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未解密的【秘檔】毛澤東和林彪之爭鬥

林彪不惜出賣人格為毛澤東站台、捧場,得到一個“接班人”的位置,卻馬上被逼迫表態讓賢。林彪培養兒子做接班人,他們之間的矛盾開始激化。(大紀元合成)

編者按:1966年5月16日,文化大革命正式開始。兩天後,林彪發表談話,稱“毛主席是天才,毛主席的話句句是真理,一句超過我們一萬句。”從此林彪開始在全國大搞毛的個人崇拜。當時盛行的“三忠於,四無限”、“四個偉大”、“萬歲萬歲萬萬歲”,乃至人手一冊、天天學的“紅寶書”[《毛主席語錄》]等等,都是林彪首創。

1969年4月1日,“林彪同志是毛澤東同志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寫入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章程》。

“九大”的“陽謀”與“陰謀”

毛澤東講過三年結束文化大革命,他發動文革的目的是打倒劉少奇及其支持者,這個目的在“九大”前已經實現了。

根據毛澤東三年結束文革的思路,林彪提出,“九大”應宣布結束文化大革命,全黨中心任務轉移到發展經濟、提高人民生活水平上來。陳伯達贊同林彪的設想,在林彪指示下,起草了以發展生產為中心的“九大”政治報告。

毛澤東在研究“九大”政治報告時,突然變卦,提出以總結文化大革命經驗、繼續開展文化大革命為中心任務。毛否定了陳伯達的報告,改由張春橋、姚文元起草繼續開展文化大革命、確立毛澤東接班人的報告。這實際上是毛髮動文化大革命的第三個目的:“九大”將要通過的黨章,規定林彪為接班人,這是“陽謀”,其實毛不要林彪接班,他要林彪做二傳手,把黨主席職位傳給毛家人,這是“陰謀”。

1969年4月1日,中共第九次全國代表大會在人民大會堂開幕。開幕式上,毛澤東微笑地提出,請“林彪同志當主席團主席,大家同意不同意?”林彪趕緊在擴音器前大聲說:“我們偉大領袖毛主席當主席團主席,同意的舉手。”代表們一致舉手通過。毛澤東接著說,“他這個人啊,講客氣了。那就請林彪同志當主席團副主席,贊成的舉手。”代表們再次舉手,熱烈鼓掌。按照慣例,代表大會主席團主席,就是將要選出的中央委員會主席。毛澤東這個姿態,給與會者的印象是,充分信任林彪,隨時準備讓林彪接班黨中央主席。

4月1日,林彪代表第八屆中央委員會作政治報告。這個報告用很大篇幅來回顧“文化大革命”準備和發展的過程,充分肯定作為“文化大革命”指導思想的“無產階級專政下繼續革命理論”的正確性,使這種錯誤理論和實踐進一步合法化,形成所謂的“九大”的政治路線。因為林彪不同意這個報告,所以對報告隻字未改。

1969年4月2日,會議討論通過中共《黨章》草案。新《黨章》總綱明文規定:“林彪同志一貫高舉毛澤東思想偉大紅旗,最忠誠、最堅定地執行和捍衛毛澤東同志的無產階級革命路線。林彪同志是毛澤東的親密戰友和接班人。”這是毛的意見。

據林彪日記記載:“總理送來黨章草案定稿,把我列為毛的戰友和接班人,寫入總綱。我心不安,向總理提出:‘是否不妥?誰提的?主席意見呢?’總理告知:‘是主席親自提議的,有指示。既然定了黨的副主席,當然是接主席的班,名正言順。’”

“婆娘(指江青)來電恭祝我是主席唯一的接班人,又表示:在任何情況下捍衛我,保衛我的一套!談話的主題還是要求安排她在軍隊擔任高職。”[1]

江青很早就開始討好林彪,換取林彪支持她進入高層領導圈。1968年10月17日,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討論黨章時,江青提出:“林彪同志很有無產階級革命家的風度。”“他那樣謙虛,就應該寫在黨章上。”“作為接班人寫進黨章。”她進一步強調說:“一定要寫。”張春橋第一個贊成。他說:“是這樣,寫在黨章上,這就放心了。”[2]

4月24日進行選舉。到會代表1510人,毛澤東獲全票,周恩來獲1509票,林彪和葉群沒有投自己的票,獲1508票。江青自己和毛澤東沒有投江青的票,她估計應得1508票,實得1502票,經秘密查票,林彪、葉群、黃、吳、李、邱沒有投江青的票。江青拚命地恭維林彪,是想林彪投桃報李,提名江青為常委,但林彪沒有這樣做,只提黃永勝為常委,江青只好自己出來大鬧,黃永勝當常委她也得當。毛澤東拍板,兩個都不進。政治局常委最後由毛澤東、林彪、周恩來、陳伯達、康生組成。

