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謝國忠:凡是中國人去的地方都變成了泡沫

多年以來,中國人“全球買”的浪潮帶動了全世界範圍內的房地產價格上漲。而今,海外買房的熱情一方面受當地的限制,另一方面隨著中國收緊對外投資而通道變窄。

全球著名金融機構摩根士丹利在今年8月初發布的報告認為,隨著中國對海外投資的監管力度加大,全球樓市迎來了一場“巨大考驗”。

摩根士丹利稱,在過去幾個月中,中國監管者正在不斷向海外投資商施加壓力。7月20號,中國政府公開敦促商業團體將資金投入到“一帶一路”戰略中來,而不是去海外“盲目逐利”。銀監會也採取措施,切斷了某些海外項目的融資渠道。此外,監管者們還為“非理性海外投資”列出了負面清單,清單上的併購項目將被認為具有“向海外轉移資產”的嫌疑,其在國內的融資都將受到嚴密的監控。而地產、酒店、電影、媒體、體育俱樂部和非核心業務的海外收購都在名單之列。

在海外地產投資受到中國政府嚴密監管的情況下,摩根士丹利分析團隊預計,2017年中國的海外地產投資將從2016年的106億美元銳減到17億美元,同比下降84%。而在2018年,這個數字將進一步下降至14億。

另據RealCapital分析公司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海外商業地產投資的主要去向是美國(43%)、香港(18%)澳大利亞(12%)和英國(5%)。其中,由於在過去六個月內監管力度加劇,中國對英國的商業地產投資中有34%處於停滯待審狀態,對美國的商業地產投資中則有7%處於停滯待審狀態。

凡是中國人去的地方都變成泡沫

如何看待中國人的買房熱,獨立經濟學家謝國忠在接受斷層智庫採訪時指出,凡是中國人去的地方,都變成泡沫。“任何地方火爆的房地產,都是中國人去的。原來有阿拉伯人、俄羅斯人,現在都沒有了,因為油價跌,現在都是中國人。中國人這三年,跑出去的資金有2萬多億美金,洛杉磯市中心辦公樓,完全是中國人推高了200%。”

早在2006年就擔任摩根士丹利亞洲區首席經濟學家的謝國忠,在大摩任職時,最後離開則是由於郵件里批評新加坡洗錢,被稱為“郵件門”事件。十餘年後,謝國忠又是如何看待新加坡,以及作為中國近年來房價漲幅最大的城市深圳。

新加坡的長遠危機

李光耀去世後,新加坡近年來的政局,比較引發全球關注的是李家兄妹的矛盾公開化。謝國忠坦言當時說新加坡的一些事情,今天問題要嚴重的多。“我當時說新加坡要靠賭場和私人銀行作為發展產業。因為中國這麼大,只能找到中國的弱點,中國的優點是吃苦耐勞。要利用中國的弱點,就是腐敗和賭,所以搞私人銀行和賭場正好是新加坡發展的方向。”

謝國忠指出,現在新加坡面臨的問題是這麼多錢進來後,會面臨貧富不均。政府通過供房,80%多的人住國家建的房,還有一方面是學校也是政府出錢,老百姓總體壓力比香港小得多。新加坡是一個教育水平非常高的國家,統治階級沒有把錢放到自己口袋,同時外面進來的錢,政府也給老百姓分。這些也是新加坡今天還比較穩定的原因。但長遠來說,新加坡靠別的國家弱點來鑽空子來發展經濟,自己的能力在哪裡?新加坡的最高目標是什麼?是幫別人洗錢嗎?作為國家最高理念,新加坡是很難想像的。

謝國忠還認為,雖然新加坡短期穩定,但說到底並沒有創造什麼財富與價值。李家兄妹鬧矛盾也是理念上的區別。到底對李光耀的遺產,歷史以後怎麼評價?八十年代他把新加坡搞好了,當時是令人驕傲的。後來他認為華人不能有民主的,一定要強權,強權一定要找到最有能力最廉潔的人。誰來擔保這件事情呢?李光耀能保證自己,怎麼保證以後呢?李光耀和新加坡模式對中國影響太大了,新加坡是這麼小一個地方,怎麼可能在中國複製?

深圳是浮在中國最大的泡沫最上面

對深圳而言,謝國忠稱,深圳繁榮是一方面確實有高科技,因為模仿的很快,而且做出規模;另一方面,深圳的繁榮是因為炒房地產和中小盤、創業板,很多深圳的資金都是在做這些,深圳是浮在中國最大的泡沫最上面。

他還表示,深圳比較靈活,而且有外來移民的文化,所以相對有活力。東莞就沒有抓住機會取代深圳,東莞陷入到過去的台資企業做傳統的產品,東莞土地比深圳便宜的多,它應該是比較好的創業地方,不應該是深圳。

“深圳房地產崩盤的話,就剩下電子製造業,電子製造業有量,但盈利不好。中國現在三個城市(北京、上海和深圳)加起來的房地產超過美國整個國家的房地產價值,通過信貸政策的調整把它吹起來。擋住這條路的就是資金外流貨幣貶值,現在為什麼不讓貨幣圈起來,不讓溜出去。”謝國忠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斷層智庫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