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為鬥爭需要肆意標籤的右派左派

共產運動中分左派、右派,源自蘇俄,列寧的布爾塞維克稱左派,孟維維克即為右派。孫中山容俄聯共,改組國民黨後,傾共與拒共的,就分左派右派。再追溯遠點,蘇俄這分左右,又抄襲法國大革命。但左得不老練的,也被列寧批為左派幼稚病。到1930年代,世界出現經濟危機,被蘇聯宣傳盅惑的經濟成就蒙蔽,出現左傾流行病時。影響吾邦也很左傾,武裝的左派,便有毛共江西割據的打家劫舍,文的左派便在上海組左翼作家聯盟,就是魯迅這種與瞿秋白交深的夠左的作家,也為口號展開爭論,遭左聯中四條漢子批評,說魯迅右了哩。

中國文壇被周揚、夏衍、田漢、陽翰笙等統治多年。1957年,這四條漢子打眾多文藝界作家藝術家為右派後,到文化革命,他們又被毛澤東盡搞成右派反動派,還被毛主席的紅衛兵左派小將,殘酷地斗得身殘心理也殘,田漢還自殺。當過左派,在毛手下,隨時也可成右派。文革後,周揚從人性的異化覺醒,再被更左的胡喬木批他為右派。1962年,習仲勛主持寫了陝北根據地創始者劉志丹的小說,批判他是利用小說反黨,文革中也被紅衛兵左派惡鬥。文革後,才放出秦城監獄。

這七八十年,鬧這左右的惡鬥,斗到毛澤東成了神,跟著他左的二把手劉少奇、林彪都成了鬼,正是老毛這麼翻手為雲的左,覆手為雨的右,把中國玩到幾千萬民眾餓死,國民經濟崩潰,亞洲四小龍崛起了。停了老毛這左右之斗,與給戴各類反動帽子的折騰,去發展生產力,才暴發出GDP的高增長,可是,某些染過這種左右病菌的人,好像他的文化基的左,難改,若害了癲癇那樣的病,總要不斷地發左瘋。也有吃過左的甜頭像吸了左毒,就如毒癮那麼難戒哩!

從毛澤東在江西打AB團,身上戴只鋼筆臉上有架眼鏡的,也要打,到延安,搶救運動整知識分子,就形成中共黨內一種經驗,或稱政治世故,叫寧左勿右,犯左的錯誤,可原諒是認識問題,犯右的錯誤,就是立場問題,原則問題。於是,人們多數傾左、偏左,覺得左很彆扭的,也抹下臉去裝左充左。無論延安時、內戰時,及1949年後進入這紅色暴力集團的大小人物,假若不跟著左、學著左、裝著左,便在眾人皆左中,顯出你右,難以立腳。

筆者發現當年鎮反中,某區長見鄰區一天就殺7、8人,自己才殺4、5個,就擔心批判自己右了,趕忙添些殺的數字去補上。筆者在廣漢三星鄉土改中,見五村的土改組長報請,殺了一個張地主,用來推動地主挖底財交賠罰款,無果。臨到土改將結朿,一村病死一僱農,一村土改組長敏銳的敵情觀念,懷疑是邱地主陷害,仍報上批准,殺了這邱地主,用來辨白自己沒有犯和平土改右傾錯誤。到了文革,那些紅衛兵打死校長、教授,誰又不是由此左瘋發展出極左立場,颳起更左的左風呢?而此時被紅衛兵斗得坐噴氣機與關牛棚的新右派稱走資派,他們儘是當年打右派的打手或領導呵!鄧小平這反右運動的大將,文革中不是也到右派勞改江西農具廠嗎?

因此,經歷次運動中這寧左勿右潮流鍛煉與習染,無不左得左氣衝天了。那麼,反右運動獲打右派指標,單位里抓右派,豈不只好從這些左派中抓么?雖然此人在知識群里是左派,放他到工農群里一比對,就變成右派。在彼運動,他是左派,此運動,即是右派了。毛澤東正是這麼左右折騰,不僅折騰得黨內學者翦伯贊、鄧拓、吳晗等自殺,他的貼身大秘書陳伯達、師哲、李銳及田家英,不死於非命,也關入秦城監獄。而中國的歷史轉折,竟然是審判老毛樹的中國左派旗手江青,關他們四人幫入秦城監獄,才啟動的。

也吃過右的苦頭的鄧小平,仍很難改變他頑固地極左立場,當他下令調兵屠殺了天安門和平請願學生,掀起的左風,颳得左派把他改革說成是匈牙利修正主義納吉時,他才發狠話,誰不改革,誰下台,去止住左。冒出中國姓社還是姓資,應反左還是反右時,鄧小平發現他鎮壓出的右風,又將燒到他了,又說:要反左,但主要是反右。可惜,他一死,左的復辟不僅被薄熙來這老紅衛兵在重慶搞得風生水起,去年北京拿任志強對輿論應一律姓黨問題說點二話,還掀起了十日文革。

