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文革公安部長的離奇死亡

文革期間的最大懸案,莫過於公安部長李震的離奇死亡。

李震,1914年出生於河北省藁城縣,曾就讀於清華大學新聞專業,1937年加入中共,後長期在中共軍隊中從事政治工作,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1966年調入公安部任副部長,1972年謝富治病故,由李震接任公安部長(那時候叫公安部革委會主任)。

1973年10月22日,在北京東長安街南側公安部大院的地下熱力管道溝內,發現李震的屍體。地下管道很矮,不到一米五,死者衣履不整,雙膝跪地,身體向後仰著,脖子上勒有繩子,吊在管道上,口中含有數十片未溶化的安眠藥片,上衣口袋裡還有剩下的一些安眠藥。

關於李震之死,有多種文本,但有關現場的描述完全一致。這個自殺現場破綻百出,一望而知是偽造的。要吞葯就吞葯,要上吊就上吊,為什麼既吞葯又上吊?為什麼大量的安眠藥片不吞下去而要含在口中,還要剩下一些在口袋裡?為什麼上吊偏偏要選在一個站都站不直、吊更沒法吊的地方?以李震的學識、閱歷和職務,他擁有的自殺知識比一般人多得多,各種自殺工具(包括手槍、刀具、毒藥等)都唾手可得。當時的李震並不曾受監控,以他的身份,他有很大的行動自由,這就是說,李震如果真的要自殺,他完全可以選擇合適的地方,選擇合適的方式和工具,很專業的自殺。怎麼會像現場呈現的那麼亂七八糟?

起初,絕大多數人都認為李震不是自殺而是他殺。大多數調查人員都認為李震是在地道里被人勒死,然後被塞進熱力通道製造自殺假象。再說李震也沒有自殺的動機。周恩來當時就說:李震在政治上中央是信任的,工作上中央是支持的,家庭生活是和睦的,沒有自殺的因素。其後,中央成立了陣容強大的調查組。令人驚訝的是,歷時5個月,調查組的結論竟然是自殺。接任公安部長的華國鋒向周恩來彙報,李震就是自殺,也應為他作一結論:“自殺,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理。”但由於一些人反對,時任中共副主席的王洪文拒絕接受和批准這個結論。這個結論沒做成。我們知道,在當年,自殺通常都定性為敵我矛盾,其家屬通常都要受到某種牽連。華國鋒提出“自殺,按人民內部矛盾處理”,這在當時是很少見的。這多少表明他對自殺的結論感到不安,至少是不希望影響到李震子女的前途。

直到粉碎“四人幫”以後,1977年3月,經公安部黨組向中央報告,中央批准了關於李震自殺的結論,稱:據調查,李震因追隨謝富治積极參与林彪、江青反革命集團篡黨奪權的陰謀活動,在林彪問題敗露後,畏罪自殺。

這個有關李震畏罪自殺的結論明顯站不住腳。因為李震自殺時林彪已死亡兩年有餘,和林彪關係緊密的人都早就被審查、被打倒、被靠邊站了,如果是他們供出了李震,李震早就該倒霉了,哪裡還會拖兩年?至於說和江青一夥的關係,就更不靠譜了,因為江青一夥在當時都紅得很,起碼是沒人受審查被清算。就算李震追隨謝富治,這在當時也不構成問題。從文革開始,謝富治一直都很紅,72年3月病故,天安門還降半旗。有小道消息說謝富治臨死前已經被審查,他不是病死的,而是畏罪自殺。這種說法和謝富治死後的高規格葬禮不相符。另外,我們都知道,在文革中,但凡當高官的老公被打倒,其老婆就立即成了“臭老婆”跟著倒霉。如果謝富治死後哪怕是在高層內部受審查或重新評價,那必然會影響到他老婆的命運。事實是,謝富治老婆劉湘屏在謝富治死後官運亨通,1973年當上衛生部長、黨的核心小組組長,1973年8月的十大又當上中央委員,並且一直當下去,直到1976年10月四人幫被抓才被撤職。既然在當時,謝富治仍被黨國奉為正面人物,其追隨者自然也不會在政治上被審查,李震因追隨謝富治而“畏罪自殺”自然無從談起。

