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娛樂評論 > 正文

夜裡看完韓國電影《計程車司機》,哭得一塌糊塗

夜裡看完韓國電影《計程車司機》,哭得一塌糊塗,我在朋友圈裡寫下了幾句話:1,所有向學生kai'qiang的jun隊,都該死;2,和這片子比,戰lang算個毛;3,再給20年,我們也拍不出這樣的電影。

片子好不好,看看豆瓣評分吧。

為了更好地敘述這部電影,我們先普及一下這部電影發生的歷史背景。

1979年,韓國連連發生軍事政變,全斗煥的軍事獨裁統治由此拉開了序幕,1980年5月,因不滿全斗煥的獨裁統治,韓國光州學生和市民湧上街頭,爆發了大規模的示威活動。

隨後,金斗煥命令軍隊鎮壓,並封鎖消息,士兵向手無寸鐵的光州百姓和學生開槍,傷亡慘重。

30萬民眾憤怒還擊,公交車帶頭衝鋒,市民為反抗者端水送飯,救治傷員。

一個學生要上街,他父親說,如果必須要犧牲,還是我上吧,你還要照顧你媽媽。

後來,這位父親再也沒回來。

這就是光州事件的一些局部細節,但是,這一切都不被外界所知,韓國新聞媒體上依舊一片太平,而為之奮鬥的年輕大學生和光州市民,則被政府歪曲成破壞和平別有用心的暴徒。

金四福是首爾的一名計程車司機,妻子病逝後,他一個人帶著10歲左右的女兒生活,他跑計程車的運氣並不好,已經拖欠房東四個月房租了。

他急需要一筆錢,繳上房租,把日子過下去,保護好女兒,才是他的生活重中之重。

對於他身邊所發生的事,他漠不關心,甚至有點兒痛恨和恨鐵不成鋼。

他認為,應該把那些不安份的人,全部都送到沙特,誰讓他們這些人身在福中不知福。

偶爾他得知一個同行要拉一個外國記者到光州,並且願意支付10萬韓元,這對急於缺錢的金四福來說,可是一個天大的好消息。

他搶先一步,搶走了這筆生意。

天上的陽光很好,金四福的心情更好,他拉著外國記者,哼著輕快的小曲兒,向著光州駛去。

10萬韓元唾手可得,一切看起來,都是那麼如此美好。

可是讓他沒有想到的是,光州此刻已經變成了一個隔離區,無論是大路,還是山路,都有重軍把守。

對外通訊,被完全切斷。

他不是一個高尚的人,他想過退縮,他家裡還有一個女兒要照顧。

可是面對10萬韓元的誘惑,他實在是抵擋不住,他最後還是選擇了鋌而走險,終於將外國記者送到光州城市的內部。

在光州停留的24個小時,是他人生中最大的轉折和震撼。

他剛到光州,看到鎮壓場面,並不在意,一點兒也沒有放在心上,只覺得是在鎮壓一群暴徒,和他沒有一點兒關係。

他還一個人躲到一邊,津津有味地吃著市民剛剛送給他的飯糰。

作為一個單身父親,他很本能地抵觸和拒絕捲入這場政治麻煩,他的第一任務就是好好活著照顧女兒。

但是慢慢地他發現,他接觸的這群人,並不是電視裡面和報紙所說的惡徒和不法分子,他們其實就是一群普通市民和學生。

他們的熱情和好意,讓金四福無法不感動,他身體裡面屬於人性的東西,在慢慢蘇醒。

感動金四福的人,有當地的出租司機,有想成為歌手的大學生,還有免費給他車輛加油的加油站工作人員,還有給他送飯糰吃得一個熱情美女。

他更目睹政府出動坦克、炸彈、機關槍,對學生還有市民的血腥鎮壓。

面對這所發生的一切,韓國政府卻說,這場事故由學生和流氓等不法勢力,首先挑起,才導致發生暴動的,而且在這場衝突中,死的五個人,全是軍人。

這場暴動中,死傷的沒有一個市民和學生。

可他親眼看到遍地死傷的都是學生和熱情的市民。

他的內心受到震動,為了揭開這裡的謊言,就必須要把外國記者拍攝的膠捲給安全送出光州。

可是作為計程車司機金四福,他陷入了兩難境地,現實生活中,他只是一個小人物,還有一個一輛已經行駛了60萬公里的計程車,家裡還有一個除了他就沒有人照顧的女兒。

此刻,他已經被政府鷹犬盯上,隨時會命喪黃泉。

他的內心承受著巨大的煎熬。

