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陶傑:彭定康深刻了解江澤民陰險

——肥彭說麥理浩

中國對於洋人,尤其研究中國者,先奉上微笑和友好的敬酒,先統戰,如果不從再強硬招呼。但彭定康一與中國交往就少了這道菜,即刻嘗到中國的鐵拳,反而令彭定康即刻見識了真面目。中國非常現實,在彭定康離開之後任職歐洲外事專員,江澤民即侍以上賓,還請彭定康去中央黨校演說。但前五年的施虐,已經令彭定康有了戒心,知道了什麼是真,何者為假。

彭定康的新書“第一告白”,涵蓋年代久長,披露了很多事情。

香港人只看與香港中國有關的部份,其餘的章節往往忽略。因為彭定康生於一九四五年,此書其實是戰後英國當代史的縮影,有許多作者見聞親歷的細節,是未來史學家的寶藏。

即使香港,也有香港人不知的一面,譬如前港督麥理浩,推行居屋、免費教育、廉政公署,亦為香港人懷念。麥理浩的社會經濟政策很開明,卻是反對開放直選的保守派。彭定康記述:

“一九七九年我第一次去香港。回英之後,以後排議員身份在衛報撰文,支持香港推行區議會直選。我的文章令當時的港督不太高興。他是一個首長型的人物,認為香港的政治壓力,政府只要處理好房屋和福利即可解決。他堅持地推展了龐大的社會改革,處理了大陸的難民潮。麥理浩是聰明人,不是誰的應聲蟲,因為有主見,在外交部不是一個很令人受落的人物,但他對於任何民主訴求沒有興趣。他是一個倔強的文明蘇格蘭人,自認他懂得如何與中國交往,對香港怎樣最好。他來自我畢業的貝里奧書院,我喜歡他。他不像其他人,沒有在我背後說壞話,往我背上插刀。”

彭定康留白之處,是指當年外交部“中國通”首領柯利達,以及其他如麥若彬等外交公務員。英國的公務員自恃是專家,對空降下來的政客有排斥心理。彭定康當年由馬卓安委任做港督,一個中文字也不懂,被外交部官員認為是外行。

中國對於洋人,尤其研究中國者,先奉上微笑和友好的敬酒,先統戰,如果不從再強硬招呼。但彭定康一與中國交往就少了這道菜,即刻嘗到中國的鐵拳,反而令彭定康即刻見識了真面目。中國非常現實,在彭定康離開之後任職歐洲外事專員,江澤民即侍以上賓,還請彭定康去中央黨校演說。但前五年的施虐,已經令彭定康有了戒心,知道了什麼是真,何者為假。

彭定康的中國經驗很獨特,在英國僅此一家。後來的金馬倫和歐思邦,就沒有這種經驗。看“第一告白”,知當代,諳世情,了解人性,此書如一本小百科,弦外餘音之頃,字句空白之處,可以意會,還有許多許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