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許世友的特殊功夫:告密整人更勝一籌

許世友更是利用整「五一六」造成冤魂無數,更應該為著名的蔡鐵根大校冤案一事負責。蔡鐵根的兒子後來在回憶其父的文章中發出怒吼:我們知道當年對父親的陷害與殘殺是以國家以黨以革命和集體的名義進行的,而許世友這個毛澤東的走狗、老王八蛋,是罪魁禍首!

2010年10月,黃永勝之子黃正在香港出版《軍人永勝》,在書中講述了父親在戰爭年代的傳奇歷程。除此之外,書中還罕見披露了粟裕、劉伯承、聶榮臻、許世友等人鮮為人知的往事。司馬清揚撰文《讀兼談黃永勝之倒台及相關軍史人物》摘錄並分析了書中精彩內容,在“傳奇上將許世友”一節中,將許世友告密和整人功夫的“精彩事迹”逐一曝光。以下為相關內容全文摘錄。

《軍人永勝》一書附錄四是遲澤厚寫的《不識時務亦俊傑——秘書眼裡的黃永勝》,其中透露了一位開國上將的“事迹”。遲澤厚寫道:一位以告密為能事的上將軍,在文化大革命初起時,他便向江青密報原中共中央華東局書記陳丕顯在上海毛澤東和江青的住處安裝竊聽器;“二月逆流”事件發生後,他誣告“二月逆流”的主將譚震林是叛徒;“楊、余、傅事件”發生前,他又給毛澤東、林彪報送材料,稱空軍政委余立金在皖南事變中曾被俘叛變,致使這三人都身陷囹圄。江青多次誇獎他“立了新功”,並要為他“記功”。就連對他有大恩的周恩來,他也沒有放過,把周恩來是叛徒的《伍豪啟事》密報江青,給後來得悉此事的周恩來造成很大精神壓力,直至周逝世前3個多月最後一次進手術室前,還叫工作人員找來他就此事的辯誣材料,用顫抖的手簽上自己的名字,並大聲說道:“我是忠於黨、忠於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

知情人透露,許世友還是1975年年底率先向毛澤東進言要求批鄧的幾個人之一。

許世友的功夫不僅體現在告密上,更體現在整人上。

董國強先生曾經以江蘇南京為例,詳細論述了許世友利用“清理階級隊伍”機會大整原來對立面的過程。(董國強,《從南京大學的“清隊”運動看“文革”主要矛盾的轉化及其後果》,《二十一世紀》,網路版,第七十期,2008年1月31日。)

許世友更是利用整“五一六”造成冤魂無數,更應該為著名的蔡鐵根大校冤案一事負責。蔡鐵根的兒子後來在回憶其父的文章中發出怒吼:我們知道當年對父親的陷害與殘殺是以國家以黨以革命和集體的名義進行的,而許世友這個毛澤東的走狗、老王八蛋,是罪魁禍首!(蔡鐵根,《蔡鐵根長子敘述蔡鐵根平反經過》,未刪節版。)

1973年底,因為周恩來拒不承認其在中美會談中對美國“犯右傾投降主義”的錯誤,毛澤東決定對周恩來展開了前所未有的批判鬥爭。許世友等外地的政治局委員也被召來參加這次批鬥。在批鬥會現場,許世友用手指著周說:告訴你,總理,如果蘇修打進來,美帝打進來,你如果想要做兒皇帝,我告訴你中國人民解放軍不會允許你的,不會放過你的。(司馬清揚、歐陽龍門,《新發現的周恩來》。)

1974年1月,許世友在江青的支持下,對原廣州軍區的幹部進行了殘酷的“揭批”。許世友拉上趙紫陽,接見已堰旗息鼓多年的廣州地方兩派群眾組織的33名頭頭,宣稱軍區原主要領導人劉興元、丁盛、任思忠是林彪死黨,要這些頭頭與他“共同奮鬥,你們在地方揭,我們在軍隊揭”。許世友頻頻在大會、小會、軍內、軍外講,廣州軍區的問題“不簡單”,過去被“捂了蓋子”,現在要“打破沙鍋紋(問)到底”。於是,運動迅速升溫。上有所好,下必甚焉,問題越揭越多,而且都具有“爆炸性”。隨著材料越揭越玄,破綻越來越多,中央終於看不下去。北京在7月29日發來緊急電報指名批評了許世友,並派韋國清來處理善後。廣州軍區轟轟烈烈的“批林批孔”運動戛然而止。(遲澤厚,《人間自由真情在——戰備疏散來穗老幹部接待記》,《廣東黨史》,2007年第4期。)

許世友的這些功夫確實夠傳奇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摘自《讀兼談黃永勝之倒台及相關軍史人物》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