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世界上有兩大強國 一個是美國 另一個99%的人不知道

——標普下調中國大陸信用評級 海外經濟學者評論中共反應過度

標普上周四(二十一日)將中共主權信用評級從AA-下調至A+,至此,標普對中國大陸的評級與惠譽及穆迪相同。中共政府和黨媒嘩然,指責國際評級機構抹黑當局,不過海外評論認為,標普的評級是專業的表現。有人說,世界上有兩大強者,一個是美國可以用武器毀滅一個國家;另一個是標普可以用評級毀滅一個國家。雖是玩笑,足以說明做為評級機構標普的威力。對標普的如此威力,99%的人不知道。

據華爾街日報報道,標普認為,中國信貸長期強勁增長加劇了經濟和金融風險。

二十八日在美國之音的時事談節目中,經濟學者、獨立時評人何清漣提到,這三大評級機構的結論對中國的影響當然很大,因為國際公認,世界這三大評級公司是各國經濟、跨國公司、政府信用的掌控者,其權威性連美國也奈何不了。美國政府也被它們下調過信用評級,雖然不高興,但是反應沒有中國政府大。

何清漣說,有人說,世界上有兩大強者,一個是美國可以用武器毀滅一個國家;另一個是標普可以用評級毀滅一個國家。這雖是玩笑,但是,評級機構的威力可見一斑。不過,如果要說這些評級機構對中國的評級不合理,我覺的可能是中國反應過度。

何清漣還說,問題是,這三大評級機構是根據通用的世界標準,而沒有設立一套特色標準;中國說要走進世界,要與國際接軌,並沒有說要國際容納中國特色。所以,這一點可能就是扯皮之處。

何清漣表示,中國政府稱,中國是一個國民高儲蓄率的國家,因此也支撐中國成為間接融資的國家;換言之,就是國際評級機構不了解中國。

何清漣分析,中國財政部的說法相當於文不對題。三大評級機構有自己的硬指標,比方說第一是中國債務總額過高,中國繼續靠借貸推動經濟增長;而且債務在發展中國家是相當高的,甚至與很多西方發達國家類似。根據摩根·史坦利今年上半年的數據,包括政府、家庭和企業三大塊的當前中國債務率(債務與國內生產總值之比),從2007年的147%上升到2016年的279%。這個數字的概念是,同年全球GDP總量74萬億美元,中國10.8萬億美元,債務總額就是4.8萬億美元的279%。

第二,中國債務上升速度過快,就是前面說過的十年內的變化,與金融危機之前的希臘、西班牙相似。中國作為第二大經濟體債務的穩步增長會削弱它未來十年的財務實力。

第三便是人盡皆知的資金使用不透明,越來越多的影子銀行系統銷售自己的理財產品,把集資所得投入在外界不知道的渠道。這點從動輒數萬受害人的遊行抗議就可以看到。也就是說,理財產品的違約正在席捲整個金融體系。

英國布魯奈爾大學經濟與金融系教授劉芍佳接受美國之音訪談時則認為,標普的評級反應了企業績效下降給債務帶來的風險,這是一種專業的體現。降級反應風險的增高,這完全是專業的表現。

中國資金外逃的現象也可能被低估。根據美國國家經濟研究局(NBER)九月公布的最新報告,研究人員對“誰持有避稅天堂的財富?”進行了宏觀經濟分析,指出在香港、澳門的掩護下,中國大陸的空殼公司從零七年起出現爆炸性增長,但因為多層次操控,其數量及規模可能被大大低估。

據路透社二十一日報道,野村駐新加坡經濟分析師蘇泊萊曼(Rob Subbaraman)評論,標普這一次的降級行動與穆迪今年稍早採取的行動一致,因此預計市場反應不大。即便如此,在十九大即將召開時調降評級,乃是及時提醒當局中國需要咬緊牙關進行一些遺留的令人較為痛苦的改革,也就是企業去槓桿化和國有企業重組。

根據 CBB International發布的中國褐皮書報告,儘管今年中國經濟表現較過去二年好,但明年可能變得不樂觀,因中國在減債和削減過剩產能上沒有太多做為。報告並說,中國帶動的大宗商品價格暴漲,可能很快就結束。

由於中共將在十月中旬舉行十九大,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今年以來一直加強對經濟和金融體系的控制。但報告指出,其所做的調查駁斥了有關中國經濟有所進步的看法。

報告做出幾項關鍵結論:中國所謂削減鋼鐵和其他大宗商品產能,實際上並未發生;企業借貸持續上升,去槓桿根本是神話;中國經濟並未由製造業轉向服務業進行再平衡;中國並未恢復過去的快速成長,但獲利卻上揚。

CBB International總財米勒(Leland Miller)和首席經濟學家史劍道(Derek Scissors)在報告中表示:“中共十九大隻剩幾周就要到來,中共領導層應能放輕鬆,他們擔心的不是經濟表現得如何,而是會朝什麼方向走。在偉大的成就之下潛藏了明年的黑暗故事。”

推友則表示,十九大前夕,標普調低對中國銀行的主權信用評級,引發中共的不滿和抱怨。中國專制銀行可以隨意印鈔票,卻要用文明世界的銀行標準衡量,這好比音樂標準衡量豬進食的叫聲。豬說,你衡量的不對、充滿偏見。這場景很荒唐滑稽!

還有推友說,新華社終於找到個可以遮羞的了,說人家的評級降低會致經濟增長受損,自己剛剛被標普下調的呢?

標普在相關聲明中還指出:"儘管債務的增長也對國內生產總值的增長和資產價格作出了貢獻,但是我們認為它也在一定程度上對金融穩定造成負面影響。"經濟學界人士也警告,在經歷了數十年的經濟飛速增長之後,中國債務前景的惡化可能會使這個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增速放緩的幅度加大。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今年也發出警告,中國的負債增長走在一個"危險軌道"之上,該機構呼籲北京採取"果斷行動"。在去年九月,該機構就曾表示中國迅猛增長的債務規模可能導致該國在未來三年內遭遇銀行業危機。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鄭浩中 來源:阿波羅網金德旺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