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大陸娛樂 > 正文

25歲的劉濤和15歲的劉亦菲同框 網友:對比刺激人

劉濤的新綜藝要開了,攜手她家的小王同學,在瀘沽湖開客棧。看幾篇預熱通稿的意思,濤姐“全能媳婦”的人設,勢必要發揚光大。

在一張路透圖裡,她戴著大耳環,跟男嘉賓們一起吹酒瓶子。前京城四少王珂,戴鴨舌帽,悶頭夾菜。這畫風對比,倒蠻貼合兩口子的角色扮演,軟飯男與養家女。網友都高呼,濤姐啊,老霸氣了。

拍電影的劉濤,也很霸氣。接連兩個月,這個四五年前只會出現在央八家庭劇場里的名字,開始殺上了大銀幕。頗有家庭主婦再就業締造神話的氣勢。

8月的《破局》,王千源、郭富城是雙男主,她是女一。雖然戲份不多,但這海報做得,面子上很是好看。能給兩位影帝當紅花,濤姐,厲害厲害。

再來就是國慶檔的《英倫對決》。合作卡司,再提升一檔。正方男主是成龍,反派大BOSS是老牌007布魯斯南,製作定位是中美合拍。39歲煉成龍女郎,當然是多虐的老年妝都要演的。

說起來像個奇蹟,歡樂頌五美,居然是年齡最大、演技很尬的劉濤,上升勢頭最猛。甚至,擴展到同期女明星來看,劉濤從起跑,到障礙跨越,到加速,到完成衝刺,簡直是打了興奮劑的博爾特,每個0.01秒都是在飛。

來看這個時間線。1999年,退伍文藝兵劉濤,在廣州做平面模特。期間,認識了拍廣告的導演,迅速從街邊的雜誌畫報,翻身跳進了電視。最著名的一支廣告,來自某哈哈純凈水,跟王力宏合作。

2000年的王力宏,被叫台灣樂壇小天王。周杰倫都排在他之後。

這一年,劉濤持續發力,又一個筋斗雲,拍起了電視劇。在《外來媳婦本地郎》里,她飾演上海人胡幸子。胡幸子離婚兩次,到第二部,這個角色就被編劇寫“死”了。

胡幸子沒了,劉濤卻完成了一次里程碑式的再升級再改造。她被瓊瑤相中,簽下一張五年合約,從珠三角,頭也不回地飛去了北京。舞台更大,天地更廣,但是不是就意味著前途更光明呢?

在這個轉角口,存在一種說法,說《外來媳婦》的製作人當時為了留住劉濤,開出各種豐厚條件。對一個非科班出身、初嘗到甜頭的24歲姑娘來說,觸手可及的名利,比起未知的北京,很難不心動。只有夠膽夠靈光的人,才會做出真正有價值的選擇。

廣州三年,劉濤的選擇從未失手過。北京第一年,她更是拿下了大滿貫。上半年拍《還珠3》,下半年接下張紀中版《天龍八部》,演了非常討喜的阿朱。

25歲的阿朱與15歲的王語嫣同框,對比還是挺刺激人的。

不過,這都不重要。《天龍八部》時期,傳出了劉濤與胡軍的緋聞。對有著很高抱負的劉濤來說,也未必是抹黑。畢竟,默默無聞和鬧出點聲響,自然是後者更符合炒劇的流程。而做選擇題,向來是劉濤的強項。

看看,12年後,劉濤拍《羋月傳》,胡軍拿著吃的來探班,滿腔正氣地調侃,“我是她的前男友。”可見當初合作非常愉快。

總之,從辣眼睛的平面野模,轉型大製作影視劇里的女配,劉濤只用了四年。投胎轉世都要經過六道輪迴,輪不好,就成孤魂野鬼。劉濤的飛黃騰達,可比投胎快捷多了。

再修道三年,2006年,劉濤修成了千年蛇妖白素貞,迎來了人生里的第一個女主角。回頭看海報里的三位主演。小青陳紫函,早就臉僵得辨認不出,跌落去了十八線開外。許仙潘粵明,被婚姻將了一局,最近才憑藉網劇起死回生,但也回不去從前。

只有劉濤,十年了,仍然抓牢著她的C位。

一直佔C位是種能力;從C位上退休,休了兩年再戰,還能二次問鼎,甚至在這個資源、機會、空間成倍擴充的新新娛樂時代,創造了比年輕時更為滋潤和甜蜜的第二春,這可不單單是能力可以達到。

劉濤用的是仙力。仙力的成分和道道,才不是凡人勤加練習就能獲得的。

這就是劉濤神話的第二部曲,產後復出。

2008年,劉濤與王珂閃婚。王珂到底什麼身家背景,現在也說不清了。反正,那幾年的女明星很單純的,嫁豪門跟買包包一樣,趕潮流,壓根沒有風險意識。像劉濤,20天相識相戀就結婚,極其符合老公對她的評價,“很俠女。”

