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中國孩子幸福嗎?這組照片看哭了千萬家長

現如今,家有孩子在上學,家長、老師、孩子的狀態基本是這樣的:

家長擔心孩子學業不夠好,於是沒日沒夜地給孩子輔導作業,請家教,給孩子報各種輔導班,苦不堪言;

學校老師怕學生學不好影響年終考核,不斷給自己、學生和學生家長加壓,精疲力盡;

孩子們,作業多、壓力大,疲憊不堪。

中小學生學習負擔越來越重,中小學教育陷入了“減負減負,越減越‘負’”的怪圈,真是苦了孩子、累了家長、害了老師,富了三班(補習班、培優班、興趣班)。

在此背景下,攝影師張伏麟的一組紀實作品——《減負,沖不破的網》,深刻反映了這一現實。這組照片見證了一批批學生、家長和老師在“減負”這個無形的怪網中痛苦學習、矛盾工作的身影。這些鏡頭,讓很多家長、孩子感同身受,有的家長、孩子看哭了……

一起來看看吧

1.一位小學生每月11科固定的4850元補課費,要花去爸爸、媽媽每個月一半多的工資,近幾年保留不全的課外補課收費單據足足鋪滿了一張床。

2.一位小學二年級女孩因寫字過多,稚嫩的小手上生了老繭。

3.早晨,一個小學生背、挎一大一小兩個書包去上學,小書包里是放學後補習班要用的。

4.“減負令”規定“小學一至二年級不布置家庭作業”,可這位二年級學生家長手機里的“家校通”卻天天作業通知不斷。

5.這位小學二年級的學生家長為了抓孩子的學習,每天晚上都和女兒像打架一樣。家長說,孩子的班裡看似不留作業,但家長每天都會收到老師要求她們幫助孩子預習、複習、找課外卷子做之類的通知。

6.早晨,一位看上去只有一二年級的小學生趴在媽媽後背上看書學習。

 

8.一位三年級的小朋友下午放學後趴在媽媽的辦公桌上寫作業,寫著寫著就睡著了。

9.早晨7點多,一位小學生上學路上疲憊地打起了呵欠。

10.星期天,一位小學生在等候下一節舞蹈班上課前,邊練功邊寫作業。

11.晚上少兒音樂會演出開始前,兩位小主持人在突擊家庭作業。她們的妝都是一邊寫一邊化的。

12.一名感冒發燒的小學生在醫院輸液中心邊打點滴,邊寫作業。

13.一位四年級小學生的媽媽說,孩子寫作業經常要到晚上11點多,有一次看到兒子抄寫作文時昏昏欲睡,她心疼孩子就模仿兒子的筆跡把作文抄完,不料被老師識破,孩子被罰重抄5遍作文。

14.一個五年級的孩子在家寫作業。家長說,由於作業多,孩子們寫作業時很難長時間保持正確坐姿。孩子的脊柱小小年紀就變形的,有很多。

15.媽媽抓緊孩子兩個補習班之間的“空隙”,帶孩子去公園“透透氣兒”。怕孩子累著,她把孩子的所有學具都背在了自己的身上,媽媽頭上的白髮若隱若現。

16.許多小學生對課外班都表示反感。一天中午放學,一位“小調皮”當著課外班招生人員的面,把她們塞給他的傳單撕開,並做成雨具披在自己身上,還把裝宣傳資料的兜子頂在頭上擋雨。

17.“我真要煩死了”、“我恨不得把自己分成四瓣”……一名小學四年級的學生在自己的《周記》里發泄苦悶。

18.晚8點多,一批小學生正在“晚托班”的老師監管下學習,有的孩子在這裡寫作業要到深夜11點多才回家。

19.兩名中學生正在課前吃“早餐”。孩子說,他們經常很早就起來寫作業,如果沒有時間吃飯,就只能帶些小零食“對付”一下。這些高熱量零食的後果就是小胖墩越來越多。

20.學校運動會上,運動健兒在跑道上衝刺,許多看台上的初中生卻在“衝刺卷子”上埋頭“衝刺”。調查顯示,除中考體育測試項目外,其他運動項目中小學生幾乎都不參與。

21.教室後面的“目標牆”,上面寫的是每個同學新一輪考試後制定的目標名次、目標分數和希望考取的高中目標學校。

初中的學習成績排名,競爭十分激烈,上千人的年級,如果總成績相差1分,排名就得差出好幾十名。所以,要想保住已有的名次,學生就得不停地給自己“加碼”。

22.一位媽媽正在班兒上給女兒檢查作業、批捲兒、出捲兒。

23.是否給學生減負,老師也很無耐。如果孩子成績不好,家長有抱怨,也會影響自己的年終考核。

許多教師調侃說:他們身上的模範、先進、標兵、高職等光環都是靠給自己和學生不斷地增負、加壓,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熬出來的。

中午時分,這些已經是媽媽的年輕老師也顧不得回家,校門外的小吃攤就是她們解決午飯的地方,而她們的孩子,可能也在“午托班”里被別人教育著。

24.上級和學校要求“減負”,但每次考試後學校的質量分析會公布的分數統計都非常詳盡,這令每位主科老師心裡忐忑不安。為了減少自己班上的差生率,有些老師只能鋌而走險,課外違規給差生加碼、補課。

25.儘管每次學校期中、期末考試的成績排名只是讓老師“內部掌握”,但家長還是想方設法打聽到。

看到自己的孩子不如別人的孩子,他們就很焦慮、著急,於是不斷給孩子加壓,找老師補課,上各種補習班。

26.“作業量大,用眼過度”,是近年來中小學生視力問題逐年加重的首要原因。某校五年級就有許多孩子戴上了近視鏡。面色不佳、肥胖、近視、不快樂,這似乎成了大多數孩子的標籤。

27.近些年,由於學習壓力導致小學生出現心理疾病的人數逐年增加。2016年6月一天放學後,一位五年級班主任在學生家裡給已經輟學的學生進行課業輔導與心理疏導。

28.在書店購買課外資料的中小學生及家長。今天中國的實體書店能生存下去,教輔功不可沒。

29.每到學校召開家長座談會,課外補習班的老師就爭相來學校門口“搶奪生源”。

30.“不能讓孩子輸在起跑線上。”在這種教育觀念的影響下,許多家長在孩子學齡前就過早地給他(她)們“套上了小夾板”。一對雙胞胎姐妹正在完成“睡前”作業。

我們必須正視一個事實:隨著學校授課內容中,很多基礎知識和能力的培養要求一降再降、招生考試越來越簡單、平均分數越來越高,我國中小學生的負擔非但沒有減輕,反而變得更重。

因為憑藉刷題和時間投入,才能在這些基本沒有區分度的選拔性考試中勝出。

通過這組照片,希望能夠引發廣大家長、教師對“減負”現象的思考,進而呼籲教育部門和社會各界共同努力,探索出衝破“減負”這一怪圈的新出路。

也希望不久的將來,沒有那些負重前進、疲憊不堪的孩子們的身影,讓“減負”真正成為孩子們健康成長的“快樂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搜狐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