毛澤東堅持對知識分子左的路線,幾乎從他一吹捧痞子運動好得很,就開始,加上他對黨內強過他知識的張國燾(北大出身,在第三國際工作過)、王明(出身莫斯科中山大學,第三國際中國代表)、張聞天(中山大學紅色教授,留學歐美,遵義會議上選為總書記)這些曾圧在他這土包子頭上的知識分子,都被他用各種謀略搞下,加上他年輕時在北大圖書館做打工仔,受到過教授胡適、張申府、傅斯年冷遇,便種下他對知識分子的怨懟,但打江山時,他不得不利用知識分子,要坐江山了,便可報復了。早在1947年,毛就電告史大林,準備在掌權後,即消滅知識分子領導的民主黨派了,把他兔死狗烹的計謀預告出來,受到史大林的阻止,才免強吸收民盟、民革等共組聯合政府,以共同綱領作臨時憲法。史大林死後,1954年,他就弄一部憲法來宣稱政府性質,是無產階級專政了,不服的或有點牢騷的民主傾向知識分子,盡打為右派。應該說,這反右運動,非老毛1957年變臉,而是蓄意已久。

打出了幾十萬實是幾百萬,大批在苦役加飢餓中死亡。幾年後,毛的好學生波爾布特從中共黨校卒業,回柬埔寨前,去請教老毛革命經驗,此時毛還說:中國的教訓,就是清除知識分子不徹底。於是,波爾布特領著這聖旨,回國就宰盡殺絕地滅文化人,竟然殺了全國800萬人口的1/4。至今,還受聯合國控以反人類罪受審。以柬埔寨對比中國文革的大滅知識階層,北京大興、湖南永州與廣西殺地富反壞右還殺出吃人肉罪行,仍可證明毛對波爾布特傳經的不虛。在毛這種仇恨知識分子情結中,中國從江西、延安到1957年的反右滅知,給中國造成文化知識的絕種斷代,遠超元蒙與滿清兩朝。史家稱南宋後,也就是陸秀夫背小皇帝崖山跳了海後,謂崖山之後無中國,當代史家則稱,毛的文革之後,才更無中國啊!

直至今日,還有人不顧這些真實歷史,也不用思想史、文明史去辨別反思歷史,腦里仍裝毛語錄教條,和年輕時玩的文革政治術語,反右運動時,年紀不大,右派也沒見過,只跟著唱了些歌叫“社會主義好”,便刻入腦子有“右派分子想反也反不了”之句子,於是,把右派是反黨、反社會主義,固化他的頭腦,今天,老大不小了,他腦里僵死概念,成了原教旨,還以此自詡為堅定的革命左派!且還念念有詞,只是比胡喬木、鄧力群這種還讀了些書的左派來,只是文盲級的老左矣!.

今天,再翻出當年批右派反社會主義的老帳來分辨,純屬栽誣,就以章乃器先生說定息非剝削的言論,也是超前的高明,對比今日股民投資獲的股息利潤,不是同樣性質么?難道硬要全搶走一個子兒不留,才叫社會主義,這社會主義,豈非搶奪主義了嗎?章乃器的右派言論,不過是經濟學常識呢!

倒是今日特權者憑權力劫奪土地資源進行壟斷性盤剝,搶奪近幾十年創造國民財富2/3,這種世界歷史空前末有的大攫奪。掛一塊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招牌,能遮掩住嗎?

怎麼?滅了反社會主義的右派60年後,這極權國家,倒變成比好的民主資本主義更壞的專制資本主義了。講社會主義,最大特徵,就是:講民眾福利,避免貧富懸殊。但這紅色專制政權,不僅用“三公”消費將福利盡給予官僚,甚至用天淵之別的退休金,再傾斜給退休官僚,而貧富懸殊,竟然佔全國人口0.01%的特權階級,擁有全國70%的財富。更可笑的是,今天,誰.揭穿他們這假社會主義真剝奪主義的,仍遭受當年講真話右派同樣的打擊,不戴右派帽子了,可用漢奸與敵對分子名義懲辦。他們這麼玩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還玩得下去嗎?

更荒誕的是60年前打的著名大右派儲安平與羅隆基,他們洽是留學英國,師從拉斯基這位世界首創社會主義理論思想家,其聲名大到與那時哲學家羅素齊名。今天,英國推崇社會主義的工黨,還尊拉斯基為祖師爺。可是,其兩個中國得意學生,卻誣以反社會主義之名,冤死文革,中國這社會主義,早就暴露是大騙局了。

社會主義在毛澤東那裡,被他解釋為:馬克思加秦始皇,斯諾說毛沒有馬克思主義,只有三國演義,糾正他是史大林加秦始皇。毛要的馬克思做皮,核心是要秦始皇的專制主義代替社會主義,中國就只有秦皇主義了,不冤嗎?

