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聖武:中國第一個因言吊照律師的自我陳述 - ☀阿波羅新聞網
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投書 > 正文

祝聖武:中國第一個因言吊照律師的自我陳述

我是山東信常律師事務所主任祝聖武律師,我對山東省司法廳做出擬吊銷我律師證處罰不服,陳述理由如下:

中國最近幾十年來有玩弄誅心罪的惡名。被指控言論違法的人,如果試圖自我辯解,就很容易被指控為言論犯罪(如反革命罪(已被廢除)、對領袖不敬罪(已被廢除)、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尋釁滋事罪等),相關案例不勝枚舉。但我還是堅持要為自己辯解,哪怕這個辯解會導致“越描越黑”,導致我鋃鐺入獄。

山東省司法廳對我的處罰,存在如下幾方面的問題:

(一)程序存在嚴重問題;

正如隋牧青、丁錫奎兩位代理人所言,司法行政機關、律師協會對律師的管理,應該限於對律師執業過程中的違法違規行為,而不應該針對律師非執業行為。

調查執法人員說他們是通過日常監控發現我的言論涉嫌違法。這個理由非常恐怖。我不是說執法人員沒有權力查看我的微博,而是說執法人員絕對沒有任何理由對律師的言論進行日常監控。如果執法人員的工作之一包括對律師言論進行日常監控,那他們實際上就是充當了思想警察的角色。除非有確切的犯罪嫌疑,或者涉及有組織犯罪,否則,公民的日常言論,不應該受到監控。對律師言論進行日常監控的行為嚴重的侵犯了言論自由的基本人權。

人們結合起來成立政府,目的絕對不是讓這個政府來監控公民的日常生活,製造恐怖,而是讓這個政府按照人們共同制定的法律來維護秩序。言論自由(思想自由、創作自由、學術自由等)是文明社會的基本規則,是社會道德的底線。迫害言論自由的行為才是真正對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的行為,是危害民主共和國國體的行為。

(二)處罰的事實依據不足;

第一,我的微博影響有限。

微博“祝聖武律師18668936828”,是我的第一個微博,也是迄今為止唯一的微博。當然,我之前不玩微博並不是什麼光彩的事情。我的微博於2017年3月開設,8月16日被關閉,關閉前粉絲數為2030人。

第二,我不存在司法廳指控的“情節嚴重”。

指控我“影射社會主義”的12條微博,其中10條是在司法局約談要求我約束言論之前發表的,剩下的兩條微博,其中一條是調侃司法局約談的,和“影射社會主義”沒有半毛錢關係。

三歲小孩也能看出來,即便我的言論“影射社會主義”,那也根本不存在情節嚴重。吊銷律師證的處罰依據何在?難道司法行政機關對於律師言論違法的處罰,就只有吊銷律師證這一種嗎?那些警告、通報批評、暫停執業等等的處罰,就不能適用於言論違法嗎?

即便我的言論涉嫌違法,那麼,你司法局約談時不處罰,約談完兩個月之後你卻指控我“屢教不改”、“情節嚴重”,必須吊銷律師證。這是什麼意思?打擊報復嗎?

第三,在本次吊銷我的律師證處罰之前,我的律師執業生涯零投訴、零處罰。

對一個正直的、品德高尚的律師第一次處罰就處以極刑,是山東省司法廳的恥辱。

在司法廳約談過程中,律管處李雲凌副處長一再問我是否珍惜律師證,我回答說:“我不過做了一個敏感案件,寫了一個力圖系統闡述言論自由原則的辯護詞,說了那麼幾句政治批評的話,我的律師證就被吊銷了。這樣的律師證,誰敢要?”

