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林彪犯毛大忌 毛江政治夫妻合謀廢林 兵不厭詐

——再探林彪事件

1971年8月份開始,毛澤東南巡,打招呼,為批判林彪做準備,他的南巡講話,汪東興寫的紀要基本上是真實的,各地的講話大致內容相同,是為廢林彪做準備的。另外,毛澤東和江青真是高度配合,真的是政治夫妻,兵不厭詐,江青在1971年夏天為林彪拍學毛選照片,以麻痹林彪。

1971年,江青為林彪拍攝的照片《孜孜不倦》,畫面是林彪捧讀《毛澤東選集》

林彪事件是非常非常大的事件,對當時和以後的中國都產生了很深遠的影響。這個事情從1971年9月開始,當時的中共官方就已經發布一些文件,提供對林彪事件的解釋。有關這個事件更詳細全面的檔案,到今天還沒有開放。關於三叉戟飛機是自己下來的還是被打下來的,有無窮的疑問,但是我既不知情也不清楚,有待於將來材料對外開放以後有一個比較清晰的解釋。

我希望對林彪事件能有一個新的考察,一個再探索,從歷史的一個比較長的時段來看林彪事件。我有幾個問題,比如當時林彪為什麼要出山?毛澤東為什麼要他出山?等等。我認為,我們應該對林彪事件從一個比較縱深的角度來談,它反映著當年的中國體制方面的一些因素,反映著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以後的方向,不僅僅是一個林彪個人命運的問題。

毛澤東為何拉林彪出山

文革初期,毛澤東已經下定決心要打倒劉少奇,對這個問題,毛是有反覆有思考的。毛以後和斯諾在1970年有一個解釋,毛說我在1965年1月制定二十三條的時候就已經有一個想法,就是在政治上必須把劉少奇搞掉。1965年到1966年上半年,毛澤東在倒劉這個問題上是一層一層地剝筍子,毛在1966年6月10日和越南的胡志明主席談話的時候就說過,他的政策就是剝筍子,一層一層剝。應該說,毛澤東已經決定在1966年的上半年必須把劉少奇徹底打倒。這是基本上可以肯定的,這是第一個因素。

第二個因素,毛澤東對鄧小平已經有很深的失望。鄧小平早先就是毛澤東接班人梯隊的重要成員,毛澤東的接班人從來不是一個人,他有一個接班的梯隊,有一個候補對象在那。當毛在二十世紀五十年代以後比較明確了劉少奇的中共第二號人物的同時,毛實際上已經為劉少奇準備了另外一個同事,這位同事就是鄧小平。1953年鄧小平被任命為黨中央秘書長,1954年鄧小平擔任政治局委員,到1956年黨的八大上擔任總書記,這都是毛對黨的接班人體制上很重要的一個人事布局。應該說,他的本來意思是制約牽制劉少奇,但是沒有想到,原先劉和鄧這兩位同事是毫無工作淵緣的,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初兩個人居然慢慢走到了一起,在許多問題上,劉和鄧有高度的默契,這是毛沒有想到的。

當然我們知道,在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初鄧小平的主要工作是領導中蘇論戰,也就是反修的問題,他對國內的工作當然也參與領導,仍然對國內的政策有重要的影響,也參與決策。六十年代初劉少奇的一些重要的政策,特別是七千人大會前後的政策鄧都是表示支持的。從六十年代初開始,鄧小平對林彪的一些過分吹捧毛主席的言論已經表示出不同看法。當時,鄧小平就已經提到,現在出現了一種對毛澤東思想和對毛主席庸俗化的宣傳。鄧小平是唯一一個在中央領導層中敢於在毛面前說這個話的,這是在毛主持的中央常委會上鄧小平說的,他說出現了這種庸俗化的宣傳思想,要改變。1964年下半年,對劉少奇指導的四清、王光美的桃園經驗,鄧小平是有一些保留意見的,但在大的方面上,沒有把他的意見全面地表達出來。劉少奇在1964年下半年的四清,引起了毛澤東的很多不滿,鄧小平和劉少奇有差異,但鄧沒有公開、明確、全面地站在毛的這一邊,特別是當毛主席批評了劉少奇以後。1964年的12月底,毛主席當面對劉少奇說:“你有什麼了不起?我動一個小指頭就能把你打倒”,像這樣的一種明顯的公開的批評以後,鄧小平沒有迅速地跟上,沒有跟毛主席批劉。當然,1964年底毛對鄧小平還有一個不滿意,就是鄧小平對毛主席健康的關心,請毛不要來參加一些具體的工作會議的討論,引起了毛主席很深的誤會。一個不讓我發言,一個不讓我開會,毛主席不高興。特別是到1966年的6月和7月在派遣工作隊問題上,劉少奇和鄧小平完全一致。也就是說,本來鄧小平是毛主席重要的接班人梯隊裡面的成員,但是到了1966年的上半年,毛主席開始對鄧小平有了想要放棄的想法,不想讓他接班了。這是我講的第二點。

