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文人與盜賊的幽默故事

中國古典詩詞博大精深包羅萬象,幾乎寫盡了人世間的所有情感與現象,甚至在寫給盜賊的詩詞中也不乏精品,試舉幾例與大家共享。

“趁著月色趕豪門”

一天深夜,一個小偷鑽進了清代名人鄭板橋家的院子。鄭板橋為官清廉並不怕偷,只是擔心小偷碰翻了他的蘭花,更擔心小偷被小黃狗咬傷,於是在黑暗中“獻”詩一首:“細雨蒙蒙夜沉沉,梁上君子進我門。”小偷聽到嚇了一跳,正欲躲藏,但聽得鄭板橋吟道:“腹內詩書存萬卷,床頭金銀無半文。”小偷聽明白了,知道此乃暗示,便趕緊轉身,鄭也就接著吟道:“出門休驚黃花犬,越牆莫損蘭花盆。”小偷聽了非常感激,便小心翼翼地爬牆出去,隨後又聽到了那個極親切的聲音:“天寒不及披衣送,趁著月色趕豪門。”詩中體現了鄭板橋對“梁上君子”的某種同情心和對豪門的憎恨。如此認真的叮嚀,言辭之諄諄,也的確讓小偷感到了一絲溫暖。

“也堪將去教兒曹”

蘇州有個老儒生叫沈文卿,家裡很清寒。一天,他專心讀書至半夜,忽而瞥見小偷進屋偷東西,又沒偷到什麼,就慢吞吞招呼道:“承蒙光臨,送你一首詩怎麼樣?”於是即興拈來朗聲道:“風寒月黑夜迢迢,辜負勞心此一遭。只有破書三五冊,也堪將去教兒曹。”小偷聽了,苦笑著離去。

“世上如今半是君”

《唐詩紀事》卷四十六“李涉”條記載:涉嘗過九江,至皖口遇盜,問何人,從者曰:“李博士也。”其豪首曰:“若是李涉博士,不用剽奪,久聞詩名,願題一篇足矣。”涉贈一絕云:“春雨瀟瀟江上村,綠林豪客夜知聞。他時不用相迴避,世上如今半是君。”

李涉是中唐太學博士,“工為詩,詞意卓犖,不群世俗。”長篇敘事,如行雲流水,無可牽制,才名一時欽動。長慶二年(822)春天,他到江西九江看望他在那裡當江州刺史的弟弟李渤時,途遇盜賊寫此詩,題為《井欄砂宿寓夜客》,在即興式的詼諧幽默中寓有頗為嚴肅的社會內容和現實感慨。所謂“世上如今半是君”,顯然別有所指。它所指的應該是那些不蒙“盜賊”之名而所作所為卻比“盜賊”更甚的人們,是那些“相群相黨,上下為蟊賊”之輩。相比之下,眼前的這些“綠林豪客”如此敬重詩人、富於人情,倒顯得有些親切可愛了。

盜賊們得此詩,如獲至寶,用大量牛肉美酒饋贈,又兩次拱手彎腰揖拜,並送李涉啟程上路。

辛文房的《唐才子傳》中的《李涉傳》對此事也有詳細記載。

“白天都不可能找到一分錢,何況晚上呢?”

不僅在我國,外國也曾發生過文化名人與盜賊幽默調侃的有趣故事。

法國大文豪巴爾扎克曾經歷過一段極困苦的日子。那是他大學剛畢業時,因專業學的是法律,按理該當律師,但他對律師這個職業全無興趣,一心要當作家。父親勸阻無效,只好與他約法三章:給他兩年時間讓他試試看,如兩年內不能成功,立刻回頭當律師,否則絕不再供給他一絲一毫的生活費用。轉眼兩年過去了,巴爾扎克並沒有成功。父親見他並不回心轉意,也就說話算話不再管他,他開始負債纍纍,住在寒酸破舊的下等公寓里堅持寫作。至於吃的,當然是最差的,但這難不倒他。每當吃飯時,他總要在空空如也的桌子上畫上一個個盤子,並在“盤子里”寫上“義大利牛排”、“法國乳酪”、“英國香腸”等字樣,在美好的想像中狼吞虎咽。

也就是在這樣一段日子裡,有個小偷半夜三更闖了進來,巴爾扎克醒了,知道來者是小偷,但並不生氣,而是靜靜地聽著動靜,聽到小偷在黑暗中摸索,累得氣喘吁吁,竟難免心疼,於是就極友好地勸了一句:“別找了,親愛的。我在白天都不可能找到一分錢,何況晚上呢?”小偷聽了挺感動,竟然說了聲“謝謝”,道了聲“再會”,趕緊“打道回府”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歷史上那些牛人們》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