毛澤東試探林彪

“九大”以後,毛澤東打破從不看望下屬的慣例,帶上張春橋親自到林彪蘇州別墅看望林彪。他單刀直入問林彪:我年紀大了,你身體也不好,你以後準備把班交給誰?林彪毫無思想準備,一時語塞。短時間沉默後,毛又說:“你看小張(張春橋)怎麼樣?”這句最重要的問話,林彪未領悟,不知這句話的真實意思是:明說張春橋實是想引林彪評論江青。林彪說:“還是要靠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這些從小就跟主席革命的人,要防止小資產階級掌權。”[3]毛接著問了問林彪身體狀況,然後走了。

這次談話,毛認定,林彪不會當二傳手。林彪此時還沒有意識到毛的用心。只是感到毛有改變接班人的考慮,預感到自己前途兇險,林彪隱隱為自己的處境擔心。

“九大”後,林彪權勢得到了大發展,成了法定接班人,控制了軍委辦事組,更直接地掌握了軍隊。“三支兩軍”以來,軍隊在全國各地和中央各部門中處於有舉足輕重地位。他以為毛信任他,讓他接班。他開始做接班的準備:培養和宣傳他的兒子、扶持他信任的勢力。

“林副主席第一號命令”事件

1969年3月2日,中蘇邊界邊防軍在珍寶島發生武裝衝突後,中蘇交惡,大戰有一觸即發之勢。毛澤東發出了準備打仗的號召。戰備費用比上年猛增34%。8月27日,中央做出成立全國性人民防空領導小組和各省市自治區人民防空領導小組的決定,在全國大中城市組織群眾“深挖洞”。10月15日,中央政治局開會研究蘇軍動向,得到情報說,蘇聯同意舉行副外長級會談這是個煙幕彈,蘇軍內部有人主張對中國實行核打擊。黨中央討論決定,在10月20日以前,必須將在京的中央黨政軍主要領導人(包括受審查的)疏散到外地安置,毛澤東到武漢,林彪到蘇州,只留周恩來在京坐鎮,朱德、陳毅、劉少奇、鄧小平、陶鑄等都是在這種背景下疏散的。

10月18日,林彪讓其秘書張雲生給總參謀長黃永勝打電話,口授六條戰備內容,原文如下:一、兩天來,美帝、蘇修等有許多異常情況,蘇修所謂談判代表團預定明(19)日來京,我們必須百倍提高警惕,防止蘇修搞欺騙,尤其是19、20、21日應特別注意。二、各軍區特別是三北(即東北、華北、西北)軍區,對重型武器如坦克、飛機、大炮,要立即疏散隱蔽。三、沿海各軍區也應加強戰備,防美帝、蘇修突然襲擊,不要麻痹大意。四、迅速抓緊,布置反坦克武器生產,如四零火箭筒、反坦克炮等(包括八二無座力反坦克炮)。五、組織精幹的指揮班子,進入戰時指揮。六、各級要加強首長值班,即時掌握情況。[4]

當日7時左右,張雲生照林彪口述記錄向黃永勝電話傳達。黃永勝和作戰部長閻仲川研究後下達命令,閻仲川將林彪指示定名為“林副主席第一號命令”。

19日,葉群以“電話記錄傳閱件”向毛澤東、周恩來報告。毛對林彪的“第一號命令”做出了強烈反應。陪同毛來武漢的汪東興後來回憶:“我拿此急件送到主席住處,給主席看。毛主席看後,一臉不高興的樣子,對我說:‘燒掉。’主席自己拿起火柴一划,把傳閱件點著,給燒了。接著,他又拿起傳閱件的信封要燒。我趕緊對主席說:‘主席,不能燒,你都燒了,以後查問起來,我無法交代。留下這個信封上面還有傳閱件的編號,你不要燒了。’主席聽我這樣說,這才作罷。”[5]

毛澤東沒有否定或撤銷這個“命令”,但十分不滿。林彪很快就知道了這件事,認為葉群這樣做過於草率,太不謹慎。當日,林彪寫了內容相同的兩個條幅,一副掛在自己起居室的牆上,另一幅送葉群:“悠悠萬事,唯此唯大,克己復禮。書贈葉群同志育容一九六九年十月十九日”林彪的意思是提醒自己和葉群,對毛要謙恭尊敬,不可越位,不可越權,這是大事中的大事。