《公安史稿》對李震之死另有解釋。《公安史稿》說:“據事後查證,李震確有自殺取死之因。他1970年在中共九屆二中全會上,與林彪黨羽劉豐曾秘密串聯,進行反黨活動。劉豐被捕審查後,他又篡改了劉豐的供詞,掩蓋自己的罪行。在這之前,他還參與陳伯達、吳法憲製造‘中國共產黨非常委員會’冤案,誣陷許多中央領導人和一大批黨、政、軍負責幹部。1973年9月,他去山東省查破一個與該案相似的案件,知道中共中央對冤案製造者處理很嚴,因而畏罪思想壓力很大,同年10月,中共中央追查陳伯達交代的一份材料,他因為這份材料被壓在自己的手裡感到很害怕。由於罪孽深重,他畏罪自殺不足為奇。”

這種說法顯然也站不住腳。因為林彪案已處理完結,李震能在1973年8月的十大當選為中央委員,本身就證明了他與“林彪集團”毫無牽連,和陳伯達就更沒有關係了。

還有一種說法,說李震自殺是因為文革期間公安部“算舊賬”與反“算舊賬”的矛盾始終無法解決,李震承受不了壓力,故而自殺。後來劉復之在接受採訪時否定了這種說法。劉復之說,公安部確實有過“算舊賬”的爭論,但這場爭論發生在1972年11月,而李震是1973年10月死的,中間隔了將近一年的時間,因此爭論不會促使李震自殺。

上述種種關於李震畏罪自殺的原因的解釋明顯都站不住腳,這就更加說明所謂李震自殺一說站不住腳。官方的和民間的文革史家都對李震自殺一說表示懷疑。有人想查閱公安部檔案,但不批准。李震的女兒李豆豆找過公安部的許多老人,想了解李震之死到底是怎麼回事。她也找過當時的公安部副部長劉復之,劉復之讓她去找華國鋒和汪東興了解情況,他們當年負責這個案子,當時最知情,但後來也沒有下文。由此可見,44年過去了,李震之死仍然是個謎,應是當局刻意保密,保密的原因估計是“為尊者諱”。

近些年來,一些相關人士發表回憶文章或接受採訪談李震案件,由於這些文字都發表官媒上,因而看上去都是為當局的結論背書,但細讀下來發現也未必盡然。其中有些說法反而加強人們的懷疑。例如施義之(時任公安部副部長,顧準的妹夫)寫到,據李震愛人反映,21日晚李在家接到一個電話後去的五號樓,說是去開會,一夜沒回。另外也有人提到李震接到電話這件事。按說要查明這個電話是誰打的並不難,但是這個電話到底是誰打的,卻至今沒有交代。

在我讀到的文字中,下面這一篇尤其意味深長。

2005年5月31日《中國老人報》發表了一篇署名郝建生的文章“周恩來提名楊貴調公安部,使李震死因大白天下”。此文意味深長,值得細細解讀。文章說,1973年10月初,擔任過河南林縣縣委書記的紅旗渠功臣楊貴到北京參加中央辦的學習班,受到周恩來關注。接下來就發生了李震死亡之事,中央決定成立破案組。王洪文物色人選,周恩來親自提名要楊貴參加。“受周總理委託,李先念副總理找楊貴談話說:'周總理聽說你不願到公安部工作,讓我找你談談,還是去吧。調你到公安部工作是總理的意見,這是工作的需要,你可要理解總理的意思啊!'”破案組由吳忠任組長,楊貴具體負責。起初,破案組多數人的意見以“他殺”為主,楊貴“反覆做思想工作”,把意見引導到“自殺”,再有專家現場觀察和案情分析,最後得出“自殺”的結論。

按照此文給出的脈絡我們得知,周恩來親自提名楊貴參加破案組,楊貴對“總理的意思”心領神會,由於楊貴“反覆做思想工作”,破案組多數人的意見從“他殺”轉向到“自殺”。如此說來,關於李震死於“自殺”的結論實際上是周恩來暗中一手促成的。這和他在公開場合下力主李震死於“他殺”的態度完全相反。假如我們不相信李震“自殺”說而傾向於“他殺”說,我們就不能不推測,周恩來和李震之死有密切關係,李震很可能是被周下令殺害的。

