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中共對朝制裁動真格 不禁原油留生機?

中國輸往朝鮮的原油,主要來自於大慶油田。一般先通過鐵路運輸到丹東,再通過管道輸送到朝鮮新義州的煉油基地。

周五夜間,中國商務部、海關總署發布公告,限制向朝鮮出口液化天然氣及精鍊石油產品。值得注意的是,公告並沒有對原油貿易進行任何限制。與此同時,目前平壤汽油價格已經是年初的一倍。

這份題為“商務部、海關總署關於執行聯合國安理會2375號決議的公告”的文件當時時間周五(9月22日)夜間20:56分出現在中國商務部的官方網站上,並且宣布公告內容自9月23日零時起開始執行。

該文件的主要內容是頒布對朝石油產品出口限制的細則,從而切實貫徹9月11日通過的聯合國安理會對朝制裁決議。公告規定,全面禁止從朝鮮進口紡織品;凝析油、液化天然氣立刻禁止出口至朝鮮;而精鍊石油產品的出口限制措施,則從10月1日起執行。公告宣布,當聯合國各成員國對朝鮮出口精鍊石油製品總額接近聯合國制裁決議所規定的上限時,中國政府將頒布當年度的精鍊石油產品對朝出口禁令;公告還指出,即便在上限達到之前,精鍊石油產品的出口對象也不得是安理會制裁範圍之內的個人或實體,而且必須與朝鮮核計劃、彈道導彈計劃等制裁決議所禁止的活動無關;出口精鍊石油產品僅限於朝鮮國民民生之目的。同時,繼續禁止對朝鮮出口航空燃料。

根據美國當局掌握的數據,朝鮮每年大約進口850萬桶石油產品(約合128萬噸),其中約一半為原油,另一半則為汽油、柴油等煉製產品。安理會2375號決議規定,自2017年10月1日至2017年12月31日,聯合國各成員國對朝鮮出口精鍊石油產品不超過50萬桶(合6萬噸);自2018年1月1日起,每年對朝鮮出口精鍊石油產品不超過200萬桶(合24萬噸)。

北京方面曾經多次強調,朝鮮半島無核化和中國利益高度相關。在擔憂半島發生核戰的同時,中國也擔心平壤政權崩潰,這會導致大量朝鮮難民湧向中國,而美軍也很可能就此推進到中朝邊境。正是出於這樣的戰略考量,中國一方面執行聯合國對朝制裁決議,另一方面也嘗試給朝鮮留有一線生機。最新的制裁決議就應中國要求而刪去了美方一度堅持的完全石油禁運條款。

根據美國駐聯合國使團提供的數字,北京每年向朝鮮提供400萬桶原油,450萬桶精鍊石油產品,比如汽油和柴油。

平壤汽油漲價

法新社報道稱,在國際制裁日益嚴厲的背景之下,平壤汽油零售價格在兩個月內上漲約20%,比年初價格翻了一倍。

朝鮮汽油銷售以“公斤”為計價單位,而不是較為通行的“升”,而且零售消費者必須以美元等硬通貨支付。平壤一家加油站員工對法新社表示,周五汽油價格還是每公斤1.9美元,周六已經是2美元,並認為價格還會進一步上漲。今年1月,每公斤汽油價格不到1美元。

一升汽油的重量約為0.77公斤,因此平壤目前的汽油價格約等於每公斤1.54美元。

今年4月,國際制裁力度尚未加強之時,朝鮮汽油就開始漲價。朝鮮問題專家、韓國延世大學教授魯樂漢(John Delury)表示,當時預期一旦中國加入制裁,朝鮮的燃油價格還會繼續上漲。因此平壤政府試圖通過“提前漲價”的方法,來提前消化制裁可能帶來的陣痛。另外,制裁針對的主要對象朝鮮軍方可能已經提前有所準備,充實能源庫存。

法新社駐平壤記者觀察到,現在朝鮮首都的道路交通明顯沒有年初時那麼繁忙。不過特朗普推特上有關“朝鮮加油站前排起長龍”的說法並未得到證實。

不停原油留一線生機?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商務部的制裁執行公告中,特別指出了出口限制不包含原油。而根據安理會第2375號制裁決議,聯合國所有會員國在決議生效後“任何12個月期間向朝鮮供應、出售或轉讓的原油量,不得超過本決議通過前12個月內會員國供應、出售或轉讓的數量”。

一些市場分析人士認為,中國是朝鮮的最主要石油來源。根據《紐約時報》今年9月初的報道,全長約30公里、穿越中朝邊境的“友誼”原油輸送管道近半個世紀以來一直是朝鮮的經濟命脈;不過,幾年前,中國就停止向外界公布向朝鮮輸送原油的數據。因此,這條管道目前究竟運輸了多少原油並沒有確切的數字。

如果中國只限制成品油出口、而不對原油供應進行限制,理論上朝鮮依然有可能將原油加工煉製成汽油、煤油、柴油等精鍊產品。

朝鮮煉油能力低下

據負責該管道運營的中國石油天然氣集團公司2015年公布的消息,通過該管道運輸的石油維持在每年52萬噸。該公司還在其官方網站上透露,這條中國目前唯一的對外出口輸油管道之終點是朝鮮新義州油庫,從該油庫到附近的煉油廠還鋪設有一段輸送管道。而據中國石化工程建設有限公司在其官方網站上介紹,這座名為“烽火煉油廠”的原油精鍊設施,也是由中方在70年代負責援助建設的。

另據《中國能源報》2013年的一篇報道,除了烽火煉油廠,朝鮮還在靠近俄羅斯邊境的羅先地區擁有另一座名為“勝利”的大型煉油廠,與俄羅斯鐵路系統連接,主要加工來自俄羅斯的原油,其煉油加工能力為每年200萬噸。不過,勝利煉油廠已經在2009年停產。一度有消息稱,中國以及蒙古的企業有意投資朝鮮陳舊的煉油廠,改善其煉油生產能力,但是隨後並沒有與之相關的公開消息。

日本財經媒體《日經新聞報》日前亦分析指出,雖然朝鮮國內有煉油廠,能對進口的原油進行加工製造用于軍事目的的汽油等石油精鍊品;但是其石油精鍊品產量有限,因此“肯定會對其軍事活動產生影響”。

此外,中國方面可能還會因為一些工程技術原因而無法中斷對朝鮮的原油供應。根據中石油集團幾名工程師2011年撰寫的一篇題為“中國-朝鮮原油管道中方段流動安全性評價”的論文,如果中斷輸送,原油中的蠟會堆積起來,堵塞管道;論文建議,為保證管道運輸安全,夏季停止輸送的時間不能超過八個小時,冬季不能超過兩個小時。另一篇論文則指出,這條40餘年歷史的陳舊管道已經處於事故多發期,,存在易燃、易爆以及易腐蝕、有毒、易泄漏等巨大風險,成為丹東和鴨綠江的安全隱患。一些專業人士甚至認為,這條管道的安全輸油量下限應為每年60萬噸。中石油集團還曾經於2015年4月初在丹東輸油站首次組織鴨綠江水上油品回收應急演練,以應對中朝友誼輸油管道在鴨綠江底發生泄漏的風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德國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