再看社會主義在鄧小平那裡,又是如何詮解的。到他革命到80多歲老了,1992年出現姓社姓資爭論時,也如最近鬧輿論必須一律姓黨爭論一樣,鄧小平承認說自己也弄不懂社會主義,只用他“貓論”“摸論”來敷衍,把他論點一拌開,只不過是功利主義。此前的1989年夏天在北京學潮中,鄧會見戈爾巴喬夫時說的有一段話,談及1963年他主持與蘇共論戰社會主義與修正主義的“九評”時,也承認那些爭論,中蘇兩家只說了一些空話。但是,他批儲安平、羅隆基這些真社會主義者,他不僅不承認是空話、謊話,還要用不予給他們幾個代表性右派改正,來為他的假社會主義作犧牲。

幾十年來,我們看鄧小平與毛澤東玩社會主義,玩死幾百萬知識分子的性命,把農民玩成公社農奴,又玩成18世紀血汗工廠的工具,卻把他們兒孫盡玩成世界大資產階級財團了,不僅說反右是必要的,還弄一張“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來包住里住他們資產階級的臭惡,可是,最近富商郭文貴一暴料,卻臭氣熏滿全世界呵!

至今,還有文革左派拿57右派作反共說亊,我要舉證出57右派有太多左派,他們因左而倒霉於反右,與年輕後輩左派倒霉文革,都是被毛鄧玩弄,如出一轍,居然認為他這擁毛左派比那些反黨左派高明,很可笑,請看筆者憑記憶列舉如下當年左派被打為右派者,即可以斑窺豹:

章伯鈞,他還是留學德國即參加共黨,且參加過北伐,脫黨後,他與國民黨左派鄧演達組織第三黨,且是以後民主同盟與農工黨創始人,他只是建議設立政治設計院,代替毛澤東一個腦袋的設計,使設計更科學民主而已,他這資深左派,便打成右派,豈不很典型嗎?

馮雪峰,這位在1930年代即左翼作家聯盟書記,湖畔派詩人,延安派往上海聯繫魯迅的人,當了一世左派的標杆,也網入右派堆,不奇怪嗎?

葛偑琦:這個一二·九入中共的大學生,被派往國軍中刺探了大量軍事情報供給延安,做了中共密探,後來在人民大學任教師,竟以他授過國軍少將軍銜,被打為大右派加反革命,同張露萍、潘漢年同類蒙冤,能算真右派嗎?

丁玲:無論她在當時的左聯,還是在延安窯洞受毛澤東填辭稱頌她:“纖筆一隻誰與似,三千茅瑟精兵。昨天文小姐,今日武將軍。”到晚年還拿罵作家沈從文來表現其左,也是大左派呀,而劃她右派的周揚,被他恨了罵了幾十年,周揚也冤,後來周揚說:毛主席給他劃文藝界右派名單,我看後說:許多人找不出他們言論來劃呀。毛說:翻舊帳嘛。丁玲就是翻她在延安寫“三八節有感”對延安女人說了點不平話,攆入右網和北大荒的。

這麼以話語構陷、栽誣打右派,多少左派能不打入右網?請再看:

費效通、曾昭輪、黃葯眠、陶大鏞等6教授,多是蔣介石搶救的文化精英,如曾昭輪收到蔣介石給的飛台灣機票也不願往,這六人,皆以章羅聯盟的嫌疑,就劃入右派。

鍾惦棐這電影理論家、石揮這電影皇帝、吳茵這東方老太偶像,儘是著名的左派電影界名人,齊收入右網,石揮這最有才華的表演藝術家,被鬥爭後跳了海。

毛澤東玩左中右的魔方,他說:凡是有人的地方,都有左中右,這完全是從謀略術設計,與鬥爭哲學著眼的。為何看不到有人的地方,便有好人、平常人與壞人的區別?無論從外表與心靈,也有美的、一般的與丑的區分呢?毛的左中右完全是為他敵我友設計,他用策略依靠左派團結中派孤立和打擊右派,使多少人此時是他依賴的左派,彼時就成他打倒的右派。劃左中右全憑他操作,用此,他把人與人的關係,從黨內到黨外,從家庭倫理到社會倫理,全撕裂得血淋淋的,至今人與人不僅難有友愛,也難建誠信。當他玩此左中右魔方到咽氣,從鬥士紳地主、資產者到張國燾、劉少奇、林彪、周恩來,最後斗他老婆江青與侄兒毛遠新而告終。儘管,今天還有人從他那左中右的鬥爭旋渦成長,滿腦還殘留著鬥爭波浪的皺紋,仍想以毛的遺產來展現風流人物還看今朝,除了顯現精神貧瘠與可憐,在這網路信息促生智民與公民的新時代,已再難有老毛靠封閉來玩他左、中、右魔術的條件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