俠女走江湖,勇字當頭,婆家坐擁幾十億還是幾百億,並不care。

怕的還是那句老話,人在江湖飄哪能不挨刀。2010年前後的劉濤,如何陪伴破產的丈夫,如何照顧尿一地的丈夫,如何瘋狂接戲為丈夫還債,每一環每一個畫面每一處細節,劉濤為我們娓娓道來。

配合著當時主演的電視劇《賢妻》。

有一說一。劉濤的臉,還是演生活在普通小家庭的賢惠老婆,最看得人入戲。小家庭在社會洪流中幾經沖刷,劉濤一臉堅毅,如阿信般,穩穩守護自己和家人的一方天地。最終,好人得好報。

中國式妻子的肯吃苦、識大體、能幹聰慧,放劉濤身上,挑不出毛病。那種樸素的美,是婆婆大媽的媳婦理想型,也是不得志的中年男人,窮其一生都在仰望的白月光。所以,《老有所依》里的江木蘭,達成了劉濤的演技巔峰。

演員沒有過專業訓練,又缺乏悟性,本色出演總是最不容易出錯的一步。江木蘭如此,《花少》里的全能濤姐,更是劉濤在“復出”階段里尤為重要的篇章,以及成功圈粉的人設。

她成功到,鏡頭前,跟許晴撕,轉身參加私人聚會,與許晴說說笑笑,分別時,溫柔地抱抱她。也成功到,一趟旅行,就改變了90後張翰的擇偶觀。張翰是認真的。鄭爽和娜扎,怎麼看都是現任更懂事。

也是從這裡開始,摘掉“闊太”頭銜、貼上“替夫還債”標籤的劉濤,彷彿獲得了某種神秘力量,走到哪,哪就是她的粉絲,哪就有她露出一嘴烤瓷牙的音容笑貌。

拍《花火花紅》,聶遠說,平時愛去抓劉濤的零食吃,後來,不勞他動手,劉濤助理送過來一大包吃的。他很感動。

拍《羋月傳》,劉濤給小演員們發糖,為全劇組準備咖啡,請包括道具燈光在內的所有人吃火鍋。演她母后的姜宏波說,這個女兒很貼心,會在她不拍戲的時候,讓助理提醒化妝師,幫忙把她超重的頭飾取下來。

沒有細緻入微的觀察,多貼心,都很難做到。

對同行如此,更別提恩人。王珂講過一件事,說劉濤過生日,師父宋丹丹送了她一個瓷雕,“回來的路上,她像捧神龕一樣捧著”,結果,因為捧得太用力,到家,瓷雕就碎了一塊。王珂沒見劉濤怎麼哭過,但那次,劉濤蒙在被子里大哭。

說婚前不清楚王家的來路有點誇張,但弄壞了師父送的禮物而哭個死去活來,我信。

看來,在劉濤千言萬語的雞湯里,“任何經歷都是一筆財富”是發自肺腑的;起碼,救夫的經歷教會了一個女孩子要用心經營,不要裝。

立地成佛的劉濤,運勢蹭蹭上漲。《琅琊榜》助她上升一大步,《羋月傳》讓她的位置擺到了孫儷旁邊,《軍師聯盟》里的男人堆襯出她一抹亮麗。最賺還是《歡樂頌》,不僅把一張“好媳婦”臉,強行改造成“時髦精英”女性,還讓一個倆孩子的媽,混進了年輕人的圈子,“攻”蔣欣,“攻”楊紫。

儘管,都搞得挺尷尬的。

套路尷尬了點,但試問,哪個已婚已育的中年女演員,做得到這麼不服輸,這麼豁得出去?毅然北上,靠豁出去。曝豪門家醜,也是豁出去。眼見著梅長蘇×霓凰君主成了大勢,在採訪里放放迷魂散,更加豁出去了。

劉濤相當聰明。她懂什麼時候要做什麼樣的事。24歲,北上。29歲,當女主。30歲,息影,做闊太。32歲,明白闊太是失策,馬上修正。到39歲,終於搭上成龍,演大電影。

她也懂什麼時候要說什麼樣的話。嫁豪門,她說,婆婆抱著我說好愛我。豪門倒,她說,沒有人能幫我,我要救我的家。救家成功,她為老公挽尊,在他面前我就是傻的。大家誇她暖心,她輕描淡寫,每個人都從小家來到這個大家,相互照顧吧。

即使面對“靳東、王凱誰是男主”的頭疼問題,她的答案都是從容不迫。

智慧也好,野心也罷,充實快樂也好,被逼無奈也罷,一個讀書少、沒背景的江西女孩,能完成幾度龍門跳,這到底還是個主流勵志故事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和 來源:談資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娛樂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