林彪在歷史上一貫支持毛澤東

我們都知道,在歷史上,劉和鄧是鐵杆毛派,林彪情況更是這樣。林彪在歷史上一貫是支持毛主席的。在歷史上的幾個關鍵時期,特別是在1929年關於江西的紅四軍發展問題上,關於建軍路線的這些討論中,林彪以一個青年將領的身份公開地批判他的老上級朱德,在朱毛爭執中旗幟鮮明地站在毛的這一邊,這是歷史上林彪對毛主席的第一個最大的支持。林彪是朱德的部下,他敢於在這個關鍵的時刻馬上把臉放下來,堅決支持毛,這是歷史上給毛留下的一個印象非常深刻的事。

第二次支持是在困難時期的1962年的七千人大會上,會議的基本調子是檢討過去的錯誤,只有林彪的發言和整個會議氣氛完全不一樣。他說,檢討我們以往的歷史,當我們的工作順利的時候就是毛主席的指示得到尊敬的時候,當我們不順利的時候往往就是毛主席的指示不被大家重視,不尊敬的時候。他這次的發言,是在毛澤東最困難的時候給了一個巨大的支持。第三點,早在1945年共產黨七大開會的前後,毛澤東安排他的部下,革命的同事,在前面領頭,開展對彭德懷的批判,在這次批判中,林彪的講話雖然不多,但也是公開地批判彭德懷的。

給毛澤東的看法是,林彪這個人能充分領會偉大領袖的意圖,再一個敢於承擔,有擔當,旗幟鮮明。1959年毛澤東把林彪搬上廬山來批評彭德懷,林彪都是面對面地對彭德懷進行批判,所以說這個人是旗幟鮮明,敢於擔當,而且對毛主席的意圖有充分的領會。到了1966年2月至3月,毛部署江青搞了部隊文藝工作會議紀要,為了加強對這份文件的重要性和分量,毛澤東指示林彪對於江青的這個會議要給予支持。毛親自在會議紀要上加了幾句話,就是林彪同志委託江青同志組織的部隊文藝座談會的會議紀要。林彪是欣然接受,這些都使毛對林彪滿意。

第四點,毛澤東要發動“文革”,這不是一般的事情,林彪說過,發動“文革”靠兩個東西,一個靠毛主席的偉大威望,一個靠人民解放軍的支持。我覺得林彪這句話講的是對的,毛澤東發動“文革”離不開軍隊作為堅強的後盾,他雖然是軍委主席,但是還是需要有一些人幫他打理軍隊,林彪在黨內在軍內都有很高的威望,林彪代毛主席管軍隊,毛放心。毛更知道,他必須再給林彪一些東西,激勵林彪的東西。

第五點,我覺得也是非常重要的一點。林彪這個人戎馬一生,身體不好,多年來精神萎靡不振,毛澤東對於林彪的健康情況了如指掌,他一方面關心林彪的身體,鼓勵他振作精神加強鍛煉,另外一方面也很滿意林彪的這種身體和精神狀況。

“文革”中葉群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第一點,控制林彪接觸的信息,林彪所有的信息都是由葉群控制的。第二點,給林彪的意見和批示“把關”,這都是林彪同意的,因為林彪知道他太太有這個政治敏銳性,所有的文件都一定要等他老婆看了以後才能送給毛主席。一定要遲一個小時,甚至要遲一天,等太太的意見,

葉群如何成為林彪的當家人

葉群這個人物在林彪的身邊特別重要,她是個所謂知識分子出身,屬於1937-1938年去延安的革命女性,那時去延安的女性很多,她是其中之一。

葉群在延安整風中被整過,整的時候不知道是神志昏迷還是半真半假,曾經把面盆當成尿盆,用一個盆,那個時候比較困難,這個盆洗臉用,打飯用,尿盆用,三用,也就是說被整得不輕。當時葉群曾經是王明擔任校長的中國女子大學的校部機關的一個科長,所以從中吸取了深刻的教訓,一定要找一棵大樹,找一個大鎚,終於找到了林彪。

她是有文化的,懂俄文,曾經在50年代翻譯過俄文的東西,在50年代漫長的十年中,跟她的夫君一同韜晦,閉關不出,深刻地研究宮廷政治,深有心得,夫妻共同在讀書。林副統帥讀書不是在“文革”,“文革”期間基本不讀書,他讀書是在50年代,苦讀,天天讀書,研究宮廷政治學,而且是夫婦共同把書讀。

