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賭城槍擊案:逝者、英雄與人性

周日晚間,美國拉斯維加斯一場鄉村音樂會被槍聲打破。到周二(103日),官方證實的死亡人數為59人,另外還有500多人受傷。

這是美國現代史上死傷最嚴重的一宗槍擊案。64歲的槍手斯蒂芬·帕多克從音樂會場地附近酒店32層的高樓上,向3萬多觀眾發出一串又一串子彈。

人們在清點傷亡、追查凶手開槍動機、追問美國槍擊案件何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同時,也開始了解許多人如何在這次槍擊案中倒下以及逃生的經歷。

逝者

克里斯·羅伊博爾,28歲,是來自加利福利尼亞南部的美國海軍退伍軍人,前不久剛剛從阿富汗前線回國。

他在社交媒體臉書上寫下的最後一個公開留言發表在7月。他談到被人問及的一個問題:‌‌“被槍打中會是怎樣的情況?‌‌”

他寫道:‌‌“人們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因為在我們美國人當中,只有不到1%的人會有這樣的親身體驗。‌‌”

‌‌“我總是有同樣的回答,我說回答這個問題不會有讓人自豪或自大的感覺,而是真實和充滿恐懼憤怒的感覺。‌‌”

他說,隨著時間的推移,‌‌“興奮感逐漸消失,剩下來的只有憤怒‌‌”。

桑尼·梅爾頓,29歲,來自田納西州。他為了護住妻子希思,背部中槍身亡。

每個逝者的身後,都有一個不同尋常的故事。他們有的努力工作一個夏天才攢下了假期和旅費;有的前來紀念結婚周年,卻從此陰陽相隔。

守護

麥克·麥加利,帶著孩子來參加音樂會,當槍聲響起時,他把孩子護在自己身下。驚慌出逃的觀眾,在他襯衣的背上留下了腳印。

他說:‌‌“他們才20歲,我已經53了。我這輩子已經很好了。‌‌”

卡莉·克里傑也將小女兒放在地上,自己趴在孩子身上。她說:‌‌“幸好我們坐在靠後的地方,那裡有座位,有一些孩子。

‌‌”所有人都在尖叫要我們從座位上下來。我把孩子放在地上,趴在她身上。‌‌“

‌‌”她一直在哭,尖叫,問這是怎麼了。我想她應該沒事。‌‌“

從美國亞利桑那州來參加音樂節的消防員科特·弗勒,用身體為妻子擋子彈,結果腿上中槍,需要手術。他需要相當長的時間才能康復。

救助

來自洛杉磯的消防員羅伯特·海耶斯,事發後立即將妻子和朋友帶出場地,卻又迅速回到現場向特警隊報到。他說與拉斯維加斯當地的一名醫護人員一起,救助傷者,卻不得不面對死亡。

他說,單他自己驗證宣布的死者就達20人。

‌‌”我做這些,並不是想當英雄。‌‌“

托德·布利里文也是在和朋友脫險後再次回到槍擊案現場。據《華盛頓郵報》報道,他和自願者一起,幫助至少30多人脫險。

他說:‌‌”我就是覺得自己應該這麼做。如果我或者家人遇到這樣的情況,我也希望有人能來幫我。‌”

周一凌晨,當警方呼籲人們捐血時,捐血站外很快排起了長龍。

拉斯維加斯的民眾用各種方式為撤出音樂會的人們迅速提供協助:有的送來瓶裝水和食品,有的送來毯子。

面對如此傷亡慘重的槍擊案,美國社會對槍支管制的討論再次熱烈。

或許人們都在問同樣的問題:這次能讓美國上下痛定思痛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方尋 來源:BBC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