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鍾革:朱毛紅軍始國人成人血饅頭

我了解的中共魔像之六

分裂北伐軍,投機槍桿吞。

井岡魔亂舞,血肉朱毛飩。

葉永烈關於《井岡山會師》描述

一九二八年四月二十八日。那時,朱德部隊已經抵達寧岡縣礱市(今寧岡縣城),來到那個龍江書院。

毛澤東在這一天率工農革命軍一團回到了寧岡縣礱市,住在劉德勝藥店。他剛放下行李,就在何長工的陪同下,朝龍江書院走來。

雙方握手之後,帶著各自的部下,步入龍江書院,登上三樓文星閣。參加這次歷史性會見的雙方部下有張子清、蔡協民、何挺穎、王爾琢、伍中豪、胡少海、龔楚、何長工、袁文才、朱雲卿、王佐。

在“文革”中,《井岡山會師》的油畫,被改畫成毛澤東跟林彪握手。其實,林彪當時任朱德手下的第十一軍(這個十一軍不準確,朱德南昌暴動時是朱培德部的一個團長,後來中共臨時給安了一個第九軍軍長,沒多久朱德脫離國軍後自編為紅四軍)軍部特務連連長,連登上文星閣的資格都沒有。難怪陳毅罵這位“林副統帥”為“靈牌”。“靈牌”的諧音即“林排”,因為林彪在陳毅手下當過排長!另外,關於朱毛會師的油畫,往往把背景畫成井岡山,那帶有藝術的誇張。其實,他倆的第一次握手,是在寧岡縣礱市。在文星閣,毛澤東說:“過幾天就是‘五四’,我們開個大會,慶賀一下。”朱德當即贊同。五月四日那天,……毛澤東佩了一支匣子槍,很神氣地出現在主席台上。不過,他只佩了一天槍,這一輩子也只這天佩著槍。這位“槍杆子裡面出政權”的提出者,卻不願身上掛著槍。大會的司儀是何長工,執行主席為陳毅。陳毅當眾宣布了重要決定,即毛澤東、朱德兩支隊伍合併,改編成“中國工農革命軍第四軍”,下轄三個師九個團。

軍的領導成員為——軍長:朱德。

黨代表:毛澤東。

參謀長:王爾琢。

三個師的領導為——

第十師師長:朱德(兼)。

第十一師師長:張子清(因負傷,由毛澤東代)。

第十二師師長:陳毅。

所用番號“第四軍”、“第十師”之類,為的是虛張聲勢。敵人聽說了“第四軍”,以為起碼有“第一軍”、“第二軍”和“第三軍”。師亦如此,團亦如此。九個團,從“第二十八團”至“第三十六團”。光是憑這“第四軍第十二師第三十六團”的番號,也夠嚇唬人的。

龔楚回憶紅四軍整編毛澤東很不滿意

紅軍整編問題,原決定編為三個師,但會議時沒有郴州、宜章、耒陽各縣中共的負責人參加。前敵委員會於第二天召集各縣黨政負責人開會討論,由毛澤東報告會議經過。當時耒陽、郴州兩縣負責同志均提出反對,他們認為赤衛隊只能暫時在資興、酃縣、永興等縣地區打游擊,策應紅四軍作戰……宜章的獨立營及赤衛隊只願意編入廿九團。水口山工人武裝即願意加入廿八團。各縣負責人並強調:若前敵委員會強迫改編,則必招致不良後果。

毛澤東當時垂頭喪氣,一言不發。朱德是精兵主義者,他倒同意各縣負責人的意見。

毛澤東雖很不滿意,但又不能強迫改編,他站起來說:“這次改編可照各位的意見進行,但各位須要明白,我們是革命者,紅四軍是現時中國主要革命武裝隊伍,應以加入紅四軍為榮。你們部分同志的反對意見,完全是農民意識,地方主義在作祟,此後必須要糾正”。

當時決定的具體辦法如下:

關於部隊編配辨法:

(一)廿八團由耒陽及各縣自動參加的赤衛隊補充。

(二)廿九團由宜章獨立營與該團第一營合併。

(三)工農軍第一師改編為卅一團,並將王佐、袁文才兩部及水口山工人武裝並編。

(四)宜章赤衛隊,除編一個宜章縣獨立中隊,負責掩護宜章縣老弱眷屬外,其餘補充廿九團第二、三營及團直屬部隊。

……

關於人事決定:

