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一股龐大勢力為共產主義開路護航

這股勢力對東、西方的影響,較之共產主義更為深遠,讓人類對其頂禮膜拜而不自知。(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共產紅禍始於19世紀末,時至今日仍然危害世界。共產之禍能夠盛行,因素是多方面的,其中有一股勢力因素,在19世紀與共產同步席捲而來,更為共產學說開路甚至保駕護航。這股勢力對東、西方的影響,較之共產主義更為深遠,讓人類對其頂禮膜拜而不自知,這便是科學界人類考古領域的——進化論。

科學界操縱者用進化論統治全球

“科學界的操縱者,想方設法掩蓋任何質疑、否定‘爪哇猿人’人的事實和研究成果,以確保‘進化論’的統治——讓錯誤的證據廣為流傳,讓反面大量事實銷聲匿跡。”(《考古學禁區——被掩藏的人類歷史》)

如果說冷戰是共產主義和自由社會的東西方對壘的話,那麼進化論顯然早已打破東西方壁壘,傳播的比共產主義更為廣泛。全球世界各地的學校都在將這個千瘡百孔的理論當作事實教授給下一代,讓人們深信,人是從猿進化而來。

人們受進化論迷惑的主要原因在於,對科學家的深信,對科學家提供的猿人化石、生物胚胎圖、教科書的深信。然而,這些為進化論提供支撐的依據都是拼湊造假而來。

如海克爾胚胎重演圖是著名的造假;“爪哇猿人”其實只是個猿(發現者杜布瓦親自承認);“皮爾當猿人”=人顱骨+猿下頜;“能人”=猿頭+人身;而以“北京猿人”聲名大噪的布萊克則說:“幾個知名學者跟我說:北京猿人和人相差太大……可能造不了石器也用不了火,因此,它們有可能是被獵食的獵物,而石器和火跡是人留下來的。”(《考古學禁區——被掩藏的人類歷史》)

進化論幫助無神論進行宣傳

共產主義的無神論,否認了上帝的存在,馬克斯說:“離開上帝,離開教堂,遵奉共產主義,你們就可以得到世界上一切最好的東西。”列寧在《論宗教》一書中說:“宗教是一種精神的麻醉劑,使資本主義的奴隸沉溺其中……我們前進的步驟,必須包括著無神論的宣傳。”

進行無神論宣傳最好的工具就是進化論,因為進化論有著“科學”外衣,在科學的壓制和灌輸下,人們紛紛被進化論和無神論灌下迷藥。

“謊言重複一百遍就成了真理”,共產黨反覆向人灌輸:人類是達爾文進化論中的猿猴變的。在人類進化論的幫助下,共產者發明了社會進化論,並將共產主義社會設置在終端,讓人們相信,在進化中,人類經過奴隸社會、封建社會、資本主義社會,終向共產社會走去。

進化論為共產主義無神論和唯物論掃清了障礙,消滅了人對神的信仰,繼而以物質和暴力統治世界。“共產黨徒……要用共產主義唯物論,來代替一切宗教;崇拜物質,迷信暴力,就是它真正要以物質全能的理論來麻醉人類,要使人類精神彷徨,信心動搖,完全沉溺於其物質麻醉之中,而後它就進一步可使人類懾服於其暴力控制之下,以達到其統治世界的目的。”(蔣中正《耶穌受難節證道詞》)

“知識過濾機制”自如運轉一百多年

“科學界用它(知識過濾機制)過濾掉不受歡迎的事實證據。它自如的運轉了一百多年,悠然至今。除此之外,還有更直接的壓制。”(《考古學禁區——被掩藏的人類歷史》)

1979年,瑪麗・李基等古人類學家在非洲東部坦尚尼亞的雷托里(Laetoli)考察時,在360萬年前形成的火山灰塵沉積層里,發現了人類腳印化石,那些腳印和現代人類的腳印一模一樣。這意味著:人的祖先在360萬年前已經長出了今天人類的腳。

大量確鑿的考古發現,以有力的事實證明:進化論根本站不住腳,人類的出現也不是進化論認為的10萬年。史前文明的遺迹表明,早在成百上千萬年前,不同時期的人類曾多次主宰過地球。

考古學家們發現並曝光的這些事實,令學術界十分尷尬。然而因為這些發現與現行觀念相牴觸,為進化論所不容,他們使用“知識過濾機制”隱藏並打壓事實。

20世紀50年代初,加拿大國家博物館的李(T.E.Lee)到了北休倫湖的曼尼托林島,他在詩光達(Sheguiandah)的冰川沉積層,發現了高級石器。分析表明:詩光達的石器年齡至少為6.5萬歲,可能是12.5萬歲。

但因為這個發現,李被國家研究機構開除並長期失業,李說:“出版管道被切斷,證據被幾個有名的學者歪曲濫用……挖出成噸的石器在博物館的貯藏室消失了;館長因為拒絕開除我,還提議出版那次考古發現的單行本,自己也丟了飯碗;官方用特權壓制了6個樣品,並把遺址變成了旅遊點;那裡的人被迫尷尬地說:那個婆羅門什麼也不懂;有關書刊都被改寫。那個發現必須被扼殺掉——就這麼扼殺掉了。”(《考古學禁區——被掩藏的人類歷史》)

共產主義者和進化論者的儀式

雖然宣稱無神,但奇異的是,共產主義者和進化論者都有自己的儀式。

共產者——“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徘徊。”

進化論——“一個頭大手巧的古猿,一旦獲得語言,就像造物主一樣,無可否認的握住了主宰世界的大權!”

無神論、進化論同為共產主義的圖謀

馬克思1848年發表《共產黨宣言》,達爾文1859年發表《物種起源》,一個無神唯物論,一個人類進化論,二者幾乎同時降生,同時席捲並統治世界。共產主義的圖謀無需多言,而千瘡百孔的進化論能在科學界、教育領域占統治地位,其背後的龐大勢力及推手不容小覷。

共產主義與進化論者最大的共同特點在於——造假和打壓,歷史造假、科學造假、證據造假,並對異議者進行極端打壓。在言論上,兩種觀點的持有者非常相似:以大量侮辱性言語和暴力極端手法進行反擊。

很多時候,共產主義者以教授的身份利用教育,以進化論、無神論、唯物論對下一代進行“改造”。《蠶食美國》的續集(Agenda2:Masters of Deceit)中,影片製作人Curtis Bowers講述了在巡迴放映途中發生的一件事:

一次,在明尼蘇達州一個社區大學裡播放了《蠶食美國》,之後,Bowers回答觀眾提問。一名男子站起來說:“祝賀你所做的研究,發現了各種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思潮對美國的影響,我要向你致敬。”然後他說:“我要告訴你,我是這所大學的教授,我是共產主義者。我們將會獲勝,因為我們已經掌握了你們的下一代。”這名男子離開後,坐在前排的一位女士哭了,她說:“他怎麼會在我們的社區大學裡。”Bowers說:“他在美國的每一所學校中。”

參考:《Hidden History of the Human Race——Forbidden Archeology》(考古學禁區——被掩藏的人類歷史)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唐冬柏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