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官場 > 正文

他和多女發生性關係 提拔上過床的女下屬

16cf000710965eaccd20.jpg

最近在網上看了一場落馬官員庭審視頻直播。

直播內容是9月26日湖南婁底市中級人民法院(以下簡稱“婁底中院”)對湖南省株洲市政協原副主席王建平(副廳級幹部)涉嫌受賄罪一案的公開審理。

視頻直播廳局級或以上落馬官員的庭審,目前還比較少見。以受賄為關鍵詞在中國庭審公開網上檢索,共有405個結果,但視頻直播庭審大多出現在縣一級法院,受審的官員也大多是科級以下。

值得一提的是,負責公開審理王建平的婁底中院,此前才獲得“全國法院刑事審判工作先進集體”,是湖南省獲此殊榮的兩家法院之一。本案的審判長是婁底中院黨組副書記、副院長成燦,出庭公訴的是婁底市人民檢察院檢察長李芳芳。

過堂先鬆手銬

貪官過堂是什麼樣?從王建平的公開審理可以看到一些細節。

整個公開庭審直播視頻時長6小時51分56秒,最開始的10分鐘中細節頗多。

傳被告人王建平到庭後,審判長成燦說的第一句話是:“請執勤法警為被告人鬆開手銬。”出庭的王建平,形象大不如前。庭上,著白襯衫的他頭頂發色全白,與過去以濃密黑髮示人的公眾形象不同。不僅如此,臉帶憔悴、鬍子未刮。

法警掏出鑰匙解開手銬,成燦確認庭上確為王建平後又說了一句話:“鑒於被告人王建平腿部患有嚴重靜脈曲張,所以,在今天的庭審上,你可以選擇站立或者坐下,由你自己決定,好吧?聽清沒有?”

這些關懷之後,成燦又提了一連串問題:

“檢察機關的起訴書你收到了沒有?”

“收到的時間是否已經超過十天?”

“起訴書最前面部分,對你出生時間、學歷、住址、你被刑事拘留和逮捕的時間等等,這些內容的認定和表述是否準確?有什麼地方有補充或者更正沒有?”

“你是否有人大代表或政協委員的身份?”

“你以前是否受過黨紀或政紀處分?”

這些大概是落馬貪官過堂時都會接到的提問。

“雙開”後又兩次被通報

出生於1960年的這位副廳級官員,2015年8月28日落馬,兩個月後被雙開,2016年9月18日被提起公訴,2017年9月26日被公開審理。

在“雙開”通報中,王建平被指“違規選拔任用幹部,隱瞞不報個人有關事項”、“利用職務上的便利和影響力為他人謀取利益並收受財物”、“為謀取不正當利益給予國家工作人員以財物”、“收受禮金,違規從事營利活動”、“利用職權和從屬關係與多名女性發生性關係”。

此後,王建平的涉案細節被逐漸披露。

2016年2月,湖南省紀委三湘風紀網發布消息,通報了5起違反作風建設有關規定典型問題,王建平“收受財物”、“收受禮金”的細節曝光。他擔任株洲市石峰區區長、株洲縣委書記、市委統戰部部長和市政協副主席期間,在端午、中秋、過年等節日以及本人生日等時間,收受黨員幹部所送紅包禮金合計人民幣240萬元、美元3000元。

2016年6月,湖南省紀委三湘風紀網公開王建平的懺悔書,他“利用職權和從屬關係與多名女性發生性關係”有了更多細節。在懺悔書中,王建平說“1999年至2015年與多名女性發生不正當男女關係,還利用縣委書記的身份,搞權色交易,和女下屬發生不正當男女關係。”

2016年8月,湖南省紀委對20起黨員領導幹部違反組織人事紀律典型案件查處情況進行了通報。王建平再次被通報,指他在擔任株洲縣委書記期間,與其下屬發生不正當性關係。在王建平的關照下,這名下屬先後擔任鎮長、黨工委書記。

受賄時間長達17年

那麼,王建平具體的問題是啥呢?

在視頻直播的庭審中,檢察機關指控,1998年至2015年期間,被告人王建平利用職務便利或利用職權與地位形成的便利條件,通過其他國家工作人員職務上的行為,為醴陵市瑞祥瓷業有限公司、醴陵市時代鑫湘科技有限公司、醴陵市湖電燃氣管道有限公司、湖南株岳航運建設開發有限公司、湖南省衡陽航道管理局、唐城魁、易迪軍、鄒兵等單位和個人謀取不正當利益或其他利益,單獨或與其妻共同收受上述單位及個人財物共計摺合人民幣545.89919萬元。

在這裡,政知圈注意到一個細節,王建平被控受賄的時間跨度有點長,完全是邊腐邊升,他在擔任醴陵市委副書記、株洲市石峰區委副書記、區長、株洲縣委書記、株洲市委統戰部部長、株洲市政協副主席等領導職務期間,長期收受他人財物,時間足足有17年。

當然,在犯罪時間跨度上,王建平並不是最長的,今年7月通報的安徽桐城原副市長王靖華,從1999年1月至2017年1月,利用職務之便,非法收受他人所送的賄賂款,跨度有18年之多;此前國家統計局原黨組書記、局長王保安,在1994年至2016年,從國家稅務總局辦公廳的一名秘書漸升至國家統計局局長,受賄時間跨度達22年;鐵道部原部長劉志軍被指控受賄6460.54萬,時間跨度長達25年,從1986年到2011年。

落馬前轉移觀音黃金像

按照檢方的指控,王建平單獨或與其妻共同收受上述單位及個人財物共計摺合人民幣545萬餘元。這裡面,王建平不僅收了現金,還收受了奧迪轎車、房產、金器、購物卡、消費卡及乾股等,可以說是來者不拒。

在王建平收受的財物裡面,還包括釋迦牟尼和觀音黃金像,案發前,王建平得知自己可能會被有關部門調查,為了隱匿罪證,他將所收受的釋迦牟尼和觀音黃金像進行了轉移,同時找到相關行賄人員對經濟問題進行了串通,以應對辦案機關的查處。

近年來有不少落馬的官員都收受過黃金,少則三五公斤,多的甚至達到200多公斤。

比如,安徽省池州市委原副書記(副廳級)王強收了7斤多黃金,湖南省益陽市委原書記馬勇至少收受行賄人14根金條、4塊金磚、3套金幣,重近5公斤;內蒙古自治區原統戰部部長王素毅1次就收20斤黃金,西安原市委常委、市直機關工委書記楊殿鍾比較瘋狂,他一共收受黃金279.47 公斤,創造了收受黃金的紀錄。

對於落馬官員為啥愛收黃金,這個之前政知圈專門諮詢過反腐人士,按照他們的說法,道理很簡單,因為黃金儲藏攜帶方便,保存容易,也普遍認為黃金更保值。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政知圈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官場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