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翟欣欣與前夫領證前聊天記錄曝光 翟家說法遭質疑

Wephone創始人蘇享茂,9月7日凌晨在微博上發帖,稱“被我極其歹毒的前妻翟欣欣給逼死了”,隨後跳樓自殺。蘇享茂的逝世,引起社會極大關注。

翟欣欣與蘇享茂圖據網路

9月15日,翟欣欣方面曾有知情人出面接受記者專訪,就輿論所關注的“是否騙婚”、“為何索要一千萬”、“究竟有幾次婚史”等問題,進行了一一解答。

而蘇享茂方面,除了其去世前發布的遺書,以及其哥哥蘇享龍發布的一篇長微博後,再沒有其餘發聲。

16日晚,記者與蘇享茂方面的發言人,以及蘇家律師余婧取得了聯繫。余婧表示,已看到記者此前對翟家方面的專訪,並表示:“與我從(蘇享茂)家屬那裡了解到的情況和資料(相對照),確實有很多疑點,暫時我認為很難自圓其說。”

最新進展

王寶強離婚案兩大律師接手此案

“翟方說法有很多疑點”

16日晚,蘇方表示,已聯繫曾代理王寶強離婚案的張起淮、余婧兩大律師,準備接手蘇享茂、翟欣欣案件。

記者從律師余婧處了解到,目前兩大律師已經聯手,正式接手此案,“目前我們剛接手案子,正在進一步了解案件的具體情況。”

余婧稱,已看到記者15日對翟欣欣方面知情人的採訪,她告訴記者:“(翟方的說法)與我從(蘇)家屬那裡了解到的情況和資料(相對照),確實有很多疑點,暫時我認為很難自圓其說。”

對於接下來將如何代理此案,余婧表示,由於剛接手案件,所以具體如何來為蘇辯護,將在進一步熟悉案情後再發聲:“我們本著非常嚴謹的態度,既尊重逝者,又給逝者一個公道。”

翟家知情人再發聲

領證前一天翟曾提出分手

蘇則守在翟家門口求和好

昨晚,翟家知情人再次向記者表示,在翟與蘇戀愛期間,翟欣欣從未主動逼婚或騙婚,而一直是蘇享茂在“逼婚”。

他向記者發來6月6日蘇、翟兩人的微信聊天記錄,並表示,6月7日領證,6月6日翟欣欣還在提分手,蘇享茂則守在翟欣欣家門口“求和好”。

翟方知情人提供的翟蘇兩人在6月6日的微信聊天記錄

此前貼吧中ID為“實話110010”的賬號曾在9月7日凌晨發帖攻擊蘇享茂為“渣男”,記者詢問翟家知情人,此賬號是否為翟欣欣註冊並發帖,對方表示“不太清楚”。

紅星新聞獨家對話蘇家相關知情人

昨晚,記者與一位自稱是蘇享茂同學的人取得聯繫,對方表示,對於翟家此前接受專訪的回答,“可以確認信息真實與否”。

此前,翟家知情人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翟欣欣與蘇享茂離婚,其主要原因是翟欣欣在婚後才知道蘇享茂運營的App有違法風險,因不想參與違法生意,才做出離婚決定。

對此,蘇家知情人表示不同意,他認為,按照蘇享茂遺書上所寫,蘇享茂與翟欣欣離婚的主要原因,是翟欣欣婚姻期間表現出的“愛撒謊,極有心機,讓我覺得有種恐怖的感覺”。

記者:翟方知情人表示,蘇在“世紀佳緣”和翟認識時,也曾隱瞞年齡,稱自己生於1981年,而蘇實際生於1980年,請問這是否屬實?

知情人:沒有隱瞞。蘇在“世紀佳緣”的登記資料上寫明:身份證上為1980年,實際出生於1981年。

蘇在“世紀佳緣”上的登記資料

記者:翟家指出,蘇曾收到過來自印度等外國政府關於wephone運營方面的相關警告?

知情人:蘇享茂先生已不在,此信息我無法確認。

記者:蘇享茂死前曾稱,翟一直用wephone運營涉嫌違法這一把柄,威脅自己。那麼wephone究竟是否違法?

知情人:Skype在中國一直合法運營,Wephone究竟是否屬於灰色地帶,我確實也無法確認。

記者:翟家知情人在接受記者專訪時表示,蘇從未跟翟回過山東老家,請問是否屬實?

知情人:蘇曾說見過對方家人,具體見了誰,在哪裡見的,不清楚。

記者:目前警方介入了嗎?

知情人:已向警方求助。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紅星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