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時寒冰:凍結樓市流動性的超級巨變

“金九銀十”是樓市傳統上的消費旺季,然而,在今年的這個黃金時段,樓市卻迎來了冰河時代。

中國房地產調控,屢屢達不到遏制房價的效果,關鍵是缺少利益主體承擔房價下跌的損失。

在一些老百姓開始動搖主動高風亮節地把為數不多的美元拿出來換回自己鍾愛的人民幣時,仍有一些人在藉機大量換取外匯。

“金九銀十”是樓市傳統上的消費旺季。

然而,在今年的這個黃金時段,樓市卻迎來了冰河時代。北京等城市繼續更大幅度的上浮利率,其中,首套房貸利率較基準利率上調5%-10%,這已是北京今年以來第六次調整房貸利率。9月22日至23日的2天內,國內8個城市密集加碼樓市調控措施,西安、重慶、南昌、南寧、長沙、貴陽、石家莊、武漢8個城市中,6個城市實施了限售。

其中,石家莊規定:“自發文之日起新購的住房(含新建商品住房和二手房)五年內不得上市交易”。這是直接凍結“流動性”的措施。這種措施是極為嚴厲的。

很多人炒房,是因為一個重要的原因:房產具有流動性,可以根據自己的意願變現。一旦流動性凍結,哪怕是在一定期間內凍結,也意味著房產的流動性受到抑制,這實際上抽掉了炒房者的一個重要依靠。

關鍵在於,已經囤積了大量房產等著變現的人,將被“凍結政策”鎖定。由此導致的影響非常之大。

其一,由於流動性凍結,房價的波動區間被人為鎖定,這對於銀行很重要——2017年6月末,人民幣房地產貸款餘額29.72萬億元,如果房價大幅度下跌,導致抵押品價值縮水,那麼,就會損及銀行的利益,甚至,威脅到中國的金融安全。而凍結樓市流動性,等於讓買房者在高位“承包”了風險,充當了共和國的金融衛士。

其二,凍結流動性的房產,對於地方政府來說,該變現的都已經完成了變現——無論是賣地收入,還是各種稅費收入,都已經悉數入庫,凍結這部分已經實現“利潤”的流動性,新買房的人只能去買一手房,從而,繼續幫助地方政府實現賣地收入與各種稅費收入的變現,構成良性循環。對地方政府而言,這是只賺不賠的事。

其三,中國房地產調控,屢屢達不到遏制房價的效果,關鍵是缺少利益主體承擔房價下跌的損失,最終導致真正的房產需求者被迫一次次埋單。而凍結流動性,第一次開始拿炒房者祭旗,樓市只漲不跌的神話已經宣告終結。

其四,美國東部時間9月20日,美聯儲主席耶倫宣布將從10月開始縮減其數萬億美元的資產負債表(簡稱“縮表”)。縮表以後,全球資本加速迴流美國,對中國的外匯儲備構成新的威脅。在這種情況下,凍結樓市的流動性,就使得相當大的資金無法兌現,更無法兌換外匯。因此,我們看到,9月20日,美聯儲主席耶倫宣布縮表,9月22日,中國就開始了如火如荼的以凍結流動性為目的的調控措施出籠。

回顧歷史,在以往美聯儲的任何一次加息周期內,都是全球資本密集迴流美國之時,也是相關經濟體的危機被引爆之時。儘管前一段時間,人民幣連續升值,但是,資本外流從未停止過。9月18日國家外匯管理局公布了8月銀行結售匯數據,銀行結匯9422億元人民幣(等值1412億美元),售匯9677億元人民幣(等值1450億美元),結售匯逆差256億元人民幣(等值38億美元)。與此同時,8月末央行口徑外匯占款餘額為21.51萬億元,連續第22個月下降。這說明,在一些老百姓開始動搖主動高風亮節地把為數不多的美元拿出來換回自己鍾愛的人民幣時,仍有一些人在藉機大量換取外匯,從而,導致結售匯逆差256億元人民幣。

9月21日,國際信用評級機構標準普爾將中國主權信用評級由AA-下調為A+,標普此次給我國降級,主要依據是“長時間強勁信貸增長,增加了中國經濟的金融風險”。一場金融世紀大戰正在飛速到來,而此時凍結樓市的流動性,等於藉助炒房者的資本,修建了一個無形的金融防火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搜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