不錯,上述文章還講到專家現場觀察和案情分析,但破案組的現場觀察離案發時間已經相隔了兩個多月(這個破案組是1973年12月才完成組建,開始工作的),現場早已破壞,因此不足為據。早在10月22日,另一位公安部副部長於桑就組織技術人員到現場,做了三天調查,作出李震是“自殺”的結論。當時,劉湘屏等人不接受於桑的調查結論,並批評於桑“破壞了現場”。周恩來對於桑的態度看上去非常嚴厲,他在10月25日就宣布撤銷於桑破案組組長的職務,並且把於桑等參與調查的人統統隔離審查。然而這裡的所謂隔離審查,客觀上卻是對於桑的保護。於桑沒有關進秦城監獄,而是關在交通幹校。重要的是,在所謂隔離審查期間,“任何人不準提審於桑”。於桑本來是這個案子最重要的一個知情人,如果受審,扛不住壓力,很可能會講出什麼。周恩來下令把於桑關在交通幹校並不准任何人提審,實際上起到了封口的作用。這更表明周恩來和李震之死大有關聯。

有文章說,李震因毀掉江青裸照被周恩來暗殺。文章說,當年斯大林把一張江青在三十年代上海期間的裸體照片交給中共高層,周恩來要公安部長密存於公安部絕密檔案。文革爆發後,江青探知此事,叫李震把照片交給她,李震不敢不從,江青把照片燒毀。周恩來得知後大怒,打電話責備李震,於是李震一去不回。

我認為這篇文章不可信。且不說是否真有這樣一張裸照。問題是,江青利用權勢銷毀對她不利的相關物證這種事,都發生在文革前三年,那時候公檢法被砸爛,公安部長謝富治又是她的親信,做這種事比較容易,不會等到7年後由李震來做。再有,假如這事是真的,那麼,周恩來獲悉後很可能會生氣,但是絕不會有殺掉李震的動機,相反,周恩來理當保護李震,以便為日後留下一個人證。

依我之見,李震之死和周恩來有關,和當時正在進行的清查五一六運動有關。我們知道,清查五一六運動是毛澤東親自發動,周恩來直接指揮的。正是周恩來的幾次講話,把“五一六”變成了莫須有的口袋罪,沉重地打擊造反派,大力恢復各級官員的權力。毛澤東雖然是清查五一六運動的發動者,但是他並不想把造反派斬盡殺絕,他希望多少保留一些造反派的力量,以便和以周恩來為代表的官僚勢力相抗衡。毛幾次問:清查五一六是不是擴大化了?是不是沒注意政策?李震是中央“五一六”專案組副組長,主持大多數日常工作,直接向周恩來報告。據說,李震曾建議向上寫個報告,向下發個指示,說明政策界限。但都未採納。1973年8月,中共舉行十大,毛澤東一手提拔王洪文為黨中央副主席,並置於接班人的位置,一時間權勢很大。造反派出身的王洪文,對於清查五一六運動自然不積極,想來對周恩來一派的做法很不滿,故而很可能想挖出一批材料,以證明周恩來一派妄圖否定文革。李震身處清查五一六運動第一線,知道的內情最多,因此被周恩來滅口。

研究文革史的學者在講到李震之死時,大都把它放在清查五一六運動的敘事之中。楊繼繩先生在他的《天地翻覆--中國文化大革命史》一書里,引用金春明對他講的一段話。中共文革史專家、中央黨校教授金春明說:“我雖然研究文化大革命多年,但對清查‘五一六’一直不清楚。為什麼1967年對‘首都五一六紅衛兵團’問題已經解決之後還要清查五一六?為什麼九大以後還要清查五一六?清查五一六是怎樣進行的?為什麼專案組長李震自殺?這些問題都不清楚。清查五一六是個謎。將來檔案公開了,也許能解這個謎。”金春明還說:“關於清查五一六的檔案在公安部。80年代我曾申請看,沒有批准。”由此可見,大家都感到,李震之死和清查五一六運動相關。只要我們不相信李震是自殺而傾向於認為是他殺,那麼我們就必須思考誰是謀殺者。在四十多年後當局仍然對這件事刻意保密,顯然是為尊者諱。這個“尊者”不可能是毛,因為毛要封一個人的口用不著暗殺,毛可以直接讓這個人消失,直接把他送到秦城與世隔絕。毛對王、關、戚就是這麼做的。排除了毛,這個“尊者”就只可能是周了。儘管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沒有證據證實我們的猜測,但是從已有的材料出發,我們的猜測似乎是很合理的猜測。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來源:民主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