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秘魯史前巨畫 好像巨人的手指畫出

納斯卡巨型地畫。(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在秘魯南部有一片荒涼的平原--納斯卡平原。在這片遼闊的原野上,有一處令人難以理解的奇蹟。在方圓了50平方公里內,用卵石砌成的線條縱橫其間,勾畫出巨大的鳥獸和各種準確的幾何圖形,從高空中看就好像是用巨人的手指畫出來的。

有人說,南美是個用謎鋪成的大陸,其中最難解的謎之一,就是納斯卡平原的圖字根。

1939年,紐約長島大學的保羅・科孛克博士駕駛著他的運動飛機,沿著古代引水系統的路線,飛過乾涸的納斯卡平原。突然,他好像看到平原上有著巨大而神奇的、好像是平行的跑道似的直線圖案。不錯,確實是平行的跑道!因為它有著明顯的起始點和終止點。科孛克博士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又一次仔細的觀察這些這些巨大的圖形,不得不驚嘆的說:“我發現了世界最大的天文書籍。”

科孛克博士這個驚人的發現,很快在世界各地引起巨大的反響。考古學家和科學們也相繼而來,特別是德國天文學家瑪麗亞・賴希小姐,自從她被這些神秘的圖案所吸引後,就再也不願意離開這塊土地,並為此獻出了她畢生的精力。賴希小姐從這片平原認出了數百個三角形、四角形或平行的跑道。那些巨大的交織排列直線,有時彼此平行,有時呈文字形,她發現有很多又長又寬的條紋橫貫其間,有的像道路,有的像方格、圓圈、螺紋。看上去如同蜥蜴、獅子等,還有好多不可名狀的像是某些植物,只不過植物的具體形態也被省去,只剩下簡練的線條。

在這些千奇百怪的圖案中,有一幅著名的蜘蛛圖。這隻五十碼長的蜘蛛,以一條單線砌成,是納斯卡最動人的動物寓意圖形之一,這幅圖可能是某個特權階層的圖騰,也許他們在某個特定的節到這個圖形。圖形中的蜘蛛可能與預卜未來的儀式有關,但也可能是納斯卡人崇拜的星座之人。

另一幅有名字的圖案就是鳥圖,在納斯卡荒原上砌著18個這種鳥圖。這種鳥圖尺寸非常巨大,長三十至四十碼不等。一條三又十分之七哩的太陽準線,穿過這幅宏大的鳥圖中一百四十碼長的翼展。在納斯卡出土的部分陶器上,也發現有類似的鳥。更奇怪的是,在皮斯科海灣附近,一座光微微的山脊上,刻著一個巨大的三叉戟圖案。而當時印第安人卻從不未見過三叉戟圖。這又是怎麼回事?

構成這些圖案線條的是深褐色表土下顯露出來的一層淺色卵石。據專家計算,每砌成一條線條,就需要搬運幾噸重的小石頭,而圖案線條中那精確無誤的位置又決定了製作者必須依照精心計算好的設計圖才能進行,並複製成原來的圖樣。而當時的納斯卡居民尚處於原始社會,那麼這些巨畫是怎樣製作出來的?瑪麗亞・賴希認為,古代居民可以先用設計圖製作模型,然後把模型分成若干部分。最後按比例把各部分複製在地面上。而另一些人則認為,這些巨畫是按照空中的投影在地面上製作的。這樣解釋雖能比較直接了當地解決設計和計算的困難,但卻引出了更多的總是。因為古代納斯卡人不可能掌握飛行技術,那麼,是誰在空中進行投影呢?

對巨畫製作方法的不同解釋也聯繫著對其作用的不同理解。這是個令全世界考古學家都困惑的難題。有人說,納斯卡平原的直線與某種天文曆法有關,因為這些圖形中有幾條直線級其準確的指向黃道上的夏至點與科至點。也有人說,圖案中某些動植物圖形是某些星座變形的複製品,某些長短不一,形狀各異的線條,則是星辰運行的軌道。

還有一種觀點認為,根據美國太空梭拍下的圖片,在百萬米高的太空中即可看到納斯卡巨畫的線條,而只有從三百米以上高空中才能看清這些巨畫的全貌,因此,巨畫只能是為從空中向下觀看它的人繪製的。而在遙遠的古代,有誰能從高空或太空中觀看這些巨畫呢?《眾神之車》的作者馮・丹尼肯為代表的一些人認為,這是天外來客光臨地球時在他們的降臨地建起的跑道。但也有人指出,從現代航天技術看,太空梭是不需要跑道的。

納斯卡平原貧脊而又荒涼,這裡每年最多只下半小時雨,有人估計,這裡也許萬年沒有正式下過大雨,而使那些神秘的圖形能歷時一千五百年而依然完整無損。美國航天總署也為這裡的惡劣生態環境而震驚,感到它與火星上的環境有些類似,曾專程派人研究這個地區,想用它來進行火星生命能否生存的實驗。

與乾涸荒涼的地理環境相應的是,這裡的土著居民社會發展程度十分低下,有些領域至今還停留在石器時代。這與巨畫所表現出來的高度的設計、測量和計算能力,以及對幾何圖形的認識程度,無論如何都令人難以聯繫在一起。無法想像,這些至今對巨畫仍毫不理解的土民,竟早在一千五百年前就創造了這些向天空展示的作品,他們是在炫耀自己的才幹。還是呼喚某種生靈的再次光臨?

沒有任何解釋,可以給這些巨畫作一個圓滿的回答。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神州文化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