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習近平改制軍易黨政難 十九大特邀代表名額歷屆最低

中共十八大以來,共有17名中央委員和17名中央候補委員相繼落馬。4日中共中央組織部確定將有46名中共元老為其十九大特邀代表,相比往屆黨代會名額大幅縮水,外界認為目的是防止老人干政。分析認為習近平藉助反腐個人集權已相當可觀,但時政評論人士崔士方認為,相對已確立“最高統帥”地位的習近平牢牢握住“槍杆子”而言,習近平對黨、政、人大、政協四套班子換將進度遠遠落後于軍委層面。

中共七中全會及“十九大”分別於10月11日、10月18日在北京召開。屆時將選出新一屆中共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

10月4日,中共黨媒報導,中央組織部當天確定會有46名老黨員,為中共十九大的特邀代表,他們均是1927年加入中共,並在中共黨內擔任過重要〝領導職務〞。特邀代表與正式代表在中共黨代會中享有相同的權利。此前,中共官方公布其十九大於10月18日召開,正式代表名單共2287個。

報導說,中共5年一次的黨代會〝特邀代表〞制度,是從1987年中共13大開始建立,此後每屆都有特邀代表。13大因涉及許多新老交接,因此有此設計,當時黨代表為1936人,特邀代表61人。

除了當選代表和特邀代表,按慣例,中共還將請黨內有關負責人和部分黨外人員列席大會。中共14大以來的歷次黨代會,每次列席人員有400多人,其中中共黨外代表100餘人。

一般列席代表包括中共黨內官員,中共人大副委員長、政協副主席,在京中共人大、政協常委,以及其它所謂各民主黨派中央等高層。

以中共18大為例,中共18大代表2270名,特邀代表57人,黨內列席代表314人,黨外列席代表147人。

目前當局還未公布十九大特邀代表、列席代表名單。值得關注的是,相較以往十九大特邀代表名額明顯壓縮,僅46名,為歷屆最低。

日前,中組部負責人表示,中共十九大代表必須通過〝政治關〞,必須與〝習核心〞保持一致,維護習中央權威,如果代表被舉報,被核實是事實,會調整代表名單。

據悉,十九大代表本已〝選出〞2300名,但因政治問題,27名代表被取消代表資格,包括中共公安部前政治部主任夏崇源,已經落馬的原中紀委派駐財政部紀檢組長莫建成、重慶原市委書記孫政才等人。

上述人員被踢出十九大代表名單,分析認為,這像征習近平切除了江派權力利益鏈,防止老人干政、干軍,消除郭、徐隱患,取得了勝利。

孫政才等十名中央委員將被處理

中共十八大以來,有17名中央委員落馬:蔣潔敏、李東生、楊金山、令計劃、周本順、楊棟樑、蘇樹林、王珉、田修思、黃興國、王建平、李立國、孫懷山、項俊波、王三運、孫政才、楊煥寧。

大陸微信公眾號“政事兒”的文章表示,上述17人中,李東生、蔣潔敏、楊金山在四中全會被處分;令計劃、周本順、楊棟樑在五中全會被處分;王珉則在六中全會被處分。

到目前,有10名落馬的中央委員待處理,包括蘇樹林、田修思、黃興國、王建平、李立國、孫懷山、項俊波、王三運、孫政才、楊煥寧。

其中蘇樹林、黃興國、孫懷山、項俊波、王三運、孫政才等六人被開除中共黨籍的處分待七中全會追認。

其餘四名落馬的中央委員李立國、楊煥寧、田修思、王建平中,李立國、楊煥寧被“斷崖式”降級,並被處以留黨察看二年的處分,待七中全會追認。而關於田修思、王建平還沒有發布最新消息。

同時,中共“十八大”以來,有17名中央候補委員落馬:李春城、王永春、萬慶良、陳川平、潘逸陽、朱明國、王敏、楊衛澤、范長秘、仇和、余遠輝、呂錫文、李雲峰、牛志忠、楊崇勇、張喜武、莫建成。

時政評論人士胡平表示,習近平藉助王岐山反腐,個人集權已相當可觀。

前中共監察部官員王友群表示,中共的腐敗已經達到了人類有史以來登峰造極的地步。就像癌細胞一樣,一批癌細胞被殺死了,成千上萬的癌細胞又被複制出來了。防不勝防,無葯可治。究其根源,中共的理論、體制、機制都是滋生腐敗的土壤。

時事評論員夏小強表示,中共的大規模製度性腐敗則是江澤民上台後開始的。政府和資本的結合,是江澤民上台之後經濟發展模式的核心之一。江澤民的兒子江綿恆成為“中國第一貪”,江澤民集團重要成員周永康、曾慶紅、劉雲山等家族都富可敵國。

儘管十八大後習近平拿下17名中央委員和17名中央候補委員,但時政評論人士崔士方認為,相對已確立“最高統帥”地位的習近平牢牢握住“槍杆子”而言,習近平對黨、政、人大、政協四套班子換將進度遠遠落後于軍委層面。

崔士方:習近平改制軍易黨政難

時政評論人士崔士方認為,作為一個列寧式的政黨,中共高度強調“黨指揮槍”,不但設置了“雙首長制”,還將“雙首長”建到了連隊,並延續至今。所以就對軍隊的掌控力度而言,中共無疑是各國共產黨中最為嚴厲的一個。

任何人一旦獲得了軍隊的實際最高領導權(注意,不是名義最高領導,所以不一定是軍委主席),要對軍隊實施改組,就並不是特別困難的事情。

習近平對軍隊的掌控,具有獨佔性,不但其他政治局常委無從染指,老人干政的號子基本上也難以吹起。在強調“一切行動聽指揮”的軍令體制下,抵制的聲音很容易就會被消弭。

但是反觀黨政層面,雖然習已貴為“核心”,但以中共文革後逐步“規範化”、潛規則化而生成的黨政體制,卻構築了很多道難以繞開的坎。

比如“集體領導”,雖然習近平身兼多個小組長,在相當程度上弱化了政治局常委會。但事關全局的大事,拿到每周的政治局常委會上“討論”,還是不可少的。這時有3名江派常委在場,再加上台上新貴與台下老人的勾兌,習近平想做一些傷筋動骨的大改變,勢必會遇到各種絆馬索、鉤鐮槍。

比如“七上八下”,眼下王岐山的留任與否,就因為這個江時期定下的潛規則,而成了一個懸案。

崔士方進而指出,毛澤東時期對黨政軍的全面掌控,毛有打江山帶來的“紅利”,鄧同樣有打江山的大存量,加上長期主持黨政軍高層事務,所以他們在黨政層面都仍具備很大的號令權。

習近平雖在軍隊已說一不二,但要把軍隊的優先股移植到黨政層面,面對盤根錯節的中共規例、派系山頭,其實效難免要大打折扣

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林億 來源:阿波羅網林億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