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饒漱石震動中組部 三月名單劍指劉少奇

饒漱石指責中組部是一潭死水,問題嚴重,必須「震動」一下,想拿副部長安子文開刀。饒漱石在7月22日「震動」組織部、指責安子文後,安子文當晚就來到劉少奇處,詳細彙報了饒漱石的言行,並且分析說,我估計饒漱石如果不是精神失常,就是把你、我和彭真、薄一波四個人劃成了一個圈圈,存心要把我從組織部趕走。

高崗(左)與饒漱石(右)

饒漱石“震動”中組部

饒漱石從1929年起就數次在劉少奇手下工作,進京後又在劉少奇分管的中央組織部工作,理應與劉少奇緊密配合、步調一致地開展工作。但是,饒漱石來京時期正是高崗因毛澤東的重用而紅得發紫的時期,他見毛澤東經常在中央會議上說“高崗同志的意見可以考慮”,又看到毛澤東對劉少奇的某些不滿,再加之與中組部副部長安子文發生了矛盾,所以,饒漱石來京後不是與劉少奇更加緊密,反倒與高崗逐步靠攏。

據饒漱石後來自己交代,他是在財經會議進行期間,“受到某些同志對安子文同志的錯誤認識(說安子文同志敵我不分、用人不當等)的影響,開始對安子文同志存在一種濃厚的宗派主義情緒,並從個人主義和宗派主義的情緒出發,產生了一種政治性的投機心理”。

在7月22日召開的中共中央組織部部務會議上,饒漱石指責組織部是一潭死水,問題嚴重,必須“震動”一下。

不過,饒漱石雖然想在組織部拿安子文開刀,但他確實低估了組織部副部長安子文。安子文雖然比饒漱石小6歲,但他卻是老資格的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

安子文在1925年6月北京求學期間加入了中國共產主義青年團,1945年10月,安子文被任命為中央組織部副部長。由於中央組織部部長彭真已去東北,副部長習仲勛又在高崗去東北後主持中共西北中央局的工作,所以,中央組織部的工作實際上由安子文主持,一直到饒漱石來京就任中央組織部部長之前。

饒漱石在7月22日“震動”組織部、指責安子文後,安子文當晚就來到劉少奇處,詳細彙報了饒漱石的言行,並且分析說,我估計饒漱石如果不是精神失常,就是把你、我和彭真、薄一波四個人劃成了一個圈圈,存心要把我從組織部趕走。

第二天早上,安子文又把他的這個估計向高崗做了彙報。

高崗雖然與安子文是陝北老鄉,但顯然認為安子文與劉少奇、彭真、薄一波這些當年北方局的戰友更為親近。所以,在7月23日晚間召開的財經會議領導小組會議上,高崗又把安子文早上對他說的話告訴了饒漱石。

饒漱石聽後異常生氣,在7月23日的領導小組會議上發了一通火後,饒漱石猜測安子文之所以會想到自己把他們四個人劃成一個圈圈,並且不但把自己的推測向劉少奇做了彙報,還告訴了高崗,可能與“三月名單”之事有關。所以,在7月24日晚間召開的財經會議領導小組會議上,饒漱石突然質問高崗,“三月名單”究竟是怎樣一回事?

“三月名單”不僅與高崗有關,還是饒漱石攻擊安子文的“撒手鐧”。

安子文與“三月名單”事件

關於神秘的“三月名單”事件的由來,有著不同的傳說版本。

高崗的秘書趙家梁在《半截墓碑下的往事——高崗在北京》一書中寫道:

“高崗在反省時談到,大約在1953年4月上旬的一天中午,毛澤東的機要秘書送來一份文件,要他親自簽收,並立等閱後收回。後來得知,這就是安子文擬的‘八大’政治局委員和各部委分工名單。高崗驚奇地發現,在政治局委員名單中有薄一波而沒有林彪。這個名單,他以前從未見過。”

“這個名單如何到了毛澤東的手裡?傳說不一,最可能是安子文呈送給毛澤東的。”

雖然關於這份名單的出籠有不同的說法,但可以肯定名單是安子文擬定的,因為安子文後來為此受到了黨內警告處分。然而,是安子文擅自做主還是誰指使安子文擬定的名單,目前仍是謎團。

但高崗顯然認為是劉少奇授意安子文擬定的名單。他在《我的反省》中說:

我主觀地以為,安子文怎敢擅自擬定中央政治局委員的名單?安子文身後還有人,那就是少奇。是少奇同志授意,要安排政治局、書記處、各部委的人事。而且他也承認對林彪說過:我記得那單子上沒有你。

然而,不管名單是如何產生的,高崗確實是看到了這份名單,而且還在一定範圍內進行了傳播。

但在7月24日晚間召開的財經會議領導小組會議上,饒漱石提出安子文的“三月名單”問題後,劉少奇、周恩來等都感到震驚,當即向安子文查問此事。安子文此時也感到了問題的嚴重,在會上承認了確有此事,在會後向中央做了書面檢討,並請求中央給予撤銷中央組織部副部長職務的處分。

中央在審查了安子文的檢討後,認為安子文私擬名單確實違背了黨的紀律,於7月末給予其黨內當面警告處分。毛澤東也宣布:此事到此為止,不許擴散。

本來事情到此可以終止了,但高崗竟然不顧毛澤東“不許擴散”的禁令,在財經會議和後來的南下休假期間,利用與一些地方和軍隊領導幹部接觸的機會,傳播了這份名單。高崗這種行為不僅在一定程度上造成了黨內的混亂,也引起了毛澤東的極大不滿和高度警覺。

7月24日晚間的財經會議領導小組會議後,劉少奇找饒漱石談話,勸他要冷靜從事,不要再向安子文追問,也不要再為此事在組織部內進行爭吵。但是,饒漱石不聽劉少奇的勸告,在7月26日召開的組織部部務會議上大發雷霆。他將安子文向劉少奇反映情況說成是“有意挑撥是非,製造分裂”,“膽大妄為”,並以中組部檢查官僚主義不徹底為由,要求開會專門檢討中組部的工作,讓安子文作檢討。

財經會議結束後,饒漱石又於8月17日和18日連續兩天主持召開部務會議,繼續在組織部內搞“震動”。雖然饒漱石在會上說會議的重點是討論周恩來在財經會議上的結論,但他卻在會議開始後首先“約法三章”:

第一,不聯繫思想;第二,不聯繫薄一波;第三,不聯繫組織部。

召開這樣一個“三不聯繫”的會議,究竟要解決什麼問題呢?

原來饒漱石並非真的什麼都不“聯繫”,他還是要“聯繫”組織部副部長安子文。饒漱石亮出了底牌,拋出了“三月名單”這個重磅炸彈,鄭重其事地說,安子文私自擬定“三月名單”,犯了錯誤。然後,饒漱石讓大家追問“三月名單”問題,並逐漸把攻擊的矛頭指向了負責組織工作的劉少奇,造成了組織部內部的混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摘自《高崗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