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網聞 > 正文

在列治文的生活錯覺 我是生活在北美嗎?

傍晚時分,穿過公寓的地下車庫去倒垃圾,一輛渾身都透出嶄新的、白色的某中高檔品牌轎車緩緩駛過我,車主開著車窗,從車裡傳出的音樂的質感,可以聽出音響的效果很好。等等,有什麼不對勁的。這旋律怎麼那麼似曾相識?“等你等到我心碎,怎麼不見舊愛侶,問問為何我空虛?”我頓時啞然失笑,這不是張學友的歌嗎?我感覺自己一秒閃回到了我在上海的家,倒垃圾的時候,小區里駛過身邊的車裡坐著模樣不詳的中年男子,放著大部分中年男子喜歡的張學友的其他流行歌手的CD。可我這是在北美的溫哥華。

我住的公寓,離KPU(本地的一所大學)不太遠,貌似很多KPU的學生租住在此。就不提電梯里如果有對話,80%是中文了。夏日開著窗,半夜、凌晨的,寂靜的夜裡,忽然有年輕人的對話聲傳來,若你仔細辨識,好吧,十之八九,那是普通話或中國某地方言,他們PARTY完了,送女友或結伴回來。這樓下送別的小情話,讓半夢半醒間的我彷彿坐錯了時光列車回到了國內就讀的大學宿舍,熄燈前,女生宿舍樓下男同學送女朋友回宿舍,在樓下依依不捨濃情蜜意的話別聲,傳到住在低樓層的宿舍里。。。可是沒有錯,我這是住在北美城市大溫哥華地區一個叫RICHMOND的城市的公寓里。

來說一個最讓我懷疑我自己是不是生活在北美的生活片段吧。我剛來RICHMOND的時候,住處離Garden City的公園不遠,春天晴好的早晨,開車出門經過公園的籃球場,我詫異地發現,那裡有六七個中國大媽,不知通過何種播放器播放著廣場舞的音樂,在那裡一起歡快的跳著在中國國內已成為傍晚街景模式的廣場舞。這場景,至今想起來,都讓我深深的懷疑自己是不是來了假的北美城市。

最近,我偶爾早起穿過LANSTOWN,在FOOD COURT附近的寬敞走道里,悠揚的中國古典樂,伴隨有韻律的太極招式口令,30-40個老年人排成4排,在那裡飄逸地打著太極。在國內,我都很久沒有看到老人打太極了,自從廣場舞席捲全中國以後。關於太極的記憶,得回到我高中時代,我記得,自己偶爾錯過課間操的時候,會看到高中里的6-7個管後勤的老師們,在教學樓間的中心花園裡打太極。然後,是的,在RICHMOND一個算是很大規模的綜合商場里,在商鋪開業前,我們的華人爺爺奶奶們,可以悠然自得的打太極。不知道他們是通過什麼渠道和商場物業管理處達成了這樣的協議。

至於那些還沒走出機場就開始到處看到的方塊字;以及整個RICHMOND的中文招牌已經多過英文招牌;出門購物會講中文在RICHMOND就可以橫著走等等日常生活里隨處可見的中國元素,對已經在這裡生活了三年的我來說,倒沒有太多產生錯覺的可能了。不過,那是著實方便了家裡父母長輩的來訪。只要在RICHMOND,我就不會擔心父母走丟了找不回家的路,因為隨處找個華人面孔的人問個路就行。至於父母的感受么,他們的錯覺是:自己的女兒不是住在北美的溫哥華,而是住在一個飛行距離10小時的中國邊遠省份的三線城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溫哥華港灣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網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