葉群和江青有共同點也有差異,兩個人都有野心,都有文化,當她們跟夫君結婚以後,都還增加一個新特點,就是作風霸道,本來不霸道,但與權力接近了以後就霸道起來了。這兩位都會說話,一方面這兩人都會講意識形態的大話,江和葉是一樣的,都會說,滿嘴大話,同時又有農民革命女寨主的風格。

江青自稱老娘,葉群自稱姑奶奶,這是很有意思的革命文化中出現的情況,所以既會講革命的意識形態的文化,馬恩列斯毛都會講,同時也會講寨子裡面的語言,跟她們的先生都學會了很多。但是林彪在這方面說得很少,林彪是不太說的。

那麼,葉群和江青的不同點在哪裡?江青完全不能當毛的家,江青是聽毛的,當然,江青能影響毛,這是肯定沒問題的,但是,江青不能左右毛,誰都不能騙他。

而葉群基本可以當林彪的家,林葉是夫妻店,林彪在50年代漫長的賦閑十年裡面,已經形成了對葉群的依賴性,他們兩個在家裡冷冷清清,但應該講夫妻是共患難的,他對太太形成了高度依賴。

而葉群是很聰明的一個人,對宮廷政治學很有研究,林彪從多年的經歷中間相信葉群的判斷力之準確,而且林彪身體不好,精神倦怠,成天沒有興趣,又不喜歡吃,也不喜歡玩,這個灰暗的人生啊。成天研究宮廷政治學有什麼意思?比如賀龍元帥對食品對體育等都有一些愛好,可是他們兩個都沒有,天天枯坐在房間研究二十四史,所以心情灰暗,而且需要葉群打理內外事務。

“文革”中葉群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第一點,控制林彪接觸的信息,林彪所有的信息都是由葉群控制的。第二點,給林彪的意見和批示“把關”,這都是林彪同意的,因為林彪知道他太太有這個政治敏銳性,所有的文件都一定要等他老婆看了以後才能送給毛主席。一定要遲一個小時,甚至要遲一天,等太太的意見,他對他太太的這個政治敏銳性有很高的評價。

每一次上天安門,葉群給林彪的意見把關,把關的核心是捧毛、捧江,給他的所有意見都要加上捧毛主席、捧江青的內容。我們現在知道林副統帥每一次上天安門都是葉群導演的,就是只能比毛主席早一分鐘到,為什麼呢?早到太多的話搶毛主席的風頭,遲到的話,對偉大領袖大不敬。對這個一分鐘的把握是很難很難的,葉群不知道費了多大勁,林副統帥跟隨毛主席八次檢閱紅衛兵,非常非常吃力的一件事,你早到五分鐘十分鐘在那兒幹嗎啊?你是不是結黨營私啊,你是不是跟別人打招呼,要拉攏人心啊?所以葉群給林彪設計的是早到一分鐘的策略,這是我講的第二點。

第三點,協調和毛、江的關係,因為林彪有的時候和江青打交道的時候需要葉群協調。第四點,代表林彪指導軍中重要的人事事務,葉群是管軍隊的,這個女人不簡單,她是軍委辦事組的女當家,林彪看起來是個當家的,但所有指示都要經過她。

葉群參加軍委辦事組是毛的意見,毛對葉群的攬權都知道,但是不加以制止,他是把葉群看成林彪的替身來看待的。

林彪的“一號命令”

毛主席最喜歡的是林彪不管事,或者是指定性的,我叫你做什麼你做什麼。我們知道1969年珍寶島事件以後,有一個中蘇兩國副外長的談判,在北京談判的前幾天,林彪非常緊張,林彪開始管事了,他提了一個口令傳達給黃永勝,叫全國的機場把飛機都隱蔽進去,開始戰備,等等,被軍委的一個副總參謀長閻仲川加了幾個詞叫林副主席一號命令。這件事犯了大錯,為什麼,他是報給毛主席的,報毛和報給黃永勝是同時,他應該先報給主席,主席批准以後再往下報,他不應該同時。這件事情果真毛主席知道以後,極不高興,下令汪東興燒掉。林彪自己也知道他犯了一個大錯,就在這一天他批了這個通令以後,當天晚上他書寫了“悠悠萬事,唯此為大,克己復禮”,提醒自己,要順從毛主席,他後悔了。因為1967年有一天,林彪調動一個連的兵力都報到毛澤東那裡,毛批准以後才調動一個連的軍隊。全國進入戰備緊張狀態你是這樣一個態度,果真毛澤東不高興,林自己也知道了。林彪並不是十全十美的,經常會犯錯誤的。毛主席最喜歡的是林彪不管事,一旦林彪要發號施令了,毛主席就不高興了,而這一次應該講林彪並不是有其他的野心,是毛主席的猜疑心在作怪。

