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廖祖笙:不及氏族社會的「共和國」

 

習近平先生,聽說你是一個孝子。在尊老愛幼方面,你我之間該是有共同語言的。又快到一年一度的中秋了,中秋自古就是一個吃團圓餅的日子,是一個千家萬戶其樂融融、尊老慈幼的日子。

此際我們不妨進行一番古今對比,這有助於我們進一步認識到:這個日趨納粹化的“共和國”,這個掛羊頭賣狗肉的“共和國”,在有些層面,實質已昏暗得就連氏族社會都不如。

中國遠古時代的氏族社會,人們在竭盡所能贍養老人的同時,也對幼小進行最大限度的厚愛和保護。古文獻中所記載的米廩,既是當時貯藏糧食的所在,也是集體贍養老人和教育孩子的場所。氏族社會的長幼有序,在古籍《尚書·堯典》、《呂氏春秋·尊師》等中,都有過相應的記載。

孔子的《禮記·禮運篇》,對彼時的大同景象和公序良俗,也有過這般描述:“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使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男有分,女有歸。貨惡其棄於地也,不必藏於己;力惡其不出於身也,不必為己。是故謀閉而不興,盜竊亂賊而不作,故外戶而不閉”。兩相比較,這個徒有其名的“共和國”,就是給氏族社會抬腳都不配。

先生該也知道,這個所謂的“共和國”,實質是個共匪國。一個惡人的集合體,在為害井岡山的時候是匪,在沐猴而冠了幾十年之後,也還一樣是匪。國人苦於猖獗的匪患久矣,匪治之下,“活不好,死不起”成了常態,壓在中國人頭頂的,早已是高聳的六座大山。

“新中國”奴民的一生,說到底也就是被共匪“共產”的一生,你不幸投胎在共匪國,你在接受“優質教育”的時候被“共產”,你在看病的時候被“共產”,你在買房的時候被“共產”,你在翹辮子後也還是要被“共產”……從“超生”被罰得傾家蕩產,到進了殯儀館再被高額“專營”一回,奴民的一生從起點站到終點站,處處遍布了被奪泥燕口、削鐵針頭的痕迹。

“新中國”奴民的一生,說到底也就是步步驚心,被百般施以體制性羞辱的一生。你以為學校該是“最安全”的地方,殊不知你將子女送進奴化教育的學校後,有可能是將其送進了鬼門關。你的孩子有可能像我兒廖夢君一樣在校園內被虐殺,之後其死就成了國家機密;有可能被斯文敗類給帶到校外去開房,在還是一個花骨朵的年齡,就血淋淋地完成了一個女孩到一個女人之間慘痛的裂變……你為共匪立過功、扛過槍、賣國命,你也一樣是晚景凄涼,要麼是像我一樣被一再敲掉飯碗,要麼是像數以萬計的退役老兵,即便憤而包圍了共匪的兵部,也還一樣是解決不了養老的問題。

嗚呼,習近平先生,“共和國”的此情此景,與中國遠古時代的氏族社會比比,如何?與孔子所描述的“老有所終,壯有所用,幼有所長,鰥寡孤獨廢疾者皆有所養”,如何?面對這樣的一個惡人集合體,你怎麼去“救黨”?面對眾多老人怨憤的目光,面對一些幼小的被公然置於困境,這個黨又能怎麼去“自信”?

嗚呼,習近平先生,當你在這個中秋節和家裡的老人、孩子一塊吃團圓餅的時候,請別忘了有些家庭成員已是陰陽相隔,請別忘了中秋的月光,也伴有了無數冤魂的淚光,請別忘了你治下的有些老人和孩子,遑論吃月餅,在新納粹們為所欲為的殘酷迫害下,已是連飯都吃不上……每一個老人,每一個孩子,都一樣是爹媽生養的,而非石頭縫裡蹦出來的。

嗚呼,習近平先生,面對這個連氏族社會都不如的“共和國”,面對這個日趨納粹化的“共和國”,作為黨國的掌門人,請你站在新的高度上去面對問題,解決問題,請你“不獨親其親,不獨子其子”,在新的價值取向上和決策中,讓人同樣感覺到中秋的月圓,讓人此後都能得出這樣的判斷:這“國”,確實是人間,而非淪落得就連氏族社會都不如的非人間。願中秋的月光,溫馨著你的一家老小,同時也在博大中綿綿撫愛著所有的國人。

長夜漫漫。作家廖祖笙以我手寫我心,被匪國納粹整得家破人亡,被不斷下流敲掉飯碗……萬般無奈,於公元2017年10月2日,向習近平先生象徵性借一分錢吃飯,以此記錄一段黑暗的歷史。此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投書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