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崔士方:「青工婦」變成「工婦青」

從書記處第一書記的級別看,「工青婦」這哥仨地位平齊,都是正部級。如果共青團降級,那麼工會和婦聯降不降呢?這種聯動效應,往往是中共機制調整中的棘手問題。

中共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秦宜智被調到質檢檢疫總局做一名副局長,雖然保留正部級待遇,但卻在副局長中僅排名第6,而不是通常的排名第1。回想2013年,中紀委副書記王偉被貶為三峽辦副主任(正部級)時,至少在4名副主任中還能排名第2。秦宜智遭受的貶謫,實屬罕見。

不過,團中央一把手被變相降級使用,與團中央被降級還不是一回事,不可等而視之。

中共團中央在群體系統三大機構“工青婦”(工會、共青團、婦聯)中,因中共自稱“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工會的名分地位也就最高,全總主席甚至一度由正國級官員兼任,現在的主席李建國儘管沒有多少實權,但好歹還是個政治局委員。

婦聯主席則次之,一般由人大副委員長或政協副主席的“老大姐”出任,而共青團沒有主席,一把手是書記處第一書記,只是正部級。

但“文革”後,情況卻出現了逆轉,因為嚴重老齡化的中共高層需要換血,所以,共青團被重新定義為“接班人梯隊”,搖身一變,成了“工青婦”中的領頭羊。

這次從種種跡象看,群團改革後,共青團只怕要從羊頭變回羊尾巴,此前的“青工婦”要徹底改寫為“工婦青”了。

從理論上看,團中央如果降為副部級並不難,因為其架構與一般的正部級機構不同,只有一名正部級(書記處第一書記)、一名副部級(書記處常務書記),後面的若干名書記處書記其實都是正廳局級中管幹部,近似於部長助理的待遇。所以,只要讓現常務書記賀軍科升職不升級,降級動作就已完成。

但習近平當局未必會這麼做。

因為從書記處第一書記的級別看,“工青婦”這哥仨地位平齊,都是正部級。如果共青團降級,那麼工會和婦聯降不降呢?這種聯動效應,往往是中共機制調整中的棘手問題。

如果習單純讓團官外放就職時降級使用,如團中央書記處書記外調,明確不再按慣例出任副部級職位,同樣可以起到類似的作用。

對共青團的降格,近的來說,是習近平要打破江胡時期設定的“接班”格局,直接針對的是“團系明星”胡春華。

遠的來說,則是對鄧江胡一路過來的官員培養模式的大變局。而整治共青團只是這盤人事翻轉棋的其中一記大招。畢竟,現在早非當年“青黃不接”的光景,將共青團的官場晉陞快車道堵死,另設新徑,對大權在握的習來講,也正逢其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