此事發生後,並未影響林彪接班的願望,他還是繼續培養他的兒子林立果做接班的準備。

林彪培養兒子做接班人

1969年10月12日,林彪在毛家灣召見吳法憲,二人長談。林彪提出:“為了更好了解空軍作戰情況,戰鬥問題,可以讓林立果兼任作戰部副部長,這樣就可以提一些有益意見。”於是,1969年10月17日,23歲的林立果被任命為空軍司令部辦公室副主任兼作戰部副部長。吳法憲把他作為林彪在空軍的代表,在空軍宣布:“立果同志可以指揮一切,調動一切。”當時群眾中流行著一首打油詩:一年兵,二年黨,三年副部長,四年太上皇。

林立果,1967年畢業於北京大學物理系,學習成績優秀,學習、工作都吃苦認真。曾在一個連隊用兩個小時教會戰士開坦克;在空軍搞過一些科研項目,他參與設計了一種小型噴氣殲擊機,讓江西飛機廠試製,後來製造成功;林立果讓人把張家界背面的黃陽山劈去一半,對著莫斯科方向裝上雷達兵部研製的新式雷達,如果蘇聯發射洲際導彈,這部雷達馬上就能發現目標。1969年10月,林彪將這一方案親批“呈主席閱”。這一工程尚未完成,就使毛澤東高興不已,毛澤東批示誇獎林立果,是“敢想敢闖的小將”,還接見了林立果,與他一起合影。毛澤東對林立果的“恩寵”,轟動了空軍。

1970年7月31日,在空軍直屬機關,林立果作了一個“活學活用毛澤東思想講用”報告。吳法憲聽完後,說:“林立果這個講用報告,是我們空軍放了一顆政治衛星,林立果是一個偉大的天才,是第三代接班人的傑出代表。”主持會議的空軍司令部副參謀長王飛說:“吳司令一向很欣賞林立果同志的天才。”“認識一個領袖不容易。林立果同志具有領袖的條件,現在認識了,就要跟一輩子,風吹浪打不回頭。”辦公室副主任周宇馳說:“立果同志的講用報告是馬列主義的第四個里程碑。立果同志是天才、帥才、超群之才,是第三代接班人。”會後,將林立果報告印製了70多萬冊,在空軍廣為散發。

毛澤東獲悉空軍大捧林立果的消息,並收到了林立果講用報告和材料。毛把江青、康生、張春橋找到自己的書房,讓他們傳閱這些材料。毛說:“你們看到了吧,人家已經開始吹上了,我還沒有死呢。林彪同志身體不好,有點迫不及待地準備自己的接班人了。一個二十幾歲的娃娃,被捧為超天才,這不是我們這個黨的天然領袖嗎?講天才名曰樹我,實際是想樹自己的兒子。這就是我的那個接班人哪!”

吸了一口煙,毛澤東繼續說:“當初林彪說我天才地、創造性、全面地繼承、捍衛和發展了馬克思主義,我就對那個副詞表示了不同意見。黨的‘九大’刪去了那三個副詞,就是逐步糾正林彪的錯誤,可是他還要繼續這麼講,不但用到我的頭上,連他的兒子也成了天才。”[6]

評述:

當億萬中國百姓期望中共能兌現讓人民幸福的承諾時,中共上層卻是為個人私利明爭暗鬥。林彪自己不會想到,在他死後,“九大以後的主要任務是發展生產。”這句話成為他“篡奪黨和國家的最高權力”的證據之一。周恩來定性他“反對無產階級專政下的繼續革命”,是“使馬克思列寧主義的中國共產黨變為修正主義的法西斯黨,顛覆無產階級專政,復辟資本主義。”

注釋:

[1]《林彪日記》[中共中央內部資料],1969年3月20日。

[2]張耀祠:《回憶毛澤東》北京:中央黨校出版社,1996年9月版,第113-115頁。

[3]高文謙:《晚年周恩來》香港:明鏡出版社,2003年,第276頁。

[4]林彪:《第一個號令》[內部資料]1969年10月18日。

[5]汪東興:《汪東興回憶——毛澤東與林彪反革命集團的鬥爭》當代中國出版社,1997年11月版,第14頁。

[6]毛澤東同江青、康生、張春橋談話記錄,[中共中央內部資料]1970年8月5日。

(編者按:本系列文章由大紀元特約作者從中共黨史機密檔案中整理而成。因安全原因,無法一一註明出處,大紀元將在適當時機公布信息來源。)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