(一)紅四軍軍長朱德,黨代表毛澤東。

(二)廿八團團長王爾琢,黨代表陳毅。

(三)廿九團團長鬍少海,黨代表龔楚。

(四)卅一團團長伍仲豪,黨代表何挺穎。

以上整編計劃,立即實施,並限一天完成。廿九團整編後的人數達二千人,士兵成分除少數是廣東樂昌籍外,百份之九十八是宜章工農分子,充滿散漫的自由主義的作風。幸連長以上的軍官,大多數是黃埔軍校及湖南講武堂出身,亦多為宜章籍,對於管理與教育方面,他們努力逐漸推行,官兵關係尚稱融洽。

毛澤東得逞成為紅四軍前敵委員會書記

一九二八年五月十二日(時間與葉永烈記載有所不同)紅四軍到達礱市,十三日中共湖南省委杜修經奉中共中央之命與楊開明同到礱市,是日下午二時即召集會議,參加者有毛澤東、朱德、陳毅、王爾琢、何挺穎、胡少海和龔楚等。

杜修經傳達中共中央的幾點重要工作指示。他說應組織前敵委員會負責指揮軍事,領導黨務。關於人選問題,中央指定朱德、毛澤東、龔楚三位同志為常務委員,另在紅四軍幹部中遴選委員數人,實行集體領導。關於湘贛邊區地方黨的領導,現由湖南省委派楊開明來此成立邊區特委,專負邊區黨的領導工作,以配合軍事鬥爭。

杜修經報告完畢後,毛澤東便提出應該設一個書記以負責處理經常事務。至於前敵委員會設一個書記,朱德提議應由毛澤東同志負責。毛澤東聽到此言,面露笑容。

中共湖南省委防止毛澤東弄權基本失敗

會議結束後,杜修經到龔楚廿九團部對他說:紅軍前敵委員會的組織,中央原擬以常務委員會集體領導,不設書記,目的是防止毛澤東操縱。現在又以毛澤東為書記,將來你們須要防止他操縱。否則的話,麻煩又多了。

翌日,杜修經帶著很不愉快的心情走了。楊開明(葉永烈說楊開慧之父楊昌濟和楊開明之父楊昌楷是親兄弟。)任湘贛邊區特委書記,毛澤東原不高興。但這是省委派來的,不便公開反對,由得他自己去干。(不久楊調回湖南省委會工作,該職又由毛澤東自己兼任。)

會師後軍餉從十二個銀洋減至兩個

在湘南時官兵平等,每月一律發十二個銀洋,糧食全部購買。士兵的生活過得很好,他們每月發餉後,多能送幾個大洋給家人。當時三個大洋可買一百斤糙米,因此農民都喜歡參軍。

前敵委員會開了一次會議。決定全部糧食由沒收富戶存糧補給,每日每人發給五分菜錢(每月二元五角),每月每人發給零用錢二元。後來,朱毛對於軍服的補給,即逐漸改善,但零用錢就每月只發二元。

紅軍的給養儘管有困難,待遇菲薄,但並不影響戰鬥意志,因為有黨的組織監視,同時又怕被國軍捉去殺頭,回家又怕被豪紳地主報復,故生活雖艱苦亦只有繼續堅持下去。

騙人的軍隊民主

紅軍士兵委員會,是為了實現軍隊民主而組成,以連為單位,由全體士兵大會選出五人至七人為委員,組成委員會。任務是推行民主制度……

在待遇平等的口號下,他們批評朱、毛及部分上級負責同志,吃好,穿好。他們並反對官長騎馬,認為這絕不平等,為了諸如此類的大小事情,經常鬧情緒。毛澤東為了上述事件,曾經在黨內展開反極端民主主義及反對平均主義的鬥爭。以後情況雖有改善,但仍不免常有不愉快的事件。

一九三○年以後,士兵委員會的組織就取銷了。(未完待續)

參考:

葉永烈《紅色三部曲》

龔楚《龔楚將軍回憶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