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姜超:貨幣不放水是一種選擇 這次應該不一樣!

8月份經濟數據已經全部出爐,經濟數據全面下滑,工業投資增速均創下新低,而通脹明顯回升,PPI再度反彈至6%以上,而CPI也超預期回升至1.8%,這其實就是典型的滯脹,不漲經濟漲物價。

上周美歐日股市上漲,韓、印、港等新興市場股市普遍反彈,黃金下跌,石油上漲,金屬價格普跌,國內股跌債穩。

8月份經濟數據已經全部出爐,經濟數據全面下滑,工業投資增速均創下新低,而通脹明顯回升,PPI再度反彈至6%以上,而CPI也超預期回升至1.8%,這其實就是典型的滯脹,不漲經濟漲物價。

在過去的兩年,通過大力去產能,我們減少了鋼鐵、煤炭等過剩行業的供給,推動了鋼價、煤價等商品價格大漲,也大幅改善了這些上遊行業的盈利。估算中國每年8億噸粗鋼產量,鋼價每噸上漲2000塊,33億噸煤炭產量,煤價每噸上漲300塊,這意味著中國企業的用鋼成本增加了1萬多億,用煤成本也增加了1萬億。煤炭、鋼鐵、有色三大行業2016年的總收入分別為2.3萬億,6.3萬億,5.4萬億,17年以來的收入增速分別為36%、23%、17%,粗略估算這三大行業17年的收入會分別增加0.83萬億、1.45萬億以及0.92萬億,合計達3.2萬億。問題是煤炭、鋼鐵、有色的漲價全部是下遊行業的成本,下遊行業如何買單?

17年上半年,GDP實際增速從去年的6.7%回升至6.9%,GDP名義增速從8%回升至11.4%,從需求看主要有如下幾大貢獻,一是出口增速從-7.7%升至8.5%,出口總規模14萬億人民幣;二是地產投資增速從6.9%升至8.5%,地產投資的總規模10萬億人民幣;三是製造業投資增速從4.2%升至5.5%,製造業投資的總規模19萬億;四是基建投資增速從15.7%升至16.9%,基建投資總規模15萬億。而消費增速穩定在10.4%,對GDP的多增量貢獻不大。

按照16年74萬億的GDP總量,推算17年上半年GDP年化新增8.4萬億,同比多增2.5萬億,其中出口貢獻2.3萬億增量,地產、製造業和基建三大投資合計貢獻0.6萬億增量,出口和投資的新增部分大致可以覆蓋上游成本的上升。

但是按照7/8兩月的數據,出口增速降至6.4%,地產投資增速降至6.3%,製造業投資增速降至2.1%,基建投資增速降至14.4%,按年化估算總需求比上半年減少了1.5萬億,這意味著下游需求已經承擔不了上游漲價,需要自行消化上游漲價的成本。

從PPI和CPI的相互關係來看,目前PPI高達6.3%,而CPI僅為1.8%,PPI遠高於CPI,代表的也是上游工業品價格大漲,而下游消費品價格漲不動。而過去20年的PPI均值為0.8%,CPI均值為2%,這意味著下游價格漲幅高於上游才是常態,上遊行業的漲價必須在下遊行業的承受範圍之內。

因此,在供給收縮導致上游價格大漲之後,必須找到下游需求來承接,上半年的出口和投資增速回升提供了新增需求,而當前的核心問題也在於出口和投資的減速,這又與貨幣政策偏緊密切相關。

比如說17年出口增速的回升源於16年匯率貶值了7%,去年國內的低利率環境支撐人民幣貶值。但今年以來國內利率持續高位,是年內人民幣匯率升值6%的重要原因,這意味著即便歐美保持平穩復甦,未來中國出口增速也將顯著承壓,要想刺激出口、讓人民幣重新貶值,需要降低國內的高利率。

再比如說16年以來的這一輪地產銷售井噴大周期,推動了地產投資的緩慢回升,背後是房貸利率處於歷史最低位。但是現在全國首套房貸利率已經突破5%,7/8兩月的地產銷售增速幾乎歸零,加上對消費貸的嚴查,金九銀十的地產銷售跳水已經鐵板釘釘,要扭轉地產銷售和投資增速頹勢,也需要調低利率。

而基建投資上半年的回升來自於財政支出提前,在赤字率不變的情況下,下半年的財政支出需要還債,而如果想新增財政刺激,在各種政府舉債被嚴格規範的背景下,只能寄希望政府購買的PPP模式發力,但16年PPP激增的原因在於利率超低,因此低回報的PPP項目也有大量需求。但在目前金融市場4.5%左右的資金成本下,5-6%的PPP項目幾乎無利可圖,要刺激PPP也要降低利率。

最後從CPI和PPI的關係來看,如果未來希望CPI上行,保住PPI大漲的成果,歷史經驗表明必須放鬆貨幣,推動廣義貨幣M2增速上行,貨幣增速不上升就難以見到CPI的顯著回升。

所以,我們發現未來的貨幣政策又面臨著重要的抉擇,如果不再度放水,那麼上游的大幅漲價將面臨無人接盤的困境。而上周地產股大漲,債市也蠢蠢欲動,部分原因應該是市場又開始憧憬新一輪貨幣放鬆,而這確實是過往習慣性的選擇。

但是,這一次會不會不一樣呢?

7月的全國金融工作會議,把去槓桿作為主要任務,把控制貨幣總量作為主要手段。而在剛剛過去的金融街論壇,一行三會均表明了嚴監管態度,央行提到要降低金融槓桿,維持穩健中性貨幣政策。與之相應,8月的M2增速降至8.9%,這是中國公布廣義貨幣M2以來的新低,這也是過去20年的新低!

過去的一個季度,中國股市短期回升,無數人憧憬新周期的開始,但是對新周期的內容卻是閃爍其詞,目前最流行的說法是新一輪朱格拉周期啟動,其實指的是製造業投資回升,還有說法是靠三四線啟動新一輪城市化,再度推升地產投資。問題是無論製造業投資、還是地產投資,都是老故事,而且恰恰是製造業和地產投資過度,產生了產能過剩和地產庫存過高的問題。如果又把它們搞起來,那過去兩年的去產能和去庫存豈不是白搞了,如果未來中國經濟還是靠它們驅動,那是新周期還是老周期?

我們覺得要想有新周期,其實做到一點就夠了,就是咬緊牙關不放水。

如果重新放水,再度刺激房價上漲,認真幹活的比不過借錢投機的,激發大家把聰明才智放到投機上,地產泡沫只會越來越大。但如果我們不再放水,抑制地產泡沫,房價不漲了,那大家也就沒法投機了,只能靠努力工作賺錢,尋找真正創造價值的方向,以中國人的聰明才智和努力勤奮,新經濟和新周期自然也就出來了!

貨幣放不放水,是一種選擇!我們覺得,這次應該不一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見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