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果敢前世今生 周恩來的賣國成就世界毒瘤

——果敢的歷史和周恩來的賣國

中緬勘界工作進行了幾十年,直到五十年代中期仍然存在北段,中段和南段三大爭議,北段是克欽邦北部的歸屬,南段即薩爾溫江以東的佤邦的歸屬。周恩來主事劃界,他口頭上是『互惠互利』,實際上是『予取予求』,基本上全盤接受了英國人的邊界主張,即便中國人民解放軍佔領的佤邦地區,亦予一九五六年自動放棄,而緬甸軍隊至今也進不去,於是那裡成了世界毒瘤『金三角』的一部分。

中共政府賣東北大片土地給俄國,又賣大片土地給印度,卻罵人家台獨、藏獨、疆獨。先不說它如何在五十年代支持台獨反對蔣介石政府,暗地裡財力物力地支持台獨。就問問它為什麼單單不罵“蒙獨”?外蒙古獨立時它是歡欣鼓舞地堅決支持蘇聯把外蒙獨立出去的。它四十年代還鼓動所有的民族都獨立,它說民族獨立、民族自決是馬克思主義。現在它卻一改初衷大翻臉。

大概是從十幾年前開始,中國的毒品泛濫,世界各國的緝毒行動也聚焦到中國雲南地區,毒源是在與雲南省鎮康縣比鄰的緬甸果敢地區,那是金三角最北的一角。近日‘果敢’又開始揚名。緬甸政府軍把‘果敢民主民族同盟軍’和它的領袖彭家聲趕出了果敢,數萬民眾逃進中國。果敢是講中國話,用人民幣的地方,因此引起了中國人的關註:果敢究竟在什麼地方?

果敢的地圖

果敢面積兩千七百平方公里,成東西寬二十五公里,南北長五十公里的矩形,怒江的下游薩爾溫江是它的北界和西界,江北是中國德洪傣族景頗族自治州,江西是緬甸撣邦,身為‘撣邦第一特區’的果敢東邊與雲南鎮康縣相連,南邊與‘撣邦第二特區’佤邦隔南定河相望。那裡交通閉塞、山巒疊嶂,人口大約十五萬,是一個人口密度不高的地方。

緬甸最大的少數民族‘撣族’就是中國的傣族,次大的‘克欽族’就是景頗族,因此緬甸的撣邦和克欽邦是緬甸的兩個重要的邦,它們不僅有自己的武裝,而且還有獨立的傾向。果敢的居民大多是漢人,在緬甸也叫‘果敢族’。果敢在撣邦的東北角,果敢族還是撣邦中的少數民族,仰光政府的管轄能力鞭長莫及,歷史和現實中的問題都非常複雜。

雲南漢族常說祖先是明朝開朝時從南京去戌邊的,果敢漢族則說祖先是隨一個明朝皇帝逃到那裡去的。‘果敢’本是當地的一個山名Kokang,本義已無人知曉,當地人按‘水果勇敢’把它譯成英文的FruitDaring,就象說英國是‘英雄的國家’,法國是‘法律的國家’一樣,實在非常荒謬。

十九世紀英屬印度并吞緬甸前,緬甸王朝和中國雲南行省之間有一大堆歸屬不甚確定的土邦,他們既向滿清政府,可能也向緬甸王朝貢獻方物,果敢就是一個揚姓土司的地盤。根據這些朝貢的記載,就把親疏有別,甚至幾面朝貢的土邦統統說成是中國的領土,當然會發生謬誤。然而,有些地方本來就是歸屬未定的,也是可以據理力爭的。

一八八五年十一月,英屬印度當局借口保護一個英商木材公司,出兵佔領緬甸王城曼德拉,俘虜了緬王錫保,一八八六年元旦,英印當局照會清政府,宣布緬甸併入英屬印度。同年七月二十四日,中英兩國在北京簽訂《緬甸條款》,清政府承認英國在緬甸的主權,雙方承諾派員勘定中緬邊界。

中緬勘界工作進行了幾十年,直到五十年代中期仍然存在北段,中段和南段三大爭議,北段是克欽邦北部的歸屬,南段即薩爾溫江以東的佤邦的歸屬。周恩來主事劃界,他口頭上是‘互惠互利’,實際上是‘予取予求’,基本上全盤接受了英國人的邊界主張,即便中國人民解放軍佔領的佤邦地區,亦予一九五六年自動放棄,而緬甸軍隊至今也進不去,於是那裡成了世界毒瘤‘金三角’的一部分。

周恩來放棄的領土

上世紀四十年代,中國遠征軍九十三師曾在果敢滯留,一些有黃埔背景的軍人在土司辦的‘新城進修班’授過徒,一九四八年該班畢業生中有羅星漢和彭家聲等人,羅星漢後來是世界級大毒梟,彭家聲則是貨真價實的果敢王,另一個世界級大毒梟坤沙(張奇夫)也從撣邦趕來新城留學,果敢真不愧為‘世界毒梟的搖籃’。

十九世紀中期,東印度公司的英國人就開始利用果敢人種植鴉片,這就是禍害世界的金三角之始。果敢人有中國人的謀略,黑社會的義氣,還有在‘果敢黃埔’里學來的武術,出幾個羅星漢、張奇夫之類的毒品社會魁首,是不足為怪的。

