐韓愈的八個字做總結:周誥殷盤,佶屈聱牙。公告是寫給大多數人看的,既然大多數人看不懂,那總得讓少數人滿意吧,結果讓少數人不忍卒讀,這豈不就是笑話!

如果說用文言文寫公告,弄巧成拙,或許只是反映出浙江大學個別教授的古文修養還差一些;那麼,從浙江大學120周年慶典所刻意鋪陳開來的豪華奢侈的場面中,反映出來的就不僅僅是人文修養不足的問題,而是學校的整體價值觀和教育理念的重大偏差。一個浙大校友在校慶之際寫了一篇給學校添堵的文章:全世界都跳起了廣場舞——我的牛逼母校浙江大學今天120歲生日。這篇文章多少也用了一些網紅的語言,但她揭示出來的問題是嚴肅的認真的,其中寫道:

“昨天,我校又以百廿浙大校慶宣傳片震撼首發,裡面很多次出現類似春晚的鏡頭,說實話通篇不知所云,根本不像一個大學的宣傳片,沒有一點人文氣息。”

“一個世界聞名的高等學府120周年大慶,看不到任何有關科技改變世界,關注人類未來,堅守精神獨立性的理念,你在舞什麼?”

“有人說現在高等學府還有什麼獨立精神?都是銅臭味。我倒不認為銅是臭的,商業廣告里有銅吧,但商業廣告一個比一個走心,你浙大怎麼就不能走點心呢?”

“我總覺得大學的校慶不應該是這樣的,它完全沒有打動到我,即使是一個在裡面有四年青春記憶的人,在裡面吸取了很多思想的價值觀的人。”

這些話說的是多麼在理!為了比較一下世界上其他著名大學是怎麼舉行校慶的,這位浙大校友還從網上收集了一些案例。比如,麻省理工學院建校150周年的紀念日,學校舉辦持續長達150天的各項活動,向以往對學校做出貢獻的人致敬。校慶一系列活動的重點不僅在於“慶祝”,更意在“反思”,即讓所有校慶參與者思考,如何進一步走進學術的前沿,並為當下世界面臨的最緊迫問題提出有效的解決方案。哥倫比亞大學250周年校慶,有三個特點:講座,學術,社區,即在校慶期間,為周邊社區居民舉辦了社區文化節,兒童狂歡、爵士音樂會、科學文化展、健康集市、電影放映、舞蹈演出等各具特色的節目,讓本校學生和周邊社區居民都感受到了校慶活動的熱鬧氣氛。最絕的是牛津大學,它甚至沒有舉辦過像樣的校慶,據說是因為對學術和真理的追求讓它畏懼名利。由此反觀浙大的校慶,“從去年11月到現在,只有9個講座。”除此之外,就是各院系“隆重召開”、“圓滿召開”、“成功舉行”的一些活動。這位作者由此產生的迷惑是:我的母校牛逼在哪裡?她最後的結語是:慶典可以了,你們慢慢介紹前排領導吧。

這篇文章肯定是會讓浙江大學的領導們很不爽,但我相信,浙江大學的大多數校友們是會認可這篇文章的基本觀點。浙江大學校慶反映出來的問題,在中國具有普遍性。中國各大學在行政化的主導下,攀附爭比的都是誰家蓋的樓多,誰家出的官大,誰家的億萬富翁多,而學術作為教育之本則早就被丟到爪哇國去了。

浙江大學的“網紅版”、“文言版”和“校慶版”,三個版本看上去沒有什麼關聯性,但它們同出於一個學校的母體,不能不讓人產生一種恍惚:今夕為何夕?從文革時期的“兩報一刊”,演變成現在的“兩微一端”,這是中國大學教育的進步?政治化再加上網紅化,大學還有什麼學術可言?只有嗚呼哀哉!

本人在此聲明——好像也有人發過類似的聲明,本文如果破了十萬+,請千萬不要推薦我去當浙江大學的教授,我實在是承受不了這份榮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