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財經 > 正文

李克強國務院會上新定向 一石激起千層浪

27日李克強總理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會議提出,採取減稅、定向降准等手段加大對小微企業發展的財政金融支持力度。有分析認為,這意味著2016年8月底以來的“貨幣緊縮期”將結束,但不會引起加槓桿作用,不過有分析認為定向降準的目的在於支持實體經濟,而非金融市場。

大陸國務院總理李克強27日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會議決定,通過免去金融機構利息增值稅、小微企業借款合同印花稅、定向降准及適當給予再貸款支持等手段,來破解小微企業融資難、貴的老問題。

實際上,從7月中旬以來,中國銀行間市場的流動性一直處於較為緊張的狀態,截至9月28日,中國央行本周已累計凈回籠資金2,000億元。近幾個月來,關於要不要降准(下調存款準備金率)的問題,資本市場和經濟學界都已經出現了分歧。

存款準備金是指金融機構為保證客戶提取存款和資金清算需要而準備的,是繳存在中央銀行的存款,中央銀行要求的存款準備金占其存款總額的比例就是存款準備金率。(reserve-deposit ratio)。

支持降準的一方是依據超儲率這個關鍵指標,中國央行在第二季度貨幣政策執行報告中寫道:超儲率2001年超過7%,不斷下滑至目前的1.5%左右。

超儲率在流動性緊張的時候往往會被關注,通俗理解為在商業銀行沒有貸出的存款中,去掉官方規定的必須存在央行的那部分資金外,商業銀行可以相對自主動用的“救命錢”。

超儲率創下2011年三季度以來最低水平,說明商業銀行在最大限度釋放可動用的流動性,試圖緩解流動性緊張的局面。

29日台媒中時電子報稱,由於大陸銀行總是將錢貸款給大企業或國企,致小微企業飽受融資難、融資貴的老問題困擾。

隨著美國聯準會即將在10月啟動縮表,全球將迎來貨幣緊縮時代,外界也擔心這一波緊縮,利率走揚可能加重小微企業的財務負擔,也因此大陸在十九大召開前推出此政策,維穩意味濃厚。

據國務院常會通過的政策,在減稅措施方面,時間將從2017年12月1日到2019年12月31日,免徵金融機構增值稅,範圍由原僅限農戶擴大到小微企業、個體工商戶,享受免稅的貸款額度上限從單戶授信10萬元(人民幣,下同)擴大到100萬元。

同時,將小微企業借款合同免徵印花稅、月銷售額不超過3萬元的小微企業免徵增值稅兩項政策優惠期限延長至2020年。

中信證券明明研究團隊認為,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提出「降准」政策有兩次,分別是在2014年4月和5月,這次李克強總理重提定向降准政策,不同於此前央行每年初針對金融機構的動態差別準備金考核,這次降准具有更強的「全面降准」意味。

九州證券首席經濟學家鄧海清指出,定向降準的目的是對沖供給側改革的副作用:其一,宏觀上看,定向降准能對沖目前環保去產能政策、房地產調控加碼等對宏觀經濟價升量減的影響;其二,微觀上看,定向降准能支持小微企業發展,彌補此前經濟微觀層面的“國進民退”。

鄧海清的觀點是,隨著“定向降准”的大概率落地,2016年8月底以來的“貨幣緊縮期”結束將成為必然事件,至少不會存在進一步收緊的可能性。

鄧海清指出,降準是“降准+回籠”的結構性政策,並不會賦予市場寬鬆的加槓桿環境,再疊加當前嚴監管的背景下,金融機構的槓桿行為受到了嚴格的控制,加槓桿並不會捲土重來。

但華創債券屈慶表示,定向降準的目的在於支持實體經濟,而非金融市場。

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