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 > 正文

印尼仍面臨假新聞問題

印尼抗議者在法律援助學院辦公室外反對共產主義(2017年9月18日)

在雅加達競爭激烈、網路謠言滿天飛的選舉舉行幾個月之後,虛假新聞依然是印度尼西亞的一個問題。上個月,警方逮捕了一個專門製造假新聞的網路水軍組織薩拉森(Saracen)的三個頭目。雅加達最近的兩次紀念1965年的屠殺的活動,也因為假新聞促成的反共抗議而不得不叫停。

上個星期六和星期天,抗議者打斷了雅加達法律援助研究所舉行的活動。該研究所稱,有關該研究所活動的性質的假消息導致一些抗議者在該研究所外抗議,而該研究所的活動一次是一個跟1965年屠殺倖存者舉行的研討會,一次是一個有詩歌朗誦和音樂表演的社區活動。

雅加達法律援助研究所發表的新聞通報說,“顯然有人散布了假消息,散布了基於虛假指控的宣傳,還有系統而廣泛地發布的攻擊法律援助研究所的指令,聲言我們的活動是共產黨活動,要有共產黨宣傳歌唱活動,但實際情況完全不是那麼回事。”

現在還不清楚究竟是誰策動和發布了那些有關雅加達法律援助研究的假新聞。

薩拉森

雅加達郵報報道說,印尼警方表示,薩拉森組織接受一些政黨和候選人的訂單按需製造誹謗性的網路內容。訂單金額在每月7500萬到一億印尼盧比之間(相當於大約5650到7540美元)。警方還表示,這個網路水軍組織操控著80萬社交媒體賬號,播發警方所稱的仇恨性言論。

眼下的印尼政府很希望在目前還沒有重大選舉的情況下打擊虛假新聞。印尼記者反虛假新聞網路表示,在雅加達特區首長選舉期間,五分之一以上的假新聞直接涉及政治。即使被廣泛轉發的前雅加達特區首長所謂的褻瀆神聖的視頻也是由一個當地大學教授通過移花接木的手法製造的假新聞。

印尼現任總統佐科威·維多多也是假新聞的攻擊目標。在2014年總統選舉競選期間,有人散布有關他的宗教和族裔的假新聞。

印尼國內保安總管維蘭托上個月對記者說,印尼國家警察正在調查薩拉森的“結構和動機”。印尼警察打擊網路犯罪部主任伊姆蘭說,該水軍組織“組織機構良好”,能在不同的地方協調行動。

雅加達法律元援助研究所抗議

雅加達法律援助研究所和當地警方表示,有關該研究所社區活動的假新聞在上個周末引發抗議。在印尼,同情共產黨或共產黨活動的指稱依然是高度敏感的話題。1966年,在軍人獨裁者蘇哈托上台之後,共產主義在印尼被取締。

國際人民法庭是一個調查大規模屠殺和侵犯人權事件的組織。該組織的義工雷扎·穆哈拉姆說,“在雅加達法律援助研究所舉辦活動之前的10天,那次研討會的話題大綱在互聯網上流傳,標題說那是一次共產黨活動。採用這種手法就可以把我們這樣的調查1965年大規模屠殺責任問題的人權捍衛者說成是共產黨成員。”

好幾個參加該研討會的人被困在雅加達法律援助研究內直到星期天深夜,後來被人權委員會的人疏散。

64歲的溫通是當時大屠殺的倖存者。他當時因為參加學生活動被印尼軍方酷刑拷打,後來東躲西藏多年。他說,“在我們討論1965年事件的時候,總是會想到會有人搗亂破壞。”他本來打算參加星期六的研討會,然後再星期天上台發言。他說,“截至目前,我們還沒有被嚇得不敢說話。”

雅加達警方表示,他們試圖向那群圍困雅加達法律援助研究的暴民解釋說,那裡面沒有共產黨活動,但是暴民不聽。

影響尚未清晰

假新聞生態很多樣化,而且不斷繁衍,因此,打擊假新聞的一個推手,即使是打擊薩拉森這樣的一個團伙究竟會產生什麼影響還不清楚。

東南亞表達自由網路的朱尼阿托說,“薩拉森只是一個仇恨語言生產組織,其業務就是散布仇恨。但是,還有其他類似的組織存在。我聽國家警察機構的斯托姆普爾在電視上說,在薩拉森被破獲之後,仇恨語言下降了30%。但是,我自己當面問他,原來並沒有什麼數據支持他的這一說法。他只是說,他當時是在回答記者問題。因此,我可以相當確定仇恨語言實際上沒有減少。”

此外,炮製虛假新聞的人來自政壇各方。

ICT研究所的赫魯·素塔迪說,“打擊薩拉森只是減少了反對政府的聲音,但對假新聞沒有影響。不但政府反對派製造假新聞,政府和佐科威的支持者也製造假新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美國之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