廬山會議之後毛是怎樣對付林彪的

第一個拋出陳伯達。第二個批陳整風。第三個甩石頭摻沙子挖牆腳。第四個,向全國人民公開毛澤東會見美國客人斯諾的談話。我印象還很深,林彪事件之前,人民出版社發行一個小冊子:毛主席1970年會見斯諾的談話,發行小冊子在全國宣傳。就在這個講話中,毛主席說,四個偉大討嫌,四個偉大是誰封他的,是林彪封給他的,偉大的領袖,偉大的導師,偉大的統帥,偉大的舵手,簡稱四個偉大。林彪事件之前,這個小冊子就傳啦。

1971年8月份開始,毛主席南巡,打招呼,為批判林彪做準備,他的南巡講話,汪東興寫的紀要基本上是真實的,各地的講話大致內容相同,是為廢林彪做準備的。還有一個,毛主席和江青真是高度配合,真的是政治夫妻,兵不厭詐,江青在1971年夏天為林彪拍一個照片,名字叫“孜孜不倦”,林彪在學毛選,麻痹林彪。

“九大”之後,林彪由盛轉衰

林彪的一些想法在九大上和毛澤東是有分歧的,林彪是比較主張“文革”結束國家開始搞現代化,恢復常規恢復秩序,毛澤東要不斷革命。毛廢棄了陳伯達給林彪寫的稿子,那個稿子是林彪比較欣賞的,就是“文革”結束以後,應該搞經濟建設。毛不看,用的是張春橋的稿子,張春橋的稿子就是繼續革命不斷革命。那麼,林彪在九大作政治報告的時候,事先稿子是一個字都沒有看的,他是很不高興的。九大上,毛主席正式安排林彪為接班人,又來試探林彪了。九大時間開得很長,開了20多天。有一天開會選舉大會主席團,毛主席說選舉林彪同志作主席團主席,嚇壞了林彪,好在林彪反應快,馬上拉了話筒說選偉大領袖毛主席作主席,然後林彪說流眼淚就流眼淚,流著眼淚歌頌毛主席的豐功偉績,在九大莊嚴的主席台上,兩個人演出了這一場試探與反試探的一場戲。另外,毛主席在這次會議上,借用外電的話表達了自己的不安,主要借用蘇聯人的話,說“我們現在是軍事官僚集團”。

毛主席在九大上安排林彪系統的人當了政治局委員,但又做了其他的布局。他任命了許世友、陳錫聯擔任政治局委員,他也讓李先念擔任政治局委員,幾個老臣,劉伯承雖然雙眼失明了也還是政治局委員,葉劍英也是政治局委員。所以,林彪並沒有真正實現清一色,特別是大軍區司令員這一級,林彪最希望能洗牌的這一級,毛澤東堅決不讓林彪染指,大軍區司令員這一級全是毛主席定的,林彪對廣州軍區只能有一個建議。

林彪推出林立果犯了大忌

毛岸英死了,毛岸青的身體又不太好,1970年的7月份,林立果被隆重推出,給毛主席和江青造成巨大的心理上的一個反應,因為他們兩位都沒有兒子啊。怎麼推出的?七月二十幾日安排得很好,專門安排的,林彪視察軍委的一個新工廠,特地安排兒子跟他一起走,錄像在軍中所有單位播放,這是第一個。第二個,七月下旬,林立果作學習毛主席著作的講用報告,這個講用報告長達七個小時,講了一天,七萬字,這個報告毛澤東當然看到了。

林彪昏了頭了,居然在家裡欣賞得不得了,說這個報告不僅語言像我,思想像我,連講話的聲音都像。他韜晦了幾十年,所以我們講人有的時候會利令智昏的。這個報告到了毛澤東那兒,包括軍隊空軍對林立果的吹捧,毛產生了負面的看法。本來毛澤東對林立果是有一點欣賞的,因為林立果是好動腦筋的人,動手能力很強,他是北大物理系的,喜歡搞一些軍械等。特別是在1969年林立果突發奇想,將張家口以北的一個山劈掉一半,放一個雷達,說這個雷達放上去以後,莫斯科要對中國放戰略導彈的話這個雷達可以提前知道。毛主席非常高興,親自接見林立果,稱他是革命小將,敢想敢做。毛主席鼓勵了,林彪本應該謙虛一點,但是他忘掉了,他以為毛澤東稱讚他兒子了,他就要隆重推出。主要林受了刺激,毛遠新這個時候在瀋陽軍區不斷受提拔,現在他要趕緊提拔林立果。毛主席的反應是,林彪同志認為自己身體不好了,這麼快這麼著急地把他的兒子也推作接班人了,這是主席跟江青、康生等人的小範圍的談話。康生直接在主席面前說,林彪昏了頭了,怎麼能隆重推出自己兒子呢,特別是毛主席沒有一個健康的兒子的時候,更不能推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在香港科技大學「重讀中華人民共和國史講座」上的演講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