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陶傑:擁有技術不是罪 養大邪惡才是罪

——原題:地獄之旅的起點

北韓擁有了氫彈,正本清源,責任在英美。

第二次世界大戰末期,美國研製原子彈的“曼哈頓計劃”接近成功,但僱用的許多物理學家,早已經被蘇聯滲透得一塌糊塗。

其中一個,是德國富克斯。在萊比錫大學讀書時加入共產黨,一九三三年納粹上台,他逃去加拿大,轉往英國讀博士。在英國讀書時主動接觸蘇聯大使館,請纓為蘇聯做間諜。

富克斯後來轉往美國的實驗室,將氫彈秘密交給蘇聯。一九四九年,蘇聯也試爆了氫彈,富克斯被查,供認一切,入獄十四年。

還有美國猶太夫婦羅森堡,也是物理學家,雙雙被判死刑。

這些“自由知識份子”主動做蘇聯間諜,有兩個原因:一、納粹希特勒太過殘酷,非黑即白地,二三十年代的西方知識份子覺得蘇聯的社會主義才是公義的力量,至少制衡了希特勒。

二、美國在廣島長崎投下原子彈,頃刻屠殺平民十多萬。研製原子彈的物理學家覺得對不住良心,想到戰爭結束之後,美國成為擁核的唯一國家,萬一美國總統瘋了,世界會因此而終結。為了拯救人類未來,最好是讓蘇聯也擁有原子彈,保證可以共同毀滅,才可以約束美國的霸權。

這些左翼知識份子的天真,除了誤信斯大林、對美國資本主義制度的自我疑慮(Self-doubt)以至西方殖民主義的自我罪疚(Self-guilt),他們的短視在於不知道蘇聯擁有原子彈秘密之後,還可以擴散;而且幾十年之後,擴散到巴基斯坦和伊朗,還交叉感染向遠東的北韓。

美國總統是民選的,美國總統受憲法和文明制度的制衡,美國不可能出現獨裁,也有足夠辦法牽制總統。美國和西方以外的“文化”,沒有議會民主,出現狂人暴君的風險比美國高千百倍,而且那時還不知道有幾種輕度精神病,叫抑鬱症,還有躁狂症,到了網路手機的廿一世紀,可以如此普遍。

富克斯和羅森堡種下的惡因,一時保障了美蘇冷戰時互不敢動手的“和平”,沒有拯救世界,留下了惡果。今日的美國左民,只懂得恥笑川普,好像川普隨時會毀滅人類。如果人類或西方,由這種蠢人做所謂的“意見領袖”,毀滅是遲早的事,自取滅亡,亦不足惜。

歐洲的伊斯蘭人口已經在膨脹,擁核的野蠻國家也在增加。三十年代一批戴著圓眼鏡、氣質非凡、學識深厚的科學家,見到蘇聯試爆氫彈成功時,一度感極落淚,他們以為高於政治家,在拯救世界,其實世界從那一刻起,正在滑向這些幼稚園學生用純潔和善意鋪成道路的地獄。

所以毛澤東說:書讀得越多越蠢。雖然不應一概而論,但天真和愚蠢,許多時候確只一線之差。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莉亞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