羅星漢開始是靠一連緬甸軍隊的幫助,取代國民黨軍殘部,控制了金三角的毒品交易。六十年代初,緬甸軍人奈溫趕走文人吳努,羅星漢又夥同軍政府,趕走了反抗軍政府的土司楊振聲。

彭家聲一九三一年生,祖父是落戶在果敢的四川人,他十八歲就在楊土司的自衛隊里當分隊長,後來當上副大隊長,在地方上頗有聲望。土司楊振聲出走後,彭家聲賦閑在家,但羅星漢引來的緬軍軍風極壞,果敢地方盜賊蜂起,他又組織了一支幾十人的‘人民革命軍’來維持秩序。

一九六五年,羅星漢把彭家聲的武裝趕出果敢。彭家聲避入中國後,三度去北京見到緬共領袖德欽巴登頂,中共要他接受緬共的領導,起初他堅決拒絕,後來在‘逐客令’下不得不就範。一九六八年彭家聲就任緬共東北軍區副司令員,屬下改編成緬共人民軍四○四部隊,緬共中央政治局委員陽光擔任該部政委,中國人民解放軍臨滄軍分區派一百名幹部管訓這支部隊,是年就把緬甸政府軍趕過薩爾溫江。

緬共在緬甸完全沒有群眾基礎,原因是土改鎮反和三年自然災害期間中國民眾大量外逃,因此緬甸人民聞共產黨如聞虎而色變。緬共東北軍區收容了大批中國知識青年,幹部大多又在重慶受過五十四軍的訓練,中國方面不僅供應軍械後勤,而且還派有軍事顧問參與指揮。一九六八年初該部在中國境內練成後,於瑞麗、潞西附近進入緬甸,後有果敢軍和佤族軍加入,遂成緬共最有戰力的單位。

毛澤東死後,中國國內經濟幾近崩潰,鄧小平帶頭破滅了‘共產主義理想’。一九七八年柬共失敗,鄧小平決定‘懲罰越南’,為了獲得東南亞各國政府的支持,他承諾停止對各國共產黨武裝鬥爭的支持。

一九八○年中共要人喬石會見緬共中央代表團,宣布將逐步減少並於一九八五年全部停止對緬共的支援。這個消息傳到緬共內部,士氣頓刻瓦解,東北軍區大批幹部開始販毒,果敢和佤邦就成了緬共臨死前的‘南泥灣’。

一九八九年三月十一日,‘以毒養軍’的彭家聲率部脫離緬共,成立‘果敢民主民族同盟軍’,並與緬甸政府實現和解,實行自治,那時他已經在世界十大毒梟榜上有名。同年四月十七日,佤邦趙尼來、鮑有祥響應彭家聲,率部隊脫離緬共,還將緬共中央機關禮送中國,不予加害。緬甸共產主義運動從此結束。

一九九二年,彭家聲在果敢的權力曾經被部屬楊茂良、楊茂安兄弟篡奪,二楊是來自雲南臨滄地區的知青,擔任過緬共東北軍區的幹部,在二楊掌握果敢幾年中,自果敢向雲南滲透的毒品,占雲南緝獲的毒品總量的百分之七十,因此中國政府為之震怒,而二楊的親屬也參與販毒,弟弟楊茂賢被雲南警方拿獲處決。

一九九五年彭家聲奪回權力,但是緬甸政府軍在楊茂良、楊茂安的幫助下,乘機渡過薩爾溫江,佔領了果敢的交通要衝和軍事要地。一九九五年十二月,有緬甸政府代表參與的“果敢臨時政府”成立,從那時侯開始緬甸政府軍就沒有從果敢撤走過,不過雙方相安無事。

自一九九六年以來,世界十大毒梟之一的彭家聲,卻一心積極想改變果敢的毒窟惡名,聯合國糧食署和中國方面都予大力幫助,但至今種植糧食和經濟作物的計劃無一順利,相反發展賭業卻頗有成績,窮山僻壤間的果敢似乎永遠沒有正道可行,惟‘煙賭’二字可作可為。

這回緬甸政府軍剿除人數僅兩千的‘果敢民主民族同盟軍’,沒有化雷霆萬鈞的力氣,也沒有羅織什麼‘禁煙禁賭’理由,因為這是緬甸政府的主權;而今日之中共已非昔日之中共,彭家聲亦非往日之緬共,同盟軍逃進中國當然是可以的,要想打回果敢老家卻不是那麼方便的事情了。

近日,又聽說緬甸政府軍出動二十幾輛坦克,要討伐另一個使用人民幣的‘國中之國’——佤邦。這是在果敢嘗到了甜頭的緬甸政府軍,要在佤邦‘宜將剩勇追窮寇’了。如果它能消滅強大的兩萬佤邦聯軍,親美的克欽邦武裝恐怕也指日可亡了。對任何一個主權國家的‘統一大業’,我們都樂觀其成,只怕它力有不逮。

反觀五十多年前,無產階級革命家周恩來同志將至今還‘歸屬未定’的大片領土無爭地贈與他人,實在是毫無意義的賣國慷慨了。

二○○九年九月三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動向》2009年9月號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