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體育 > 正文

中共舉協回應國際舉聯決定 指禁賽令無辜運動員受累

2017年8月,中國國家體育總局局長苟仲文(右三)及其他體育官員視察“中國反興奮劑中心”,中共官方對外公開表態對興奮劑“零容忍”,但近年中國體壇興奮劑黑幕被前國家隊隊醫薛蔭嫻曝光,中國體壇從上世紀八十年代起系統性大規模使用興奮劑。(”反興奮劑中心“官網)

中國國家隊前隊醫薛蔭嫻多年來一直持續揭中國體壇興奮劑黑幕,她的兒子、北京獨立製片人楊偉東(後)認為,中共當局並未真正禁止興奮劑。(杜興攝影)

2017年9月30日,國際舉聯在其官網發表聲明,根據“第比利斯決議”,對包括中國、俄羅斯在內的9個國家禁賽一年(見紅線)。(國際舉聯官網)

2017年10月2日,中國舉重協會隨後發表回應聲明,稱尊重舉聯決定,但為“無辜受罰運動員”抱屈。(中國舉重協會官網)

中國舉重協會周日(1日)回應國際舉聯作出禁賽一年的決定,強調中國對興奮劑“零容忍”。但同時指禁賽決定令“無辜運動員”受牽連。國際舉聯在前一日宣布,對中國在內的9個會員國禁賽一年,此前,北京奧運會3名中國女舉冠軍,葯檢出現陽性反應而被褫奪金牌。前國家隊隊醫薛蔭嫻認為,興奮劑利益集團正主導中國體壇,興奮劑問題難以禁絕。(吳亦桐/王思雨報道)

中國舉重協會周日(10月1日)發表聲明,表示尊重國際舉聯的決定,但認為這一處罰傷及“無辜運動員”。聲明再次強調中國高度重視反興奮劑工作,絕不允許運動員使用興奮劑,堅持對興奮劑問題“零容忍、發現一起,查處一起,絕不姑息”,還表示在中國舉重領域,查處興奮劑的比例並不高。

國際舉聯早一天在官網發表聲明,根據“第比利斯決議”,對包括中國、俄羅斯等9個會員國家禁賽一年。中國被禁賽,事緣2008年北京奧運會中,三名女子舉重運動員在國際奧委會的興奮劑覆檢中藥檢呈陽性反應,三名女舉奧運冠軍:劉春紅、陳燮霞和曹磊被褫奪金牌和成績。其後劉春紅和曹磊上訴,今年8月底,國際體育仲裁法庭駁回兩人上訴。

因持續揭露中國體育興奮劑黑幕遭當局打壓,被迫流亡德國的中國國家隊前隊醫薛蔭嫻,早前曾向本台指出,中國體委早在1980年代起,就以“科學訓練”為名大規模使用興奮劑,包括體操、舉重、乒乓球等11個項目,多名中國體育名將也涉及其中。

薛蔭嫻周一再次接受本台採訪時指出,當年的吃興奮劑的金牌運動員,現已成為體育官員或教練,巨大的利益推動下興奮劑從未被禁止。今次舉重協會的聲明,看不到當局悔意和全面禁止興奮劑的決心。

薛蔭嫻∶舉重早該禁賽了,因為他們一直在吃興奮劑;08年奧運會,當時中國的檢測中心就檢測出來好多陽性都不報,報你就是賣國!這是國務院體制性的,它支持你吃興奮劑,拿了金牌你就是好樣的。你查出來我就承認,有時候還賴皮不承認。在興奮劑利益集團的得利者指導下,他們灌輸的思想,讓他們大力禁止,這不是笑話嗎?中國你要真反興奮劑,對我們家的打壓就是一個試金石。

因母親揭黑而受牽連的紀錄片導演楊偉東,曾採訪過興奮劑黑幕中已離世的受害人黃美玉。1986年漢城亞運期間任職護士的黃美玉,被指責給當年還祗是運動員身份的現任中國體育官員李玲蔚錯服感冒藥。楊偉東認為,還看不到中國體育興奮劑禁絕的跡象。

楊偉東∶他們發誓太多了,從蔡振華、到裁判、教練,他們都是“小偷”,“小偷”不可能培養出來“正人君子”。

清華大學教授李楯向本台表示,中國的體育還有著專制國家明顯的特徵。

李楯∶這個事情和中國在各方面的作法都是一貫的,中國從不對個人負責;很多事情是“黨和政府”安排的,這種安排本身就是不對的,是違法違規的,最後誰倒霉碰上就是誰的事兒,在體育方面這不是大事,在其它方面都是這樣。

薛蔭嫻的兒子楊偉東呼籲更多興奮劑受害者站出來公開指證,期待未來中國興奮劑黑幕中的責任人被追究刑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體育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