為了活命,他打算丟下記者悄悄開溜,這時光州的計程車司機給他送來了一副假車牌,說從首爾來的車輛,已經被軍方盯上了。

他再一次受到震撼,是來自光州市民善良的震撼。

在他的內心,到現在,他還不願意去認定他面對的這群人,就是罪該萬死的“惡徒”。

在電影里,金四福哭了四次,第一次他哭,是面對家庭,對於孩子的愧疚;再一次,他哭,是扔下記者的掙扎和良心譴責。

他第三次哭,是重返光州時,看到想當歌手的大學生栽植已經身亡,他的屍體被扔到了路邊的田間。

栽植的頭髮上、臉上、鼻孔里,全是沙子和泥土。

這個想當吉他手的大學生栽植的犧牲,只是為了救他和外國記者。

大學生栽植的死,逼著他看清韓國政治的現實。

政治,和每一個人都息息相關,你是躲不掉的。

此刻他鼓勵有點禿廢的外國記者,抓緊錄,把這一切罪惡都給錄下來,並且給報道出去,讓世人都知道這裡發生了什麼。

他要讓全世界都知道這裡所發生的醜惡。

他更是以身犯險,決定以一人之力,把記者給護送出去。

出逃路上,被軍隊的車輛緊緊跟隨,二人隨時都有喪命的危險,光州的計程車自發組織起來,它們用自己的車輛把軍隊的車輛逼在後面。

讓每個看到這裡的人,都忍不住流淚。

此刻這段,把我哭的像個傻逼。

我看到了人心深處的光芒和對正義的嚮往,還有子彈射擊不穿的善良。

這是一部關於政治的電影,更是一部關於人性和善良復甦的電影。

《計程車司機》是根據韓國真實的事件改編,片中的外國記者全名叫Jurgen Hinzpeter,在1980年,他來到光州拍攝紀錄片《十字路口的韓國》,這個紀錄片,向全世界公布了全斗煥政權的暴行。

金四福和記者的合照

現實中的金四福,長得是這個樣子。

在1980年5月的某天,據他的兒子說,父親在外地夜宿後回家,向來光亮的計程車,出現了很多凹痕,與平時不同,金四福變得相當沉默。

他與家人說的第一句話就是,“人怎麼可以這樣殺害自己的同胞呢?”

回到漢城後,原本戒酒了的金四福內心痛苦不堪,重新開始喝酒。

四年之後,他被檢測出肝癌離世。

他和外國記者Jurgen Hinzpeter兩人在光州一行之後,再也沒有過交集。

戰爭真的殘忍,更殘忍的是暴政對自己同胞的殘忍。

連見證者都無法平和地修復自己內心的陰影,酗酒而死。

在拍攝《計程車司機》這部電影時,本片的導演曾採訪過外國記者Jurgen Hinzpete,他表示,這麼多年,他多次尋找金四福,都沒有找到。

如果能找到了金四福,他一定馬上飛到韓國。

他想看看韓國今天的樣子。

Jurgen Hinzpete對金四福的念念不忘,不僅僅是因為二人同生共死過,更是人類人性豐美的延伸,友情的延伸,善良的延伸。

可惜的是,電影還沒上映,Jurgen Hinzpete就因病去世了。

《計程車司機》這部影片被選定為今年的韓國申奧片,特別牛叉地是,這部影片被韓國評審委員們,無異議全票通過,無異議全票通過。

不論是影迷,還是影評人,都在說,今年韓國年度最佳影片就是它了,後面的大家都不用看了。

這讓我很難過,韓國的最佳影片已經出來了,而我國的年度最蠢文章也已經出現了。

人與人,真的不一樣。

《計程車司機》這部電影時長兩個小時,我當中看哭得時間將近四十分鐘,把自己一路哭得一塌糊塗。

第二天醒來對著鏡子看自己,想著一個是年度最佳影片,一個是年度最蠢文章,我對著鏡子中的自己,狠狠地呸了一聲。

和一些王八蛋同生在一個國,我覺得羞辱。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方尋 來源:戒王東時評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娛樂評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