為什麼我對山東省司法廳吊銷我的律師證的處罰如此強烈的不滿?因為這個處罰莫名其妙,因為這個處罰毫無公道。對一個執業生涯零處罰的律師,對一個第一次開微博的律師,即便言論危害國家安全,那也應該作出低層級的處罰,而不是處以極刑(吊銷執照)。

第四,我的言論沒有危害國家安全。

我的言論雖然刺耳,但這些言論都在言論自由的範圍之內,是公民行使政治批評、民主監督權利的形式,只不過我的批評對象涉及到執政黨、執政黨的政策、執政黨的已故最高領導人。我在調查筆錄、談話筆錄、聽證筆錄中對我的微博言論進行了詳細的說明和辯解。省律協發表的《聲明》對我進行聲色俱厲的譴責,枉顧我的說明和辯解,是對我的攻擊和污衊。

我仔細的翻看了《憲法》。《憲法》確實沒有明確的規定公民有批評執政黨、執政黨的政策的權利。我想這算是《憲法》的一個缺憾。但是,《憲法》規定有言論自由原則、國家尊重和保障人權原則、法治原則、民主共和原則。任何一個現代人都能夠明白,這些憲法原則包含了公民有批評執政黨、執政黨的政策的權利。我想這個道理是不言自明的。

(三)對我的處罰於法無據;

吊銷我的律師證處罰的法律依據是《律師法》第49條和《律師和律師事務所違法行為處罰辦法》第21條。這個處罰依據存在嚴重的問題。

第一,我堅持認為,該兩條法律針對的是律師的執業言論危害國家安全。我的言論與律師執業無關。

第二,司法廳認定我的言論危害國家安全於法無據。

言論是否危害國家安全,應該有一個標準,不能是司法廳感覺刺耳、看不慣就算危害了國家安全。

言論是否違法的判定應該遵守文明世界通行的“清楚與現存”的危險標準,即言論造成的危險馬上就會發生,而且後果非常嚴重。只有存在“清楚與現存”的危險時言論才構成違法。這是文明社會的常識。

依照這個標準,我的言論,僅僅是政治批評的話語,如何可能危及到國家安全?我的微博影響非常有限,不過2030個粉絲,開設的時間不過5個月,涉案微博僅僅12條,又如何可能對國家安全引發“清楚與現存”的危險?我的言論,並沒有引發騷亂等後果,危害國家安全的事實根據何在?

1932年,章士釗為陳獨秀的“暴動”罪辯護時,在法庭上響亮的說“以言論反對,或攻擊政府,無論何國,均不為罪”、反對執政黨不等於反對政府,並且把這個辯護詞發表在國內外的媒體上,以至於輿論沸騰。我沒有看到國民黨指控章士釗言論危害國家安全。對比之下,山東省司法廳對我的指控何其荒唐?

(四)吊銷我的律師證和王江峰案有莫大的關係,有打擊報復的嫌疑。

吊銷我的律師證,部分原因是我辦理山東招遠王江峰案件,嚴重的妨礙了地方官打擊迫害訪民的行動。

王江峰因為在微信朋友圈謾罵最高領導人,被招遠法院以尋釁滋事罪判刑兩年。我辦理王江峰案,不但沒有收費,而且自付差旅費,而且還捐款2800元給王江峰媳婦。我為王江峰案寫的辯護詞在學術界造成的影響,導致了招遠法院不得不在王江峰案判決後的第三天就暗示要改判或者再審該案,並最終在判決生效後第二天提起再審。這大概就是地方官對我如此恨之入骨的原因。

本自我陳述寫作完工時,我已經於9月22日被吊銷律師證(9月21日召開處罰聽證會)。招遠法院於我的律師證被吊銷的當日(9月22日)安排王江峰案再審於9月29日開庭(之前一直拒絕開庭審理)。這算是非常明確的暗示了兩者之間的關係。

結語

“千人諾諾,不如一士諤諤”,執政黨對於這個道理應該是明白的,要不然,1978年之後就不會放鬆對知識分子的控制了,1992年就不會重新對外開放了。“以史為鏡,可以知興替”,毛澤東時代萬馬齊喑、民不聊生的慘痛教訓才過去30多年啊。

借用王江峰案辯護詞中的一句話作為結語:“刺刀下的所謂政治批評、民主監督意味著什麼,中國人有最深刻的體會。司法的法庭之外,人間還有道德的法庭,本案需要慎重。”

祝聖武

2017.9.26[博訊來稿]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投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